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哈生子相关,主英文同人渣翻,不能接受者慎入!

【授权翻译】【蛋哈】Breakeven 第十一章(非ABO生子)

Breakeven

作者:theshizniiit

翻译:srdxfy


第十一章


  Kingsman训练的一个重要部分是能够准确估计一个房间里的氛围。
  
  一名Kingsman特工必须能够走入,好吧,任何地方,并判断他们是否处于一种充满敌意的状况中。这是一个非常有用的必修技能,鉴于Kingsman特工经常面临所谓不利的局面。当你四处摸索时,意识到危险的靠近只需要一个瞬间。后果却可能是生与死的区别。
  
  哈利还没有睁眼,就知道他正在飞机上被送回英国。
  
  他已经无数次坐过这架喷气机,对它了解的比对他自己的房子还透彻。它闻起来像名贵的皮革、火药和威士忌,并且他知道自己躺在机舱尾部的房间里,身上插着一些输液管,连着一些监测仪器。他知道艾格西大概就坐在这扇门的外面。
  
  当他睁开眼睛,他有种感觉:某些事情将变得非常不妙,快。他张嘴想说些什么,也许唤人进来,但是所有能出口的只是一阵咳嗽。
  
  哈利环顾四周,注意到他是独自一人,他缓慢地、小心翼翼地移动身体坐起来。比之前要容易,这令他心情愉快,因为他的目标是找到什么能穿的衣服然后离开这张该死的病床。他深吸了一口气,低头看了看包扎在腹部的少量绷带,结论是他应该能够安全地移动而不会进一步弄伤自己。
  
  “那么,已经开始愈合了。”他边想边去掉身上连接仪器的管线,然后小心地拔掉输液针。当他双脚移到地上站起来,心里有一半预计他会摔倒,但结果是他似乎能保持身体的平衡。
  
  一个小奇迹。
  
  他喜欢Kingsman的专机。其实,相当喜欢。这个后舱配备了一切应对紧急情况需要的东西(如大家所见,毕竟,Kingsman确实,总是会出现紧急情况),并且卫生间是真正有用的,不像其他飞机。考虑到特工们经常在飞机上度过相当长的时间,梅林努力采取一系列措施有备无患。比如确保衣柜里在任何时候都有备用西服,符合每一位现任特工各自的尺寸和剪裁;盥洗室里的用品齐全充足,并设有淋浴。
  
  非常实用。
  
  同时它还有格调高雅的装饰,这点也很有帮助。
  
  哈利打开衣柜,挑选挂在里面的西服,思考着梅林是不是有时间将他衣服的标签从加拉哈德换成亚瑟。
  
  上帝。
  
  他是亚瑟
  
  他几乎都忘了。
  
  无知这时候是一种幸福。
  
  但当他将兰斯洛特的西装移到一边——
  
  它就在那里。他能从一英里外认出他西服的剪裁。灰色、浅色细条纹,窄腰和修身的剪裁。
  
  衣架上的标签写着‘亚瑟’。
  
  他抓起这该死的东西,走进卫生间,试着不去想它。在任何情况下,他都很肯定只要梅林看到他,一定会了他,所以情况不像是他会更长时间地拥有这个称号。
  
  管他的。
  
  ~
  
  冲个澡,刮干净胡子,一小时后哈利感觉再次变回自己。或者该说,他看起来像他自己。
  
  他完全不知道他现在感觉到了什么。
  
  他也没有进一步去解读它。他是一个Kingsman特工。他不需要去感受,只需要去做。所以他忽略了心中坐立不安的紧张焦虑,打开通往飞机主舱的门,走了出去。
  
  这架飞机是一件杰作,哈利会这么说。它的设计豪华时尚,但是能够容下一个繁忙的间谍组织可能需要的所有东西。它的模式并不是大多数飞机制造商会考虑使用的,但无论如何都很出色。飞机的中部——在驾驶舱和后舱之间——走道一侧有两个豪华舒适的座椅,另一侧则有一个长榻。每个座位上方的红木柜里放着酒具和白兰地,完美地与蜜棕色的皮革座椅和奶油色的内墙搭配起来。
  
  赏心悦目。哈利很欣赏这点。
  
  他看到艾格西的肩膀绷紧,当他听到他开门进来,而年长的男人极度希望自己喝些白兰地。
  
  他一本正经地坐在座位上,双腿交叠,越过年轻人的头顶看向窗外。一部分的他好奇地想看看艾格西的脸。另一部分则相信他接受的训练,一点也不想去打搅对方,因为他差不多有99%的把握,环绕着那个年轻人的空气中充满敌意和紧张的原因在他。
  
  值得高兴。
  
  现在他在这里,只想平静安稳地回到家。但哈利是,好吧,哈利,如果有一件事大家可以指望哈利去做,那就是制造麻烦。他们一开始会选他做这份该死的工作的部分原因就在此,这也是为什么他如此擅长这份工作。
  
  尽管他有一种预感,即使用上他所有的特工技巧,这场谈话也会发展成一场彻头彻尾的灾难
  
  他们都没有说话,而哈利一直盯着窗外掠过的云层。
  
  “所以呢?”终于,艾格西开了口,声音钝浊毫无生气,“你就没有什么要说的?”
  
  哈利的眉头皱了起来,他转头看向年轻人。事实上艾格西使用的是夸张的女王音而不是他平常满是俚语粗口的东伦敦腔已经足够让哈利觉得相当困惑。
  
  “说什么?”哈利小心地反问,眼睛盯着年轻人的脸。哈利不容易被弄糊涂,但现在的情况……很古怪。他们上次分开时明明还算不错(这里分开的意思是在他昏迷前,他们算是有一场友好的,甚至有些深情的谈话),所以哈利想弄明白他究竟该死的错过了什么。
  
  情爱从来不是他的强项。不论是精神上的,还是肉体的。这些事对他而言似乎太难了。他几乎能用自身魅力吸引任何人,造出一个身份,成为那个人,需要多久就做多久,将生命注入虚假的角色,让他们变成真实存在的人物。但是恋爱?作为哈利·哈特本人?没那么容易。
  
  所以不用说,哈利对艾格西为什么会如此心烦意乱连一点最微小的概念也没有。
  
  这真的完全不是他希望的团聚(或者团聚之后)。
  
  “所有的?”艾格西猛然抬高声音,“逃跑,害自己差点被做掉,所有这些!”
  
  哦,他的口音回来了。(注2)
  
  “我肯定梅林对我这次的小意外有足够多要唠叨的,等我们回去……”他淡淡地说。
  
  “—”艾格西爆了粗口,脸因为愤怒变得通红。
  
  “……肯定对我们所有人都有足够多的话,相信我——”哈利继续,就像他完全没有察觉到艾格西的怒气。
  
  “你他妈的根本不明白,是不是?——”艾格西大声叫喊着。
  
  “……还会用一些非常严厉的词,也许……”而哈利仍在轻快地继续。
  
  “——”
  
  “……如果他没第一时间杀了我的话……”
  
  “你给我闭嘴!”艾格西哀嚎了一声,他的双眼瞪得老大,脸上戴着狂暴的面具。
  
  哈利猛地看向艾格西,眼里满是震惊。机舱里异常安静,除了艾格西急促而愤怒的呼吸声。
  
  当然,因为哈利·哈特总喜欢让局势升级,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该他妈的及时抽身(他的母亲总是告诉他,他是一个寻求被惩罚的小孩),他眯起眼继续:“好吧,刚才那样可不怎么绅士,艾格西。我们着陆以后,得立刻跟梅林上几堂礼仪课。”
  
  他以后会为这句话而自责。他看到艾格西的表情变成一种纯粹的、激怒的、愤慨的惊愕和难以置信。上帝,他绝对肯定他以后一定会为这个狠狠责备自己——
  
  “你他妈的在想什么?”艾格西大叫着,从他的座椅上向前倾身。
  
  哈利能感觉到。整个谈话过程中,他将表现得卑鄙小气、惹人厌恶,以人类能做到的终极程度。
  
  “你指哪一点?”他懒洋洋地说。
  
  “当你决定去执行一个他妈的该死的红色任务,却没有告诉任何人?”艾格西嘶声说着。哈利不认为自己见过他如此恼怒的样子。
  
  “你现在要为这个谴责我了?”哈利嘲笑着,“现在再说那些可有点了,我认为。我们已经进行了两次完整的谈话,而现在你倒想为这个对我大吼大叫?”
  
  艾格西咬紧牙关瞪着哈利,深吸一口气,显然是在努力吞回一些可怕的恶言。
  
  “此外,”哈利说,“你的愤怒与你将它归咎的对象不成比例。如果你对我离开你是如此生气你之前就会这么表示。所以那不可能是你现在气的事情。”
  
  “那你怎么知道我在气什么?”艾格西从齿缝里挤出这句话,拳头越攥越紧,“你什么都知道?”
  
  “典型的解离(注3)。”哈利冷冷地说,看着艾格西的拳头,“如果你想揍我,你最好在梅林抓住我并谋杀我之前这么做。那之后,你就没机会了。”
  
  艾格西瞬间僵住了,他的眼睛睁得更大。整个机舱又陷入沉寂,而哈利不明白这次他又做了什么。
  
  艾格西惊恐地盯着他。哈利看了回去,眉头因心中的疑问而紧锁。
  
  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刚才说了什么?
  
  “你认为我会你?”艾格西轻声问着——仍然盯着哈利——眼睛瞪大,“你?你认为我会那样对?”年轻人说着,带着不可置信和惊慌恐惧,“?”
  
  说实话哈利差不多要伸手把自己的头发扯下来。从那次被困在阿富汗的沙漠中,他再没有这么迷失过(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最后梅林保存了一段他认为非常有趣的视频:在烈日暴晒、缺水四天后被找到的一个极度脱水和神志不清的哈利·哈特。哈利拒绝谈论此事。而梅林有时会看那个视频,呵呵直笑)。
  
  重点是他现在非常困惑,非常担心。
  
  “怎么—”哈利开口,但是在他可以表达完他的想法前,艾格西从座椅里弹起来,狂奔进飞机前部的驾驶舱,门锁的咔嗒声标志着他们这次谈话的结束。
  
  哈利紧皱着眉,斜视着飞机顶棚,好像那里写着答案。
  
  又是怎么回事
  
  上帝。
  
  难道不是才应该是被荷尔蒙影响的那个?
  
  他又累了。
  
  他越来越习惯这种感觉。


注:

1. 下划线代表原文的斜体字。

2. 原文Eggsy日常使用的是东伦敦音(Cockney accent),我不知道该如何翻译才能体现。

比如此注前,Eggsy开始使用的是标准英音(Received Pronunciation):

"So what?" Eggsy starts, his voice dead, "You've got nothing to say?"

而争吵开始之后变回东伦敦音:

"'Bout anythin'?" Eggsy snaps, "Runnin' off. Almost gettin' ya'self killed 'n all that."

所以Harry说Eggsy的口音回来了。

3. 原文是Classic deflection

这里deflection我个人理解为心理学的词汇,所以翻译成了解离。

Deflection(解离/折射):心理学中格式塔学派(Gestalt Psychology)理论中接触干扰(Contact)的一种,表现为忽视或回避一些内部或外部的情绪触发物以防止对该事物完全的识别和认知(例如痛苦的回忆)。

我不知道这种译法是否正确,应该去向作者确认,等我全部译完一次性问好了,目前暂时这样,如果有什么意见欢迎提出。

评论(19)
热度(105)
  1. 君子书Babylove 转载了此文字

© Babylov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