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哈生子相关,主英文同人渣翻,不能接受者慎入!

【授权翻译】【蛋哈】Breakeven 第三章(非ABO生子)

Breakeven

作者:theshizniiit

翻译:srdxfy

警告:本章开始出现孕期和PTSD的相关描述,可能会造成阅读不适,请考虑接受度。


第三章


  “加拉哈德。”梅林平静地说着,眼神缓缓打量着哈利。

  “恩?”

  “是加拉哈德的。”军需官重复道,“这个孩子。”

       哈利盯着梅林看了一秒,才反应过来这句话的含义:“哦,你已经把我换下来了,对吧?”这句话说的还算轻松。这和他自己预计的差不多,他也没有为此特别难过——哈利发现,这些天自己几乎对任何事都没什么感觉——但他不曾想到会是艾格西接替他的位置。  

  好吧,如果总要有一个人来当加拉哈德,哈利很高兴这个人选是艾格西。这个年轻人会是个优秀的特工。  

  “哈利。” 

  “恩?”  

  “你得告诉他。”  

  哈利看向梅林,试着坐直身体,他的头开始轻微地一跳一跳地疼:“你怎么知道我不打算告诉他?”  

  “因为我了解。”梅林回答得干脆利索。  

  他们沉默下来,彼此对视着。  

  “好吧你说对了,我是不打算告诉他。”一阵寂静过后,哈利终于承认,烦躁从心底一路升到他的喉咙。  

  梅林交叉双臂,绷着脸表情严肃:“这不是一个好主意。你应该告诉他,哈利。”  

  “我不能。”  

  “为什么不能?”  

  “因为他自己都还是个孩子!”哈利的声音猛然抬高,深吸了一口气,拳头紧紧攥着直到发出一声长叹,“这会毁了他的人生。我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他会想知道的。”梅林准确无误地切入,“艾格西很敏锐。他迟早会发现,而如果不是你亲口告诉他,事情会变得糟糕,哈利。”  

  “我他妈的也很敏锐,梅林。”哈利面无表情地讲着粗口,因为……恩,该死的,只因为他老了、失去一只眼,也不意味他就不再是那个哈利·操你的·哈特。  

  “他不会发现的。我不会让他知道。”  

  “这不是个好主意。”梅林坚持,脸上没什么表情,怒视哈利的眼里却满是不赞成。  

  “我时不时就会有些糟糕的主意。”哈利尖锐地指出,“它们也不是每次都把我的脸炸飞。”  

  “但这次可能会。”  

  “关键是‘可能’。我不会浪费我的时间去担心‘可能’发生的事情,梅林。”哈利声音低沉而无力,他的身体正提醒他自己是多么倦乏,“我现在有更要紧的事去操心。”  

  梅林没有说话,而哈利拒绝看他。  

  他已经打定了主意。  

  哈利终于从梅林那里听到了一个平静但不赞同的“很好”,他叹了口气,抬头看着天花板。  

  他们再度陷入沉默,直到哈利犹豫地喃喃念叨着:“也许我该离开,搬去世界上哪个偏僻的地方。永远不告诉他我还活着。在……阿根廷或者什么地方把孩子养大。”  

  他可以的。他可以到那些只在执行任务时去过的环境优美的好地方隐居。是,他也许会觉得无聊,但至少不用面对艾格西,或任何认识他的人。他不需要费心向人解释,或者应付各种问题和打量的目光。他可以安稳地把他的孩子养大——  

  “如果你认为你现在可以从我这里离开,你就大错特错了。”梅林语气坚定,打开他的板子查阅哈利的医疗记录,“你怀孕了哈利,如果你觉得过去我是个在外勤的医疗检查上从不妥协的人,你根本不知道现在我会有多严格。你到不了喷气机那里的,我劝你别去尝试。”  

  哈利躺回病床上,懊恼地叹着气。  

  ~  

『 “操,哈利。”艾格西在他上方嘶吼,如此粗厚、硬挺、饱满——  

  哈利弓起身,在艾格西的嘴唇吻上他的锁骨时急促喘息着……  』

  ~  

  哈利开始呕吐。  

  上帝,他听说过晨吐这件事,但所有听到的故事中从没提过它能如此彻底地把人榨干,每天早上醒来后的头两个小时都花在向马桶里吐东西。  

  有时情况还会延续到下午,这时哈利往往会遭受更长时间的痛苦。  

  他想这是他应得的,是对他在最初那段时日如此漫不经心的惩罚。  

  ~  

  而当他不吐的时候,他觉得恶心。  

  Kingsman医疗中心的三餐比任何一家医院提供的要好得多,但食物散发出来的气味还是让他的胃翻江倒海。  

  更重要的是,哈利只觉得……无聊,又疲倦。他想要出任务,同时又想睡觉,还有更诡异的,想哭。  

  他试着不去想实际上还有不到一年,就会有一个小小的、脆弱的生命将完全依赖他。他会想到孩子,是的,但更多是像一个给他造成诸多烦恼和导致他已经足够复杂的人生更加复杂的电灯泡,而不是一个很快就会变成胖乎乎的、流着口水、需要他给它洗澡、喂食、照顾它的小东西……  

  他尽量不去想它。用一种疏离的、非自愿的、甚至是有些怨恨的态度对待这个正在他身体里生长的生命,要比把它视为‘我的孩子’要容易的多。  

  一个他和艾格西共同创造的孩子。  

  他也尽量不去想艾格西,但从目前的进展来看,他在这方面远不如像对孩子那样成功。  

  他怎能不想?他随身携带着一件如此显著地提醒着年轻人存在的纪念品。

  他无法逃离他。  

  ~  

  哈利在医疗中心住了一个月,呕吐、嗜睡、无所事事的一个月,并且得出一个结论:对于一个人生从各个角度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的人来说,哈利对此其实并没有特别强烈的感受。 

       按理说这算得上是巨大的打击,然而在哈利看来用无关紧要来形容可能更恰当,因为尽管从今往后他将不得不过上一种截然不同的生活,哈利什么感觉都没有。当然,他内心对失去一只眼睛是有些伤感,对这个孩子也有细细的焦虑,但是……出于某些原因他似乎无法将这些与自己联系在一起。 

       这一切感觉就像一场梦,真的。一个非常漫长而十分真实的梦,就好像没有一件事是真正发生了的。

       直到医生和梅林允许他回家。 

       然后,现实如巨浪般冲上来,狠狠地迎面拍在他的脸上。 

       哈利在餐厅里站了很长一段时间,长得离谱,确认所有东西依然摆在他离开前的位置——这其中隐含的深意异样而悲哀,基本上他'死'了三个月,期间却没有任何亲属来过他的家——伴随着这个认知,他的呼吸越来越快,所有事情一次性地朝他轰击过来。 

       突然,他的脖子上感受到肯塔基压迫的闷热,听到那个充满仇恨的牧师的叫喊在脑中不停回响,他的眼前飞速闪过火光,明亮、闪烁,只有直直看进枪管里才能看到的景象。 

       哈利伸手去扶他面前的餐桌,但是由于眼伤,他的深度知觉出了问题,他以大到令人尴尬的差距错过桌子,绊倒了。 

       然后,恐慌笼罩了他。 

       他突然鲜明地意识到自己的伤势,缠在眼眶上的绷带,恶心的感觉,和事实上他的身体里有个孩子,他似乎无法呼吸。他活了下来,但现在一切都和从前不同,比任何时候都要艰难,他感觉自己好像第一次被扔到这种境况中。这真可悲,他知道是的,身体失力地沉到地板上,他把自己挪到墙边,背靠着墙壁,竭力地大口喘气。 

       哈利不能当Kingsman特工了,再也不能。 

       现在的他还怎么可能呢? 

       他连准确衡量手和餐桌之间的距离都如此勉强,更不要说开枪,或者完成一项任务。 

       他的头脑里出现了一个愚蠢的、令人毛骨悚然、悲观沮丧的想法:他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而他甚至还没有死。 

       他的世界分崩离析只是时间的问题。


注:

下划线代表原文的斜体字;『』内也是斜体。

评论(8)
热度(115)
  1. 君子书Babylove 转载了此文字

© Babylov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