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哈生子相关,主英文同人渣翻,不能接受者慎入!

【授权翻译】【蛋哈】Breakeven 第八章(非ABO生子)

Breakeven

作者:theshizniiit

翻译:srdxfy


第八章


  哈利在他的一生中曾有过一些糟糕的计划。
  
  有时是不可避免的,在任务中的某些时刻他几乎没有选择的余地,而即使他有其他选择,或者很多个,它们都不是必然的理想选择。
  
  那只是这份工作的一部分。
  
  但有些时候,他明明有更好的选择,却还是正经八百地乱搞起来,最终让事情在一团狗屎的状态下结束。
  
  现在显然就是那种时刻。
  
  他被困在一个小房间里,之前遇上的暴徒造成的刀伤正流着血,手枪大概只剩下两弹匣子弹,没有和任何能够提供后援的人取得联系,雨伞严重损坏,已经快要彻底报废。而他自己也精疲力竭,几乎就在昏迷的边缘。
  
  所以,基本上这只是又一个平常的周二。
  
  他相当顺利地找到被绑架的人,他甚至把对方从关押的那间又脏又小的房间里救了出来,只需要解决掉门口的两个武装守卫,而黑暗和视线的死角可以让他很好地隐藏自己。
  
  直到响声惊动了更多的歹徒,发现有人正帮助他们的俘虏逃跑。
  
  哈利反应很快,立刻带着那个受惊的男人躲进这片荒芜地区废弃的建筑群(哈利猜想这就是为什么这个地方会被选择来关押这个重要的俘虏,因为现在看来没人住在这里),把他反锁在其中一栋的房间里,而哈利在外面尽可能多地干掉追来的蒙面人,然后再回去将他护送到安全的地方。
  
  至少,计划曾是这样的,但结果对方的人数比他预计的要多,而哈利的身手完全无法像他自认的那样灵活,因为似乎无法正确瞄准,他的射击比从前任何时候失误都多,同时他的胃在他做每一个激烈动作时搅动着,分散了他的注意力。
  
  他已经从他的游戏里出局了。
  
  现在,那些人知道他在哪里,而他差不多打光了子弹,还失了相当多的血,因为他碰到一个靠得太近的敌人,近到能够在他的腹部划开一道口子。
  
  其余的事情都变得一团糟,因为他慌了。
  
  刀子刺入身体的一刻,他的脑海中闪过关于孩子的想法,突然飙升的恐惧和强烈的保护欲令他惊讶。他眨着眼,发现他突然把自己关进一栋废弃大楼的房间里,试图重新振作,整理所有想法,找出一个脱困的方法。
  
  就是这个时刻,他遭受了打击,他意识到自己竟然一直没有仔细考虑这些。
  
  有人可能会说这个认知来得太晚,现在他在这个昏暗的房间里,腹部被划开,他未出世的孩子正处于危险之中,而歹徒即将破门而入。
  
  他的孩子可能会,只因为他经历了人生的一个危机,却拒绝合理地思考清楚,而他现在完全没了主意。
  
  他将颤抖的手压在腹部流血的伤口上,因为痛苦而嘶声抽着气,接触撕裂的血肉的手指阵阵刺痛。伤口并不深,但是令人担忧,如果这个孩子死了,这个无辜的小生命,一切都是他的错。
  
  他本身并不想要一个孩子,但这一个是他的,不论他喜欢还是不喜欢。
  
  他和艾格西的。
  
  一个想法击中了他,他不仅把自己的孩子置于危险之中,同时也是艾格西的,这让他对自己感到更加羞愧和沮丧。
  
  他和那个年轻人创造了这个。这个生命的小闪光,而现在他冲进危险之中,可能已经毁了它。
  
  全因为他企图重新夺回他认为失去的东西。
  
  真他妈的荒唐。
  
  他的手离开被鲜血浸透的腹部。
  
  恐惧几乎让他窒息。
  
  这不在计划之中。一个孩子从来不是他人生计划的一部分,但是……
  
  它真的是一件最坏的事么?
  
  他突然不这么认为。他之前可能反应过度了。对此他并不是特别惊讶,他一直有戏剧性的表达天赋。
  
  问题是,他的过激反应将他带到这里,他必须找到脱险的方法,否则他会在这个第三世界国家已经疏散的无人区中某栋废弃的大楼里失血过多而死。
  
  房门仍被猛烈冲撞着,他感谢这道门已经坚持了足够长的时间使他能收拾自己的想法,即使它们对让他离开这里基本都没什么用处。
  
  他需要去医院。他需要绷带和一个超声检查。
  
  他本可以准备更多的子弹,和一些后援。
  
  操!
  
  哈利不知道自己之前在想什么。这完全不像他。他不会这么做。他有过鲁莽的时刻(梅林从没忘记指出),但他从来没有故意让自己处于如此大规模的危险之中;他从来没有准备的这么不充分还去做什么;他试图做回自己结果完全事与愿违,现在他甚至离那个曾经的自己更加遥远。
  
  即使他和人质这次没死,他的孩子可能会。
  
  意识到自己在害怕并不像他以为的那么令人惊讶。但是这种感觉入侵他的身体,绑住他的肌肉,使他的胃上下翻腾。
  
  哈利的视线摇晃着,他再也听不到撞门的声音,只有一些沉闷的声响,他踉跄着将自己的背紧压在墙壁上,努力保持直立。
  
  如果他坐下了,就等于接受了被对方打败。如果哈利·哈特即将死去,他也会奋斗到最后一刻。
  
  他不会让他们赢得轻松。
  
  但他仍然觉得自己他妈的要吐了。 

  他只能隐约听到门外的骚动,但是他已经没有力量或意志去思考撞门声是什么时候停止的,随即门被撞开了,一个深色皮肤的红衣女子走了进来,紧随其后的人有着同样面孔但一身黑衣,接着是个一身银色的。
  
  第一个闪过的想法是他产生了幻觉将一人看成三人,但是当其中一人——穿银色套装的女子——轻轻抓住他的胳膊帮他站稳,他能感到坚定地支撑着他的手传来的温暖,这个事实证明她是真实存在的。
  
  她们是真实的。
  
  她对他说了什么——这位女子支撑了他一半的重量,而另外两人朝门外的什么人喊着——但他不能十分确定。
  
  他试着说话,想要礼貌地请她重复她的问题,并感谢她帮自己保持直立,但是连他自己都能听到出口的只是一些意义不明的破碎音节。
  
  眼前的景象变得有些模糊,他看不太清另一个走进房间的身影,直到听到一个尖锐的吸气和一个声音。
  
  一个熟悉的声音,这么长时间以来他渴望又惧怕听到的那个声音。
  
  “哈利?”
  
  世界再度清晰。他既想忽略那个年轻人——他的视线开始被黑暗笼罩——同时他又在用仅存的每一分力量尽可能地延长清醒的时间,向对方解释。
  
  他有太多需要说的。
  
  他抬头看向呼唤他名字的人影,对方的声音里混合着难以置信、愤怒、受伤和歇斯底里。哈利的心在宽慰的丝线交织出的碎片中揪紧。
  
  那张脸上的表情让他想要像他们一起度过的那个夜晚一样陷入那双手臂的怀抱。
  
  艾格西的西装有几处扯开了,他的下唇上有个轻微的割伤,但却是他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最为受伤和破灭。
  
  他看起来如此年轻
  
  “怎么——”年轻人开口,双臂垂到身体两侧,像被彻底打败。
  
  这句话没有说完,但是他们都知道他想说什么。房间安静下来,女特工们满眼疑惑地来回看着两人。
  
  他发现自己有一个很不理性的欲望,想要从他们跌入的这种极端复杂和混乱的情势中保护他们两人。
  
  哈利想要解释,他真的想,但是当他张开嘴,他猛地呛了起来,一股温暖的鲜血向上涌出,代替了原本应该出口的语句。
  
  挫败感填满他的胸腔,因为该死的,他需要解释——
  
  哈利随即昏了过去。


注:

下划线代表原文的斜体字。

评论(12)
热度(85)
  1. 君子书Babylove 转载了此文字

© Babylov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