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哈生子相关,主英文同人渣翻,不能接受者慎入!

【授权翻译】【蛋哈】Breakeven 第七章(非ABO生子)

Breakeven

作者:theshizniiit

翻译:srdxfy


第七章


  艾格西已经习惯拿到含糊不清的任务情报。
  
  但是现在这个?这个很古怪。
  
  他在凌晨三点被一个忧心忡忡而极度暴躁的梅林叫醒的事实也没有什么帮助,但他现在是一名合格的特工了,所以他试着泰然自若地接受这个任务。他遵照梅林的指示行动,但这没有改变整件事都非常奇怪的事实。没人向他介绍任何相关信息,直到他上了飞机——穿着他的那套西服——他从眼镜上阅读的文件证实了梅林的说法。
  
  一个救援任务。
  
  任务本身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奇怪的部分是目标的名字被删掉了。
  
  如果他连要救的是谁都不知道,他妈的他要怎么去救人?
  
  梅林眯起眼,将烦恼和愤怒隐藏在平淡的表情下,告诉他你见到他们就知道了。
  
  那又他妈的是什么意思。
  
  所以现在艾格西坐在小型私人飞机上前往圭亚那,努力沿途保持清醒。
  
  那个害他从被窝里被拽出来、赶着去救的家伙最好知道感恩。
  
  后来他闭上眼,试着在到达前小睡一会。
  
  如果没有足够的睡眠,他帮不了任何人,只会拖大家的后腿。
  
  ~
  
  梅林要杀了哈利·哈特。
  
  好吧,也许他不会真杀了他(这将让第一时间派加拉哈德去救他变得毫无意义),但他一定会剥了他的皮。
  
  他知道哈利行事鲁莽,在对方还是加拉哈德时,他做了多年他的上线……
  
  但是这个?
  
  这是在发疯!
  
  在发现哈利做了什么后最初的愤怒正在逐渐消失,让位给几乎要让他人格分裂的对那个特工的担忧和害怕。
  
  哈利·哈特有些不对劲。
  
  梅林还没有天真到会认为这个男人是完全没问题的——他的世界彻底颠了个个,更不要说当一个人受了像哈利遭受的这种巨大而残酷的伤害之后,显然无可避免会出现创伤综合症——但是他从没料到哈利这样一个头脑清醒而现实的人会做出如此草率危险的举动。
  
  军需官意识到他也许应该了解得更到位。他应该让那个男人进行一些心理评估和治疗。他应该做些什么
  
  梅林绝不会情绪化或傻乎乎地公开承认,但是他关心他的外勤特工们。每一个。他们是他的责任,而他对此极为重视。
  
  他把哈利视为他的挚友。
  
  梅林从一开始就没有多少朋友,他不能再失去更多。
  
  重点是,虽然他被哈利和他蛮干、危险的行为彻底惹恼,他对自己更加失望。他太急于更换亚瑟、让Kignsman重新正常运作起来,以至于没有充分考虑把一个曾经依靠开枪的能力体现所有人生价值而如今遭受重创的人安置在办公桌后的风险。
  
  上帝,哈利大概认为他的余生就是坐在办公桌后面腐烂。
  
  当梅林了解了哈利消失去哪里和检视完改动的任务档案时,那个男人已经走了很久。
  
  他究竟在想什么?他怀孕了
  
  这个蠢货。
  
  他要剥了哈利·哈特的皮,剥掉几层。但是首先他得把那个男人安全地带回来。
  
  他决定派艾格西去。
  
  这个决定很容易做出。
  
  如果这世上有一个人哈利必须见到,这个人就是艾格西·安文。
  
  也许那会把一些理智和常识扇回他的脑袋里。
  
  梅林抿了一口现在的他急需的浓茶,希望他的决定没有越线。但当他瞥了一眼修改的任务文档,最后一次编辑是通过亚瑟的管理密码,便决定哈利需要一个比较直接的唤醒方式。
  
  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他会害梅林心脏病发作。
  
  ~
  
  飞机降落的时候,艾格西已经得到了充分休息,但他仍然十分恼火。
  
  飞行时间很长,而他的西装——尽管很适合战斗、非常高调和时尚——并不是很舒适的睡衣。而不管喷气机如何豪华,他已经有了深刻体会,如果你在里面呆上九个小时,无论怎样你注定都会觉得不太舒服。
  
  如果艾格西现在还能感觉到什么,那就是不舒服,和一点点恼火。那丝怒意来自事实上他还是不知道关于他要在圭亚那的乔治城干的破事的任何细节。
  
  飞机在跑道上滑行了一段后停下,发动机关闭,舱门打开,艾格西看到停机坪上站着三个人——当地人——全部是女性,穿着修身的条纹套装,一件黑色、一件银色、一件红色。
  
  他花了几秒钟才意识到她们是三胞胎。
  
  “加拉哈德,我想?”红衣女子提问,礼貌地微笑着,向走下扶梯站到她们面前的艾格西伸出手。
  
  西装在这几位女性身上显得优雅而自然,就和她们天然有着深褐色皮肤和卷曲的头发一样,艾格西惊讶于她们的美丽,以致过了一会才意识到她们中间的一位跟他说了话。
  
  他的大脑在停顿了几秒后恢复连线,急忙快速回答:“是的。”并握住女子伸出的手。
  
  她微笑着回握,其他两人也礼貌地笑着,依次和他握手表示欢迎。
  
  “我是特工密特朗霍泽尔。”她抬手指着自己说,“这位是卡特。”她边说边示意穿着银色西装的女子,“然后这位是布雷思韦特。”最后她指向包裹在一身黑衣中的那位,完成介绍。
  
  “你的军需官,梅林,几小时前联络我们,说你们的一位特工需要我们的协助?”卡特挑起一边眉毛问道。
  
  “我想是的,虽然我还不知道是哪一位,确切地说。那是机密,我得到的信息是这么说的。”艾格西回答,努力确保自己发音标准。并不是Kingsman要求这样,但他现在要面对其他地区的Kingsman特工,他希望至少听起来自己是属于他们这个阶层的。
  
  他不能到处表现得像个没品位没文化的街头混混,不是么?
  
  此外,这些女性的某些方面让他想要展示自己和她们在同一个层次。和哈利在一起时他就有相似的感觉,每一个表现都要证明自己足够好,自己是适合的。
  
  他需要给对方留下深刻印象。
  
  倒不是什么过于强迫自己的需要,只是倾向于站得更直一些,说话更得体一点,保持他的头微微高抬。
  
  所以,当布雷思韦特点点头,说:“恩,好的。我们得到的命令是来协助你。”艾格西展露出充满魅力的笑容。
  
  “那么,有你们在,我想我的目标和我自己都安全了。”他裂嘴笑着说。女特工们也笑了,护送他穿过走廊,进入Kingsman圭亚那分区的总部。
  
  这里和他们的英国总部惊人的相似,尽管装饰的艺术品是不同的,所以艾格西发现自己很奇怪地感觉像是在家一样。
  
  “我们现在带你去见我们的军需官佩尔绍德。”卡特说,“她会很快给我们相关信息,随后我们就会被送到任务地点。”
  
  艾格西点头:“我可否询问一下我们是如何得知出了问题的?我的上线并没有告诉我太多。”
  
  他的脑子里飞快闪过一个念头,莱恩和贾马尔如果听到他这样用假装优雅的发音装腔作势,一定会笑话他。
  
  “我国一位杰出的人道主义者被绑架并索要赎金。目前还不能完全肯定谁是主谋,他被带到了一个我们通常监视不多的地区,因为那里电力供应稀缺。我们这边的特工还没有被派去现场过,所以我们知道那个前去营救的特工不是这里的。你的军需官联系了佩尔绍德,向她解释了情况。”她说,“你们的特工看样子已经靠近营救目标,但一直没和你的上线联系。没多久,我们收到那里发生枪击的消息。因此你被紧急调到这。通常是这样的,如果一位特工在他国遇到困难,Kingsman会派一位和他来自同一地区的特工在本地特工的协助下进行救援,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安排这样的计划。”
  
  “但是,如果事情已经发生几个小时了,何苦还让我飞到这里?为什么你们不直接去帮助他,还在这里等我?”艾格西问。
  
  “我们的工作要最大限度地规避风险。”她回答,“如果一个特工在现场和我们失去联系,是不建议接应人员直接冲进危险地带的,这不明智。他们可能已经控制了局势,而增加另一个变量干扰可能会破坏那名特工对现场的控制,尤其当我们不能完全肯定他们确实身处危险之中。”
  
  “可现在你在这里,而枪击的汇报后我们没有收到来自那位特工的任何消息,所以我们决定介入,评估局势后行动,可能的话同时救出你们的特工和我们的目标。”密特朗霍泽尔补充道。
  
  艾格西点头,感觉大脑淹没在这些信息中。
  
  “别担心。”看到他的样子,布雷思韦特说,“很快这些国际行动规则就会变成你的第二天性。”
  
  艾格西猜自己应该因为一下子接收太多信息而看起来有些惊讶,因为布雷思韦特继续笑着说:“新的Kingsman特工第一次去其他分区时都会有点不堪负荷,因为所有这些繁琐的规定。”
  
  “我是突然成为加拉哈德的。”转过转角时艾格西说,他们正走向走廊尽头的门,“我没有太多时间了解国际行动的规则和相关事项。”
  
  “可以理解。学员的训练并不包括这些内容。”卡特说,“如果候选人最终没得到这份工作,关于国际行动的政策他们知道的越少越好。”
  
  他们穿过那扇门,坐在四个巨大的电脑屏幕前、高高束起头发的女子向他们表示问候。
  
  “啊,你们都到了。”她转过身说,“欢迎,加拉哈德。让我们把那位特工带回来,我们没有更多时间可以浪费了。”
  
  她站起来,快速地握了握艾格西的手:“你的武器已经全部装到车上。我们将尽可能把你送到靠近乔治城边缘的地方,但是不能再近了。车在五号机库的最尾端等着你。我会指引你行动,但那个地区的信号经常会中断,所以在我无法和你沟通的时候,请自由发挥。注意安全,祝你好运。”
  
  接下来艾格西知道的是他在一辆无牌的越野车上,直直奔向哈利·哈特。
  
  他那时只是还不知道这点。


注:

1. 下划线代表原文的斜体字。

2. 位于南美洲的圭亚那是作者的故乡,文中圭亚那特工的名字取自圭亚那著名的作家和诗人,作者有意将所有特工定为女性。

评论(12)
热度(89)
  1. 君子书Babylove 转载了此文字

© Babylov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