蛋哈生子相关,主英文同人渣翻,不能接受者慎入!

【授权翻译】【蛋哈】Breakeven 第一章 (非ABO生子)

Breakeven

作者:theshizniiit

翻译:srdxfy


       当哈利走进肯塔基的教堂(之后走出来,直接撞上瓦伦丁的子弹)时,他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然发生改变。

  他死里逃生。只是这一次,随他一同回来的还有额外的同伴和一些问题。


第一章

  

       哈利在肯塔基的一间病房里醒来,尽管清醒的时间十分短暂。

  他没有质疑为什么自己只能透过半边脸看东西,因为他注意到梅林正朝他倾身,一部分迟缓的意识认出这个光头、表情严肃的男人,哈利知道自己即将被转回英国的Kingsman总部。

  可以称为家的地方。

  他努力挣扎着不闭上眼睛,却只多维持了几秒,仅够看清梅林身上那件套头毛衣的颜色。事实上,他觉得自己的大脑仿佛在粘稠的糖浆里移动,很快他就放弃了抵抗,让注射进身体里的药物发挥作用,把他重新拉入黑暗中。

  ~

  “加拉哈德。”

  哈利睁开眼,几分钟前,他才积聚了足够的力量按下绑在点滴旁的呼叫按钮。他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转头朝向梅林,对方站在病床旁边,拿着板子,低头关切地看着他。他听到医生大惊小怪地念叨着,移走他胳膊上的一些管线,全身无力和思维混乱的状态并不代表他就失去了对周边情况敏锐的感知力。

  脑子里形成的第一个念头是他会被头疼杀死,第二个想法是他得询问清楚为什么他看到的范围似乎有限。

  梅林转身看向医生,这时哈利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将第二点大声问了出来。他的声音因为伤病而异常沙哑,过了一段时间,他迟钝的大脑才跟上嘴巴的节奏,确认自己开口说过话。他环视着熟悉的病房,缓缓举起疲倦酸痛的手臂,用僵硬的手指轻轻碰了碰绑着绷带的头部。

  “哈利……”梅林迟疑地开了口。哈利的心立刻沉了下去,他预感自己即将听到什么可怕的消息,梅林从不这么叫他的名字,至少,不会是那种语调。

  哈利抬头看向梅林,在内心告诫自己为最糟的情况做准备,同时尽量保持面上毫无表情。

  绅士在任何时候都应该是镇定从容的。

  “子弹堪堪擦过你的大脑。”梅林缓慢地陈述着,双眼一直在哈利的脸上寻找最细微的变化,“你非常幸运——”

  “但是?”哈利追问,老天他的声音听起来恐怖而凶恶。

  “医生没能保住你的眼睛。”梅林回答,声音没什么变化,面部表情却柔和了些许。

  绅士在任何时候都应该是镇定从容的。
  
  “哦。”哈利应了一声。
  
  他们沉默了片刻,哈利的大脑正在处理失去一只眼睛的信息;而梅林则一直密切关注着哈利,评估他对此的反应。
  
  哈利发现他几乎没什么感觉。一切对他而言似乎都平淡索然,这应该算是严重的创伤吧,也许他不该过早地庆祝自己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不良的情绪反应。也可能当他下一次醒来,清醒地认识到发生了什么,就会彻底崩溃。
  
  老天,但愿这种情况不会发生。他愿意在所有可能的条件下将绅士的镇定从容永远保持下去。
  
  “没关系。”哈利声音嘶哑,挣扎着尝试坐起来。值得庆幸的是,尽管最微小的移动都让他的头痛变得剧烈难忍,这点他还是做到了。他拨了拨病床的遥控器,升起床头支撑住背部。这时他留意到梅林还站在面前,看起来好像吞了自己的舌头。哈利用请继续的表情看了他一会,梅林才再次开口:“……还有。”
  
  “好吧,我可以向你保证,我肯定、确实,还有另一只眼睛。”哈利巧妙地开了个玩笑,试图让气氛变得轻松一些。
  
  梅林的眉头却皱得更紧,他瞥了一眼正在调节药物剂量的医生,又转回头看着病床上的男人:“你知道自己有生育载体基因么,哈利?”
  
  整个世界随着偏移的轴心线倾斜了。
  
  ~
  
  怀孕。
  
  这是梅林刚刚说的,对不对?怀孕?也就是,他有了孩子?一个……胎儿?
  
  哈利·哈特,54岁,少了一只眼,多了一个小孩。
  
  他清楚地知道这个孩子是谁的。他没有告诉梅林,他只是目瞪口呆地看向站在床边的光头男子。梅林也知道哈利不会透露给他这方面的信息,至少现在不会。这场对话很快就结束了,因为过于震惊,哈利几乎不记得他们都说了什么,但是他记住了最关键的部分。
  
  他怀孕了。
  
  当他终于独自一人——在梅林留下担忧的目光,医生最后一次检查仪器并说很快会回来确认他的情况而双双离开病房后——他的脸上终于流露出恐慌、震惊和沮丧,只有一点点。
  
  怀孕……
  
  颤抖的手按上腹部,哈利的思绪背叛了理智,他开始想象一个小小的生命正在手掌下几英寸的地方茁壮成长着,如花朵一般绽放。
  
  这只手,无数次被用来扣动扳机,用来挥舞匕首刺进鲜活的血肉,又不知拗断了多少人的脖子。哈利是个杀手,他不可能养育一个孩子。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有这种能力。为什么54年的身体检查都没有发现这个微小的事实,他可以怀孕,可以生育子女?为什么如此漫长的人生经历中他会毫无所知?他要如何用这双夺走无数生命的手去拥抱和爱抚一个婴儿?哈利知道他能有恻隐之心,能够去爱一个人,但生育和抚养孩子完全是另一回事。他一直友善地对待遇见的孩童,但是亲自养育一个孩子长大成人?在做着这样一份工作的时候?
  
  他如何能够应对这中间的任何一种情况?
  
  哈利·哈特有能力做很多事,唯独这件事不包括在内。
  
  不知怎的,想到这个胎儿经过他在教堂的疯狂屠杀,随即头部中弹,加上之前之后的零零总总,竟然还顽强地存活了下来,哈利并没有觉得得到安慰。他甚至觉得失望、愤怒,为什么它没有在这一连串流血事件中的某一刻离开。
  
  他随即感到内疚。这是他自己的错,不是孩子的。这个小东西没有做任何事,只是单纯地存在着,而且正因哈利自己的粗心和无知,这个孩子甚至可能正在他体内逐渐溃烂。
  
  溃烂……
  
  他很快将无法再穿那些裁剪合体的定制西服,他开始考虑摆脱它。
  
  这个孩子……
  
  他可以把它丢弃,从身体里剥离,就像去除一个肿瘤……
  
  然而他也不能这么做。
  
  这不是孩子的错,但哈利在他的病房里独自恐慌起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第一次感到不知所措。他觉得自己再度变得幼稚而脆弱,对将来没有任何计划。
  
  哈利总是有所安排,但这一次,巨大的冲击使他根本无法应对。
  
  再有就是那个年轻人。要当一个父亲,他还太年轻,充满太多的可能性,然而——如果他发现真相——他一定会坚持陪在孩子身边。哈利知道,他不能把青春和自由过早地从年轻人身上夺走。那晚和自己上床时,艾格西并没准备要迎接一个孩子。他们聊着怎样成为一名绅士,于是他教艾格西如何调制一杯恰到好处的马蒂尼,他们两人都喝了太多的调酒,然后他们上了床——
  
  不。
  
  哈利得出了一个简单明了的结论:他不能告诉艾格西。
  
  他不能让那个年轻人为了照顾孩子而灭杀自己的人生。
  
  昏暗的病房中,哈利将头靠在枕头上,疲倦地凝视着对面的墙壁,他暗暗决定,要独自去做这件事。
  
  这是最明智的选择。


注:

1.下划线代表原文的斜体字。

2.很多词汇我找不到合适的中文表达,所以有些是加上自己的措辞的意译。

3.水平有限,有错误或更好的译法还请指正,谢谢!

另:我想了半天也不知道Breakeven该怎么翻译比较好,损益平衡什么的一点也不浪漫啊……

评论(7)
热度(185)

© Babylov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