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哈生子相关,主英文同人渣翻,不能接受者慎入!

【授权翻译】【蛋哈】Breakeven 第五章(非ABO生子)

Breakeven

作者:theshizniiit

翻译:srdxfy


第五章


  哈利·哈特总是很喜欢着装的过程。
  
  穿上衣服意味着他有地方要去。有地方要去,意味着他有一个使命。而他的使命——尽管它的某些方面是可怕的——最终是为了帮助别人、拯救世界,真的。
  
  的确,有些时候他不得不取走一个、或者几十个人的生命,任务也不总是光鲜亮丽或者高雅别致,但一切都是为了更大的公众利益,不是么?
  
  当然,哈利也好奇过如果没有当Kingsman特工,他会成为什么样的人。他经常想这个问题。他给自己人生可能的走向设计了种种不同的方案,比较愉快的有各种类型的军中职位。而在黑暗的日子里,在完成了一些更艰巨的、踩在道德灰色地带的任务之后,他感觉比起隐藏在幕后的救世主,他更想假装自己是个坏蛋;很不幸的,他更有可能成为一个连环杀手,这种想法往往让他觉得好笑。
  
  他小时候是个安静的、讨人喜欢的孩子,但他也曾听到大人们小声嘀咕,说他的目光令人不安,或者他的沉默看起来有些古怪,因为他的兴趣是收集动物和昆虫标本。甚至成年以后,有人告诉他,他的身上笼罩着一种代表危险的光环。
  
  “好吧。”这时哈利会想,“他们没说错。”他可以随时把房间里的所有人都杀了,如果他想这么做。
  
  无论如何,重点是,哈利喜欢他的工作。
  
  他喜欢他的生活。
  
  他喜欢为此着装上路。
  
  他试图记起他有多喜欢这个过程,当他艰难地挪下床,跌跌撞撞地冲进浴室洗脸。
  
  他试着让自己代入每每想起被招募进Kingsman都会有的心存感激的情绪,因为从那以后他不必全靠自己成为一个疯狂的反社会人士,他周围都是有着相似癖好的人。
  
  直到他记起来自己现在是什么该死的亚瑟,他扔掉了所有感激之情,让自己重新变得恶毒、恼火、愤怒。
  
  他头上挨了一枪,被从肯塔基拖回英国只是为了告诉他他怀孕了,只有一只眼,却被调到了更高层、压力更大的位置,他必须在他的得意门生面前隐瞒住身体的状况,讽刺的是,这个人,就是孩子的父亲,他可能喜欢也可能没感觉的那个人。
  
  问题的关键是,哈利难道不该得到一个更长的休假。
  
  一个星期,至少。
  
  一个月,更好。
  
  一年,这才理想。
  
  他看着自己映在镜子里的脸,面色憔悴苍白,甚至有点发青;他不幸地闻到了须后水的香味,不到三秒钟就弯腰趴在马桶上,呕吐。
  
  “高雅,哈利。”又一次反胃干呕时他这样想着。
  
  真高雅。
  
  ~
  
『 “见鬼,哈利。”艾格西呼吸一滞,在年长绅士的锁骨上允吸出一个淤痕,同时狠狠撞进他的身体里。哈利呜咽着,弓身将自己埋入压在他上面的躯体中,双手抓住床单好固定住身体,因为上帝,年轻人是如此巨大、又硬又重,他清晰地感受着艾格西在他体内的每一次抽动,实在太多太过,又远远不够。
  
  “你他妈的太美了!”艾格西呼着粗气,哈利的心因为急促的呼吸剧烈跳动,这时艾格西冲入他体内更深的地方,那感觉太过美好,他几乎无法呼吸。他能感到自己的脸因为年轻人的赞美变得通红,而艾格西也看到了这点,因为他再也没有停下来。
  
  “从我看到你,我就想要你。”艾格西喘息着,以近乎无情的速度让哈利再也无法抑制地在他身下不断呻吟,更加用力地攥紧床单。
  
  艾格西看到了。
  
  而且他不喜欢这样。
  
  年轻人猛撞进他的身体,然后有些粗鲁地把哈利的手指从丝质床单上解开,随着一声低吼:“不,你要抱着我。”艾格西把哈利颤抖的双手放在自己的二头肌上,他感受着年轻人结实的肌肉在手指下弯曲,同时他的身体被重重地砸进床垫里。    』
  
  ~
  
  穿上衣服让哈利觉得……奇怪,至少可以这么说。
  
  他的体重几乎还没有任何增加,考虑到只有三个月左右,但他总觉得衣服穿起来的感觉和从前不太一样,他不太肯定这种异样是只存在于他的大脑,还是他的体型确实变了。
  
  他已经有段时间没办法让身体活动起来,虽然一部分的他渴望恢复工作(和去健身房),而另一部分——更大、更响亮——的部分却想要蜷回床上,说一声‘操他的’,然后忘掉这一切。
  
  最终,他没有那样做。
  
  他最后看了一眼镜中的自己,这个身穿浅灰色西装、一只眼睛上罩着白色无菌绷带、表情阴郁消沉的男人,决定做一个该死的成年人,把他的屁股挪进出租车里。
  
  所以他这么做了。
  
  出租司机在看到哈利出现时眼神流露出困惑迷茫,而哈利想知道为什么梅林会在自己都不知道哈利也许根本不屑听他的话时就派Kingsman的专车来接他。而且显然这个可怜的家伙没有被告知哈利目前还‘活着’的状态,不然他不会如此慌乱地爬出驾驶座,冲过来为他打开车门,满脸通红地惊呼:“非常高兴见到你,长官。”
  
  哈利点头微笑,他的大脑对突然摆在面前的社会交往做不出一星半点的合理反应,他坐进出租车里,脸如火烧一般,感觉烦躁填满了他的喉咙。
  
  这就是为什么他需要更多时间。这一整天注定将充满了这种东西。感叹、拥抱和解释,而哈利现在却想不出一句回应的话。
  
  他根本就没有这个力气。
  
  “请开到裁缝店。”哈利对司机说,小伙子正透过后视镜一脸真诚而愉快地用眼神询问他。年轻人高兴地点点头,他们出发了。
  
  哈利闭上眼,试着不要慌起来。
  
  当车停在裁缝店门口时,哈利才睁开眼,虽然恐惧感并没有离开,如潮水般汹涌而来的安逸和‘’这个词出现在他的脑海里,内心的慌乱减轻了一些,哪怕只有片刻。
  
  他向司机道谢,下了车,面对玻璃上刻着淡金色的KINGSMAN字母、陈列着几件晚礼服的橱窗。
  
  有那么一瞬,哈利几乎觉得他还是原来的自己。
  
  他凝视着橱窗,描摹它的样子,陶醉在某种稳定的情绪中,随后他走进店铺。
  
  一切都是他记忆中的样子,连门关上时铃铛响起的叮当声都没变。
  
  然而,柜台后的人,却和他记忆中的不同。
  
  那里曾经是一位年长的男士,现在换成一位年轻英俊的黑人小伙,看起来不比艾格西大多少,却拥有一种安静成熟的气质,不会显得与古老的裁缝店格格不入。那人在哈利进门的时候抬起头,露出平和的笑容。
  
  “亚瑟。”他开口,声音轻而平静,“梅林在他的办公室等你。”
  
  “谢谢。”哈利点头说着,越过柜台走进试衣间,启动开关开始下降。
  
  之后的事都是自动进行的:坐进子弹列车,穿过停车场。
  
  接下来到了最困难的部分。他不知道每个人现在都在哪里,如果他不知道每个人的位置,他就不能肯定自己不会撞上他目前还不想见到的人。
  
  艾格西。
  
  于是,哈利打开门,从训练生的宿舍穿过,在转角四处看了看,确认走道里空无一人,便飞快地走过去,带着怒气进入梅林的办公室:“很好,你把我叫醒并坚持要我到总部来,所以现在我来了,你到底要——”
  
  他正要说完这句话——同时转身进房并用最快的速度关上门以确保没人看到他——他意识到军需官并不是单独在房间里。梅林坐在他的控制台前,而坐在他对面的,是洛克希。
  
  兰斯洛特。
  
  正瞪大了眼睛看着他,脸色白得好像看到了鬼。
  
  梅林的脸上挂着那种让哈利发誓日后一定会报复回去的微笑。
  
  而哈利当场僵住了。
  
  一切都在同一时间发生。
  
  洛克希倒抽了一口气:“你还活着。”
  
  梅林给了他一个简短的“欢迎你,亚瑟。”
  
  血色从哈利的脸上褪尽。
  
  他有预料到今天的某个时刻他会被人看到,但肯定不会这样的快,也不应该是梅林以外的人。
  
  “你还活着?!”洛克希又说了一遍,愤怒蔓延到她的声音里。
  
  “很显然,是的。”哈利沉默不语,于是梅林干脆地回答。
  
  “从头到尾你一直都活着。”洛克希开口,声音带着丝狠毒,她从椅子里站起来,缓缓朝哈利走过去,房间里所有轻松的氛围渐渐消失了,她攥紧拳头、怒火高涨,“而你却不告诉他?!”
  
  “我—”哈利无言以对,他想要说什么,却被一声暴怒的嘶声打断。
  
  “他变得一团糟。”洛克希抽着气,“简直一塌糊涂,当他以为你死了。而整段时间里你其实还活着?!你怎么能—!”
  
  “嗯,我也没能完全掌控我自己的时间。”哈利冷冷地回答,他看到她的怒气减弱了一点,在留意到他一只眼睛上的绷带,和事实上他看起来像生着病。
  
  洛克希后退了一步,表情柔和了一些:“我很……抱歉。”片刻之后她犹豫地开口,“我反应太快了,我只是——他真的一团糟,哈利。当一切都尘埃落定后,他以为他永远失去了你。”
  
  “好吧,我也以为我失去了我自己。”哈利说着,仍有那么一点愤懑不平。因为是的,艾格西也许受了伤,但至少那个年轻人还有两只眼睛。
  
  操他的耶稣基督。
  
  有些同情,会感觉好得多。至少有那么一点点。
  
  “对不起!”洛克希再次道歉,“我希望你现在过得还好。”她的声音平和友好,尽管还有那么一点刻意,她的笑容又回来了,紧张感相当快速地从哈利身上渗了出去。
  
  “我……还活着。”哈利回答,因为虽然他可能无法说自己很好,他还在呼吸。他以为,至少这点就已经很棒了。
  
  洛克希点头表示理解,哈利很感激他不用向她多做解释。这个年轻女孩十分机警。
  
  “好了,兰斯洛特。”梅林插了进来,“明天一定要把任务报告交给我。现在我想和亚瑟单独谈谈,如果你觉得可以的话。”
  
  洛克希点点头,向哈利伸手:“差点忘了,祝贺你加冕亚瑟的王冠。”她说,眼里闪烁着光芒,“你现在负责领导我们所有人了。”
  
  哈利回握住她的手:“好吧,我想理论上是这样的,但大家裤裆里的东西还在梅林的盘子里,真的。”他开了个颇为恶劣的玩笑。
  
  年轻女孩笑了起来。梅林翻了个白眼,洛克希转身离开。
  
  “兰斯洛特。”当她走到门口,梅林说,“你关于亚瑟还活在世上的新发现目前仍是个机密,你不能告诉加拉哈德,明白么?”
  
  洛克希顿住脚步,深深的不悦从她脸上闪过,然而她还是点头肯定,然后离开,门咔哒一声关上了。
  
  哈利转回身朝向梅林。
  
  “请坐,亚瑟。我们有很多事要谈。”


注:

依旧是下划线代表原文的斜体字;『』内也是斜体。

评论(7)
热度(105)

© Babylov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