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哈生子相关,主英文同人渣翻,不能接受者慎入!

【授权翻译】【蛋哈】Breakeven 第六章(非ABO生子)

Breakeven

作者:theshizniiit

翻译:srdxfy


第六章


       “所以,一切就这么彻底完蛋了。”梅林将过去几个月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了哈利,一阵讶然的沉默后,他终于开口。
  
  “差不多。”梅林紧跟着回答。
  
  哈利又静了片刻,他的大脑还在处理梅林告诉他的这些信息,然后他抬头看向梅林:“而我得把这些都清理干净。”
  
  “尽你所能,亚瑟。”
  
  “亚瑟。”哈利不情愿地喃喃念着,他发现这个称号一点也不适合他。它挂在他身上,就像一件完全不合身的晚礼服。
  
  亚瑟……
  
  好吧,他怎么也不可能比他的前任做得更糟。他知道亚瑟是个势利之徒,是个满脑子阶级歧视的混蛋,但是背叛整个世界?同意瓦伦丁的计划?试图杀死艾格西?
  
  简直丧心病狂。这个人该死。
  
  哈利把这个想法从脑子里赶出去(他最好赶快适应现在的Kingsman,他没法让一切回到过去,肯定不能在发生了这些事之后),然后看向梅林:“我想我现在该去工作了。”
  
  ~
  
  现在他有了一间办公室。
  
  这可真够可怕的。
  
  这些年来他一直过着刺激而危险的生活,但最终他似乎仍然无法逃脱坐在办公桌后的惨淡命运。亚瑟的这间办公室很大,但是什么也没有,宽大的办公桌干净得吓人。哈利盯着那张桌子看了一秒钟,恐惧像一波波巨浪重新冲向他。
  
  他会在这张办公桌后日渐衰老,直至死亡,就像上一任的亚瑟。
  
  (但愿少掉反人类罪、反叛和谋杀未遂)
  
  但这样实在太悲惨了。除了将文件归档、陶醉于过去的自己是怎样的,什么都不做。他想真正地参加特工的行动,而不是听特工们的汇报,像一个老古董那样被藏起来。他从来不想成为亚瑟。他想当加拉哈德。他渴望战斗,活得越危险越好。他想要开枪,拯救应该被救的人,帮助需要他的人。
  
  他想做的是一名骑士。不是什么该死的
  
  不是整天坐在办公桌后,审核新学员,将他办公室到餐厅的地毯蹭出一条小路。
  
  上帝。
  
  他需要再次做回自己。但是他不知道如何才能实现。他怎么才可能做到?
  
  而一旦这种想法进入他的头脑,哈利的脑海中燃烧起熊熊怒火,变得一片血红。他感到自己的脸有些扭曲,拳头愤怒地握紧。
  
  因为感谢上帝的爱——
  
  他可以做任何他喜欢做的事,他不用听任何人的命令。谁能阻止他,说真的?哈利不是无缘无故就成为一个Kingsman特工,如果他想要做某些事,而需要把所有的规矩从该死的窗口扔出去,他会这么做的。
  
  他需要一个任务。一些高难度的,能够让他重新变回自己的任务。他拒绝坐在这里抱怨。那一点用也没有,更不会将他带出目前的困境。
  
  他需要一个计划,一个非常好的计划。万无一失的,更重要的是——不会被梅林发觉的计划。
  
  哈利·哈特一向喜欢做他肯定不该做的事。当他还是孩子的时候,事情通常是瞒着母亲悄悄把蛇带到家里来的级别。而现在则变成了偷溜进放着近期档案的Kingsman数据库,挑一个红色级别的任务,偷一架喷气机,然后飞去什么地方经历一场酣畅淋漓的枪战和爆炸……
  
  躺了三个月后,他总算能站起来了。
  
  于是他在那件巨大的、吓人的橡木东西后坐定,试着忽略这把椅子实际上并不利于他身体的新变化——他很快就会需要那种令人尴尬的特殊座椅——他试着思考如果是过去的哈利会做什么。他会怎样去达成那个目标?
  
  (什么时候开始他想到自己时会使用过去式?他当然还是同一个人不是么?事实上,他不那么肯定。)
  
  哈利终于想出一个满意的答案,又花了几分钟思考他将如何瞒着梅林执行他的计划。当他设计出一个看起来似乎可行的方案,他从椅子里站起来(有些难度,但他正被好的方面鼓舞着,暂时不会去思考那个,免得自己让自己心烦意乱),走到门边探头看了看。
  
  走廊是空的。
  
  他开始行动。
  
  ~
  
  艾格西不会去想那些事情。
  
  其中的任何部分。
  
  瓦伦丁的计划;迪恩;他的父亲;毁灭日后世界的恐怖现状。
  
  ……哈利
  
  他已经放下过去,重要的是将来如何。
  
  并不是说他想要忘记,只是回忆不是什么舒服的过程。
  
  有些记忆太过痛苦。
  
  这并不意味着他没有注意到胸中的无尽空虚(和事实上,他以快到令人担心的速度适应了这种感觉),或者实际上,他的眼睛再没像从前那样闪闪发光,在整个世界变得一片混乱、有人头上被开了一枪(重要的人,他崇拜的人,他—)之后——亲手杀人、看着人被杀会让你变成这样,他猜——但他宁愿认为这是因为自己变得更加成熟,而不是因为‘拯救世界的担子在他肩上’。
  
  他知道他在骗自己,但他似乎无法让自己有一点在乎。
  
  在瓦伦丁的电话卡造成的灾难之后,Kingsman变得……十分安静。
  
  他完全不知道为什么,或者他们现在应该在做什么事情,但他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他们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一件大事。
  
  他一点线索也没有,但是他通常能够感到事情不对劲,危险就在前方——生活在充满暴力的家庭中就会锻炼出这种本能,让一个人能闪电般迅速地估计房内的温度,相应地做出反应——而现在的情况该怎么形容,就像Kingsman总部大厅内的排气扇将被无数狗屎击中。
  
  如果是几个月前,他可能会对此好奇,会不停骚扰梅林想要得到些消息,直到那个男人像一只炸毛的猫一样朝他露出那种不耐烦的高傲表情,但是现在,他……一点也不关心。
  
  他看到洛克希看他的眼神,他很抱歉几个星期前把这个女孩完全吓坏了,当哈利的死还是昨天的事,当他终于停下来思考这些。
  
  即使是打败瓦伦丁、摧毁他的计划、取得最终胜利的感觉也无法阻止心中突然涌起的悲伤——他失去了那个独一无二的哈利·哈特。
  
  哈利,那个和他做了爱、他拥抱过、亲吻过、还有——
  
  他意识到的时候一切都太迟了,当他像个孩子一样抽泣,洛克希抱着他,轻声哄着他,好像他该死的是一个婴儿——一切发生的太快,他几乎没有时间往脑子里去。哈利死了,所有的事情就好像播放的电影胶片——亮得刺眼、速度飞快、令人头晕目眩——事情进行的太快,突然艾格西就开始放倒警卫,和瓦伦丁的助理对打。
  
  葛泽尔。
  
  他总有种奇怪的感觉,她在那场打斗中活了下来,他也许可以劝她加入Kingsman。她会是一个很棒的助力。
  
  他爱这个地方,他们给了他一个异乎寻常的精彩生活(尽管保证他不会很快死会比较困难),但他们真的需要更多的不同类型的人。
  
  这群出身上层、白色人种、牛津毕业的人迟早有一天会把他逼疯,他肯定。
  
  他并不是不知道感恩,他只是有足够的自知之明,知道即使拯救了世界,穿上一套定制西服,也并不意味着他就能一下子融入那些一直生活无忧、去最好的学校读书的上流人;而他有的是一个暴打他的继父,一个过早过多依赖他的母亲,和无数他已经忘记的以失败告终的努力和爱好,加上一个浓重的、来自低层的口音。
  
  他很想贾马尔和莱恩。
  
  总而言之,重点是,艾格西不会去想哈利·哈特。
  
  但是当他那天在射击场看到洛克希——她握着镶嵌银纹的格洛克37的手不停颤抖——他想知道她为什么一直看他,表情好像吞了一个柠檬。
  
  ~
  
  哈利成功进入了仓库。
  
  这地方很大,不像Kingsman庄园其他地方装饰华丽,看起来反而更像他们给训练生住的房间。
  
  仓库里的存货远远超过他们所需要的量,包括所有用来补充裁缝店的进货和隐藏在试衣间后的军火库的装备;额外的散弹枪和子弹,制鞋的皮革,西服的防弹面料,一架子又一架子跨越不同年代不同版本的雨伞。
  
  很久以前,哈利喜欢来这里,只为看那些他十分熟悉的小道具更老旧的、没那么可靠的版本,为了这些工具是如何随着时间不断改进完善而惊叹。他经常会把大段大段的空余时间花在在货架间漫游寻找,比如不,九十年代的前代Kingsman雨伞并没有把人击晕的功能;哦是的,五十年代的鞋子里确实有个电话,高文告诉他的时候并不是想要耍他
  
  然而哈利这次不是来浏览道具,展示他的好奇心的。不是今天。
  
  他查看着每个金属箱子上的编码标签。
  
  他被训练到能够毫无偏差地记住每一样东西的编码,看到编号就自动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就好像有人简单直白地在箱子上写着‘备用伞柄’,而不是‘编号K624378665GGh2’。
  
  当看到编号K99865287YYhu7时他停下了脚步。
  
  笔记本电脑
  
  他打开大箱子,迅速从里面拿出一台黑色流线型的笔记本,感受着手中确实的重量。哈利决定现在就在这里做他的工作,以杜绝从这里离开后使用电脑再送回来而被发现的危险。另外,他肯定梅林准备给他的办公室配置电脑,这样他就不需要回答军需官的疑问:为什么他桌上会有一台额外的Kingsman笔记本。
  
  最好现在就在这里做。
  
  哈利打开电脑,将它放在另一个箱子上,哒哒地敲下按键登录进数据库。他使用的是他的私人密码,而且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甚至是梅林——虽然之前只是没有适当的理由,他现在庆幸自己没有,因为哈利可不想要什么人能进入他的账户发现他正在下载和修改待定任务的档案、大纲和参数。
  
  哈利点过一个个文档,直到他看到一个分配给帕西瓦尔的人质救援任务。地点在圭亚那,一个非常善良的人道主义者似乎失踪了。哈利迅速用他作为亚瑟的新特权(梅林将他的‘教堂事件’之后发生的所有事简要地告诉了他,就给了他新的管理员密码和账号)将主要执行特工从帕西瓦尔改成了亚瑟。
  
  他肯定对方不会介意。
  
  总之,他相信帕西瓦尔能很好地利用这个休假,而哈利一个小时后就要前去登机。根据资料,他应该在明天早上抵达圭亚那。
  
  终于,他的人生又有了一个目的,有事情去,有东西去期待
  
  终于有件事可以将他的心思从已经变成一堆烂摊子的人生中拉出来。还有个念头一闪而过,他将有机会证明他还能做他以前做的事。他仍然是有用的,而不是只坐在办公室里签署文件、主持会议。他还能做所有他从前做过的事,他一定会证明这点。即使那会杀了他。
  
  他把所有任务资料和目标传到他的眼镜里,这些信息在他的眼前展开。
  
  然后他登出系统,将笔记本放回箱子里,扣上箱盖并快速走出仓库。
  
  他尽量不觉得自己像个孩子,正在做一件非常、非常错的事。


注:

 下划线代表原文的斜体字。

评论(14)
热度(96)
  1. 君子书Babylove 转载了此文字

© Babylov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