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哈生子相关,主英文同人渣翻,不能接受者慎入!

【授权翻译】【蛋哈】Breakeven 第九章(非ABO生子)

Breakeven

作者:theshizniiit

翻译:srdxfy


第九章


  现在的情况很像他在肯塔基接受治疗并被转回伦敦的时候,哈利·哈特在去医院的途中清醒了几次。至少,当他在一辆轿车的后座(或者什么运输车辆,他无法分辨,因为他的身体正忙着往外流血而顾不上去仔细推敲这一切)醒来,三位女特工在他上方大喊时,他认为那是他们正要前往的地方。世界是一团团模糊的斑点,耳中有一些回声、轰鸣声,有时实在太响,那些声音边缘嘈杂,有点混乱而不完全清楚,但他听出了几个单词,一些句子的片段,眼前快速闪过一头卷发。他意识到她们正试图帮他腹部的伤口止血,那名黑衣女子用外套压住他的伤口,神情焦虑,而这时他感到又一股温热的鲜血从他的食道涌出。  

  疼痛剧烈得难以忍受,但当他迟缓的头脑意识到他一直没有听到艾格西的声音,哈利才真正地惊恐起来。  

  他在哪里?他已经离开他了?还是他原本就根本不在那,一切只是自己幻想出来的?失血的一种症状,也许?  

  恐惧和慌乱加剧了,哈利感到他的肺开始痉挛,他只能模糊地认识到自己正处于恐慌发作的痛苦中,就再次昏了过去。  

  黑暗是友好的,温暖、和平而宁静。  

  ~  

  艾格西无法说话。  

  他努力了,他想帮另三名特工将哈利移入车内,想要表现得有用而成熟,但他的身体仿佛被锁住,他能做出的只是向左移动足够的距离让他的同伴们把那个男人抬出房间,放进车里。  

  哈利·哈特。  

  他还活着。  

  他不知道是怎么了,车程混乱、紧张、晕头转向,而他似乎无法整理或选择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他猜是因为整件事太过震惊。  

  而一路上艾格西意识到梅林是知道的。他知道哈利没有死,而这段时间他任由艾格西就这么相信那个为了他做了那么多事的男人,那个他该死的产生了感情的男人——他还犹豫着不敢去深究的感情——已经死了。那个和他上了床的男人,看到他的潜力,给了他一个机会,一个如果没有遇到那个男人他永远都不可能被给予的机会。  

  如果他能移动,他会呼叫梅林,当众他妈的大吵一场。  

  相反,他直挺挺地坐在飞速奔驰的越野车的前排座位上,听着身后抢救哈利·哈特的声音。  

  ~  

  哈利·哈特已经太习惯在医院的病房里醒来。  

  他已经开始对此厌倦。  

  所以当他睁开眼睛,看到白色的天花板和刺眼的灯光(为什么他们总在病房里装这么亮的灯?没人愿意在医院醒来后就他妈的变瞎,他酸溜溜地想),他压抑住呻吟,按下连接在他食指上的呼叫按钮。  

  这时他的头脑足够清醒到看见坐在病床旁边椅子上的艾格西。那个年轻人正看着他,病房内的沉寂令人窒息,他们一直盯着对方,即使一个护士进来查看他的输液,询问他感觉如何(她得到一个分心而半途中断的回答),然后离开去请医生,他们的视线都没有离开彼此。  

  哈利无法阻止自己的脸色变得阴沉。在他的预想中自己和艾格西的重逢应该以他优雅地穿过大门开始,一如既往的温文尔雅、严谨得体;结束于艾格西亲吻他,因他还活着而全然的安心。  

  他从三岁起就不再相信童话故事,但他还允许自己做梦。他现在可能也只有这样东西,其他的一切目前全都搞砸了。  

  然而代替他设计的完美场景,他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少了一只眼,肚子被割开,而且肯定自己现在看起来一团糟。与此同时艾格西坐在他旁边,脸上疲倦而毫无表情,但他的西装干净整洁、没有起皱。 

  好吧,至少他们中间有一人还像个样子。  

  他们彼此对视着,哈利的心几乎要从嘴里跳出来,但是直到他感到腹部的伤口在抽痛,他记了起来。  

  他那里受了伤。 

  孩子。  

  如果——  

  他的眼睛睁大了,不由的屏住呼吸。  

  粗心。  

  大意。  

  轻率。  

  幼稚。  

  该死的鲁莽。  

  他知道自己开始慌了,他几乎注意不到艾格西的存在,因为他全部精神都集中在脑子里猛踹表现得像个被宠坏了的小孩的自己。他将自己和他的孩子置于危险中,一切只因他不想坐在办公桌后。  

  愚蠢的白痴。  

  这个孩子做了什么要受到这样的惩罚——有这样一个自我毁灭的父亲。 

  他挣扎着想坐起来,而艾格西立刻移到他身边,哈利只来得及将一只手放到腹上,就感到艾格西的手压在他肩膀上的重量,把他坚决地按回床上:“哈利,看在上帝的份上,别动,否则你的伤口会裂开,知道么?” 

  也许是他太累了,也许是这么长的时间他第一次听到艾格西的声音,哈利真的听进了艾格西的话,由着自己的身体被压回去,他的头碰到枕头,眼睛则一直盯着艾格西的脸。  

  他正强迫自己表现得冷淡,然而哈利很容易看穿他表情的虚假,但是他的大男孩看着就和从前一样漂亮。他看起来很疲倦,而且好像随时会朝他破口大骂,哈利当然不会期望他们的谈话将会多么美妙或是感人,但是他无法控制自己不去看那个年轻人,深深地沉醉其中。然而,艾格西看起来一点也不高兴见到他,他的双肩紧绷着,眼神冰冷。  

  他想这是他应得的。  

  哈利是个蠢货。一个巨大的老傻瓜。他怎么可以让那些情绪出现?  

  他想着,如果这个孩子能活下来——如果他们的孩子能有艾格西八分之一的美好——他会很开心。他几乎就要让这个想法滑出口,他已经张开嘴,这时医生走了进来,及时拯救他免于犯下愚蠢的错误。他们给他的止疼药让他变得拖泥带水。  

  “哈特先生。”医生笑着说,“我很高兴地告诉你,只要卧床休息几周,你就没事了。你腹部的伤很浅,我们缝合它只是因为伤口比较长,但它会愈合得很好。然而,你现在的状况非常微妙,如果你能避免做任何剧烈的活动——”  

  “状况?”艾格西表情严肃,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哈利,他眯起双眼,而哈利的脸变得煞白。  

  “啊,是的。意味着严格的卧床休息,哈特先生。没有更多冒失的特技动作,好吗?你也不想有任何并发症吧。如果你能放松,只要有适当的医疗帮助,整个过程会尽可能的顺利。如无意外你两天后就能离开,但我们想再做一些检查,给你开些维生素,只是为了确保一切都正常。”医生微笑着,完全没有注意到事实上艾格西正怀疑地来回审视着他们,而哈利保持沉默的同时就要心脏病发作,“顺便说,恭喜。”  

  “谢谢你,医生。”哈利不假思索地说,以破纪录的时间恢复过来,“我现在想休息一下,如果可以的话。”他说完,有针对性地盯着医生。医生笑着点头,将他的医疗记录挂在床尾,然后走出病房。  

  没有人说话,哈利身体后倾,试图忽略房间里沉重的寂静。  

  “他刚刚说的什么,哈利。”艾格西开口,这不是一个问题,而是一句陈述,一个要求。  

  哈利转移了话题:“我也很高兴见到你,艾格西。”他的声音从自己的耳朵里听来都显得很累。但老实说,一些体谅会被衷心感谢。他才是躺在病床上受伤的那个,看在老天的份上。  

  艾格西的牙关咬紧了,他向前倾身:“你!”他嘶声说着,听起来比哈利曾听过的任何时候都愤怒,甚至超过他们在他去教堂前的那次争吵,“你,他妈的甩了我!让我以为你已经死了,所以别企图改变话题,哥们。你怎么能那么做?在那一切之后,真的,哈利?你就那么站起来,然后消失吗?你在哪儿,当我——”  

  “哦,是。当然,因为我非常享受脸上被开了一枪。那真是愉快的体验,真的。我非常期待再来一次。我也为我有限的视野兴奋,他妈的没有深度知觉,还有事实上我一直不停地听人说我是多么差劲,因为擅自离开这么长时间,而似乎没人意识到事情可不像我是他妈的去度假了!”哈利狠声说着,拳头紧攥。  

  他累极了,而这场谈话没有一点帮助。为什么每个人都认为他离开是因为他想要离开,或者他离开只是为了伤害艾格西。  

  操他的!  

  哈利扭过头不再面对年轻人,闭上眼睛。但他根本睡不着,他听到艾格西从椅子里移动的声音。  

  “对不起。”他听到年轻人最后还是开口道歉。他仍没回头看他。他这样很小心眼,他知道,但是他决定,如果某个时刻他可以表现得像个任性的孩子,就是当他怀着孕、人生被彻底摧毁的现在,所以当艾格西将一只手放在他的肩膀上,他甚至没有任何反应,或者当他说:“哈利,真的。对不起。我只是——太震惊了,不是吗,嗯?”  

  哈利没有说话。 

  “我只是——梅林没告诉我。”  

  依旧没有回应。  

  “而我——我以为你永远离开了。”  

  又是片刻沉默。  

  “哈利,求你……”  

  他重新看向艾格西。  

  “对不起,我不想朝你嚷嚷的。”年轻人说,看起来那么累,那么不像他自己。哈利点了点头,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而艾格西显然也不知道,但是他重新坐下,一个无声的誓言说他会留在这里陪着哈利,他的肩膀放松下来,身体陷入椅子里,长长呼出一口气。  

  这不是他想象的进展。完全不是。  

  “哈利?”过了一会儿,艾格西轻声说。 

  “是,艾格西?”  

  “我真他妈的高兴你回来了。”  

  在那间冰冷的病房里,在艾格西没有看他的时候,哈利一只手缓缓抚摸着自己的腹部,心中相信那句话。


注:

下划线代表原文的斜体字。

评论(20)
热度(92)
  1. 君子书Babylove 转载了此文字

© Babylov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