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哈生子相关,主英文同人渣翻,不能接受者慎入!

【授权翻译】【蛋哈】Breakeven 第二章 (非ABO生子)

Breakeven

作者:theshizniiit

翻译:srdxfy


第二章


 『   “第二课,如何制作一杯正统的马蒂尼。”
  
  “是,哈利!”艾格西赞叹地附和着,高兴地从座椅上跳起来,跟着哈利走出书房,得知下一个课程不是什么枯燥或滑稽的内容,他的表情和姿势都放松了不少。
  
  ~
  
  他们开始调制马蒂尼。
  
  哈利的房子虽小,却十分舒适,精美的装饰透着高贵优雅,但艾格西看起来一点也不拘谨,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斜倚在餐厅的小吧台边,看着哈利取出酒具,在吧台周围转着拿调配马蒂尼需要的基酒和材料。哈利怎么可能没看到年轻人盯着自己的笑容一直渗到眼角眉梢,但他下定决心无视这些,试着维持一个平常的状态继续手上的动作,仿佛他的心脏并没有跳得像打鼓一般,衬衫领口下的脖颈也没有烧得火热。
  
  哈利总是为自己的独立和冷静而骄傲,大多数情况下,即使面对压力或危机,他都能镇定自若临危不乱,但是来自这个年轻人的某些东西让他觉得自己像个手忙脚乱的笨蛋。当然,他并没有表现出来,而且他确信那个年轻人也没看出来——对此他无比感激——但是现在的情况仍然让他感到困惑——如果他对自己足够诚实的话——他甚至有点被吓到了。哈利·哈特什么都见识过,也什么都做过了,每一次他都能从始至终保持自己的西服和发型完美如初——
  
  也就是说——他当了这么长时间的特工,从来没有以任何方式被难倒、或困惑、或气恼。从完成骑士的训练,获得第一套防弹西服,这些就已经统统被他践踏在脚下。
  
  直到现在。
  
  但是哈利不让自己再去多想,他非常肯定不这么做的结果会令自己难堪,所以他将这些乱七八糟的心绪都压了下来,尽力表现的一切如常。
  
  于是,哈利继续他的课程,向年轻人说明调制马蒂尼的正确方法,表现得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艾格西在逐渐靠近他。不知为何,也许是每一个玩笑和每一杯酒的缘故,他们越贴越近,几乎要嵌入对方的身体。直到大约11点的时候,年轻人绽开明亮灿烂的笑容,一只手轻轻地抚上他的后腰。哈利转过身,手里还拿着酒杯,他发现年轻人向他倾身靠过来,在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之前,他已经被深深地吻住。
  
  哈利的脑袋嗡嗡作响,模糊的意识中有个声音说他应该阻止年轻人,告诉他这样有违职业准则(这差不多就是个大谎话,Kingsman没有任何规定说他们不可以这么做),他对他而言太老了,艾格西应该找一个和自己年龄相当有着同样明亮眼睛的年轻人,但是当艾格西握住他的腰,用力让两人的身体贴在一起,这些念头瞬间从他的脑子里消失了。出于很多原因。
  
  因为艾格西的唇是如此柔软、温柔;因为他的味道尝起来好像清新的柑橘;因为他的名字随着年轻人的呼气吐入自己的口中,这种占有的方式让他脸上的红晕变得更深。
  
  因为艾格西咬着他的嘴唇,把他紧紧压进身体里,仿佛他从哈利那里得到的远远不够,他想从各个方面拥有对方,体内沸腾的热血在叫嚣着他要哈利。
  
  因为哈利知道自己迷失了。
  
  因为,上帝啊,他想要这个吻,他想要这个人。
  
  当艾格西舔吻着他的下唇时,哈利的头脑完全清空,他张开嘴,接受被这个年轻人弄坏。』
  
  ~
  
  从睡眠中醒来总是很有意思的,从幼时起,他就一直这样认为。
  
  成为一名特工后,他不知道自己会在哪里醒来。中国、尼日利亚、迪拜、美国……他在各式各样的地方睁开眼,往往不是在最舒适的情况下(比如在塞尔维亚的牢房里;或者当哥伦比亚的任务比他预期的要稍微棘手一点,在那间被破坏的酒店房间里因为刀伤陷入昏迷又苏醒);但有些时候,比如在埃及、斯里兰卡或加勒比海的任务顺利完成后,剩余的一两个小时里他可以安稳地睡上一觉,窗外是蔚蓝的大海、美丽的金字塔和一些肤色深棕,拥有足够的特权可以住在这里的人。他感激每一个能够这样享受时光的日子,因为几个小时之后他就必须离开,接应的飞机将带他前往下一个威胁所在。
  
  不过,他对这种几乎没有间隙的忙碌同样心怀感激,因为如果要他在那样的平静安宁中再多停留一会,他肯定自己就会失去享受的心情。这一点并没有随着年岁增长而改变。如果有的话,他只是变得更加无法放松地休息,更愿意随时跳入危险之中。
  
  他尽量不去多想那意味着什么,每当他的脑中出现所谓的“中年危机”,他都刻意地将其忽略。
  
  无论如何,重点是,哈利一直认为清醒的过程从某方面而言非常有趣,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一种事物能给他这种感觉。
  
  因为在过去的几秒钟里,哈利——睁着眼睛盯着病房雪白的天花板——不太记得发生了什么、他在哪里。
  
  因为这些天他似乎还没能得到一个喘息的机会,随着头部尖锐的剧痛所有中断的记忆全部冲入大脑,短暂的一瞬他的眼前闪烁着白光,随即消失了,只留下枯燥乏味的抽痛。他听到梅林开门进来的声音,但他的意识仍被突如其来的疼痛占据着,分不出半点心思给来人的方向。
  
  真他妈的精彩!
  
  哈利紧闭上眼——哦,他刚刚记起自己现在只有一只眼睛了,他恐怕要在日后才能往深层去想这件事——他哑着嗓子咕哝了一句:“!”
  
  “看来你恢复的不错。”梅林面无表情地拿着他的板子,只有最熟识他的人才能从那张脸上看出些许被娱乐到的戏谑——比如哈利。
  
  梅林并不是一个容易看透的人,但哈利作为一名Kingsman特工可不是浪得虚名(或者说过去是,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能站在什么位置上)。他能够看到梅林对自己的关心,因为无论这个男人将自己伪装得如何毫不在意、冷漠无情、恼怒暴躁,或者干脆什么情绪都没有,内心深处他非常在乎他的外勤们。

  他不会轻易承认这一点,当然,这没什么不好的。
  
  毕竟这项工作不适合多愁善感的人。
  
  “我好极了。”哈利回答,单调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上帝,他已经精疲力尽。
  
  “嗯……”梅林轻哼了一声,交叉双臂,看着面前这个卧床不起的男人。哈利回瞪着他,虽然他完全不想和对方交谈,但他很清楚军需官想要问什么,他发现自己先一步开口:“问吧,问那个该死的问题,梅林。”
  
  抱着疑问的男人眯起眼,没有错过一拍:“是谁的?”
  
  “什么是谁的?”哈利无辜地反问,他自己也无法理解为什么这是他下意识的第一个反应,大概是因为他根本不想谈这个问题——
  
  “别装傻,哈利。”梅林的声音平稳而安定,“孩子是谁的。”
  
  哈利的眼睛移向别处,感觉像个被责骂的幼儿。
  
  “我不能随意说出来。”片刻之后,他悻悻地回答。
  
  “不能随意说么。”梅林重复着,好像往常那样有十足的耐心,直到他摘下眼镜捏着鼻梁,“上帝,哈利。是不是Kingsman的人?另一位特工?”
  
  哈利的视线重新盯向梅林,面上毫无表情,试图不泄露任何信息。看向别处会成为一种暗示,会让面前的男人立刻意识到他的内疚和忧虑,于是哈利发现他与他的军需官正在进行一场即兴的盯人比赛。
  
  梅林回视着哈利,从他的脸上寻找任何细小的线索。病房安静下来,气氛却变得紧张。
  
  “看来就是这么回事。”过了一会儿,梅林嘟囔着,交叉的双臂放了下来。
  
  哈利有些懊恼地叹了口气,翻了个白眼,视线转向其他地方,说实话,他怎么认为自己可以骗得了梅林呢——
  
  “哈利。”
  
  哈利表现得像突然听不到梅林的声音,他转过头凝视梅林对面的墙壁,面上的表情是如此无辜。他知道自己表现得很幼稚,但此刻他真的不想谈这件事——
  
  “哈利,告诉我。”梅林的声音仍然没有什么起伏,“我迟早会找出那人的。”
  
  他是对的。
  
  不管用什么方法,梅林总会找到答案。如果不是从自己这里获知,哈利会觉得更加奇怪。他和梅林一起经历过许多事情。从某种程度来说,他们是朋友
 
  “是艾格西的。”
  
  ~
  
『 他在年轻人的身下,衣服和尊严早不知丢到哪里。
  
  他也顾不上在乎那些,至少不是在这个时候,当艾格西一下一下,坚硬地、重重地撞进他的身体,不停地亲吻他,在他的肌肤上留下一道道指印的淤痕…… 』


注:

下划线代表原文的斜体字;『』内也是斜体。

评论(13)
热度(116)
  1. 君子书Babylove 转载了此文字

© Babylov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