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哈生子相关,主英文同人渣翻,不能接受者慎入!

【授权翻译】【蛋哈】Breakeven 第十二章(非ABO生子)

Breakeven

作者:theshizniiit

翻译:srdxfy


第十二章


  好吧,很好。
  
  哈利将第一个承认自己有点……感情破产。(注2)
  
  不是很多,要记住。
  
  但是……有一点。
  
  这从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直到现在,因而他对于如何应对这个问题该死的一丁点想法也没有。
  
  艾格西因为他说的某些话受了伤,他清楚这点。但是他不是很明白究竟是什么伤到了他,为什么会这样。
  
  从哈利打趣艾格西挥拳打他后年轻人就出现了那种荒诞、消极的反应,但是哈利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对另一个人来说那会是严重的事情。他们的工作需要他们不断杀人,所以暴力真的不应该是个问题。而如果他的问题是针对哈利的暴力,他极端的负面反应依然没有任何道理,因为哈利经常被人揍,伴随的还有枪伤、刺伤、烧伤……
  
  它是这份工作的附属品。
  
  而当他还是个孩子,他也偶尔因为行为不当或古怪挨板子(好吧,不断地,哈利要承认,他小时候如果想的话会是个恐怖份子。他既坏又古怪。)所以因为被打而受伤对他并不是新鲜事。他小时候身上经常血迹斑斑,或者有大片的紫色淤痕,因为他的母亲爱他(尽管她有一点疏离,他了解他的保姆要甚于她)他的父亲也爱他(尽管他总是冷酷严厉),他们费心管教和纠正他那些奇怪或让人不舒服的行为。他从来没想过其中会有什么问题,因为显然哈利是一个坏孩子。他的父母一直这样告诉他。所以他只是相信他们并接受这个事实。等到他去见父母的朋友和邻居的时候,他变得文静,彬彬有礼。他仍然会制造麻烦,仍会挨打,只是从来不当着外人的面。每当有人问起他身上的淤青,他的母亲会用一些善意的谎言解释过去。
  
  终究一切是有帮助的。他现在能更好地隐藏它。
  
  他还不是很清楚‘它’是什么,但他可以把它藏起来。
  
  无论如何,重点是,哈利感觉自己失去了某些东西。而他需要该死地打个盹;或者一个短暂的昏迷;或者直接向他的血液注射咖啡因。
  
  他太疲倦了,实在没有精力来应付这个名叫感情的婊子。从落地后哈利没有再见过艾格西。
  
  他现在在梅林的办公室,等着军需官,基本上,是等着被骂。他知道这是他该得的,他不是个白痴。尽管那并不意味着这会是个愉快的过程,或者他不打算在不被掐死的前提下尽可能地给另一个人制造难题。坦白说,他感觉自己就像个乱发脾气的小孩,但自从他回来,情况可不像所有事情都充满阳光和玫瑰。而且说真的,逃跑是他可能造成的最小破坏。
  
  他本来可能会……炸毁飞机机库,举个例子。
  
  他只是……真的他妈的不想当亚瑟。他无法忍受日复一日地坐在办公桌后。他会发疯的,他思考着,身体向后靠在他坐的座椅靠背上,盯着梅林的显示屏。所有屏幕都没有任何内容,只有一个Kingsman标志。
  
  哈利可以辞职。他真的可以。辞职然后搬去世上某个没人认识他的偏远地方。没有Kingsman,没有艾格西……
  
  ……这是个还算不错的小小童话,但是他知道自己不会这么做。他需要Kingsman。他喜欢他的工作。或者,他曾经喜欢。他不知道他现在的立场。
  
  他被开门的声音吓了一跳,从沉思中惊醒,然后就看到梅林站在他的面前,手里拿着板子,眼睛微微眯起。
  
  “好吧,我的辩词是,事情本来可能会他妈的糟糕多了而且——”
  
  “哈利——”
  
  “我从来不想当亚瑟,因为这个工作根本不适合我,而且我——”
  
  “哈利,停下。”
  
  “并不把任务搞砸,它就那么发生了。还有另一件事,你在所有人里派了艾格西来救我是一个低级的背叛,梅林——”
  
  “哈利——”
  
  “而且我那天甚至根本不到总部来,但是你把我硬拽到这里,告诉我我将不得不坐在办公桌后,基本上从早到晚都要做那些操蛋的事,而那就是我现在的工作,让我们都诚实点,这都是什么鬼话——”
  
  “哈利,操他的闭嘴!”梅林猛然厉声喊着。
  
  哈利一下子闭上嘴,瞪着梅林。他不是故意要这样东拉西扯,他是想要以一种文明和绅士的方式把事情说开,部署一场聪明的辩论,诸如此类,但是显然他这些天就该死的一件事也做不
  
  梅林叹着气:“谢谢。我都听不到自己的想法了。”光头男人捏了捏鼻梁,深吸一口气,“听着,哈利。我之前可能把事情搞砸了。”
  
  哈利眨了眨眼。
  
  “你显然需要接受治疗——”
  
  “老天,梅林。我不需要。”
  
  “可能有一些理疗——”
  
  “绝对不要。”
  
  “还要去看心理医生,更不必提你得多休息——”
  
  “不。不过还是要感谢你的建议。”
  
  “哈利。”梅林说着,终于坐了下来,直直看进对面男人的眼睛,“当我把你带回这里,我忽视了你的心理健康。但是现在,在这件事上我需要你的配合。我想你得休息一段时间。”
  
  “我想我更喜欢我设想的情景:你应该朝着我喊叫,谋杀我然后把我的尸体藏在阿根廷的哪个无名墓碑下,或者类似的作法。”哈利讥讽地回答。
  
  “我是认真的,哈利。”
  
  “我知道。而我必须礼貌地拒绝。”哈利说着,不屑一顾地摆摆手,“我指所有的。”
  
  梅林深深吸气:“你的身体会颤抖,哈利。你几乎无法第一次就能准确抓到面前的东西。”
  
  “你他妈的是怎么知道的?”哈利瞪向梅林。
  
  “哦,他妈的相当简单,哈利。我有你的医疗档案,而且你的新办公室就像其他所有办公室一样有个摄像镜头。”
  
  “哦,所以现在你开始监视我了?”哈利厉声说。
  
  “别转移话题。”梅林回答,“你需要帮助,哈利。你看起来疲惫不堪。”
  
  “我很好,梅林。”
  
  “你失去了一只眼睛,哈利。而且很快就会有个小孩。你的生活转变得太快,你不需要在此之上再增加Kingsman的职责。”军需官争辩道。
  
  “梅林,如果事情是关于要我做亚瑟,那么好,我他妈的会做的!”哈利怒气冲冲地说,“只是……不要再有该死的医生。我说真的。”
  
  梅林停了下来,眼睛在哈利的脸上巡视着。他的表情看起来……差不多是伤心难过了。哈利决定表现得好像没注意到。
  
  “好吧。”梅林让步,他的声音低了下来,“我了解你,所以我知道这件事上你不会改变主意,但你必须准时去做检查,即使你又叫又踹,我也会把你拖去。而且你从现在就开始休假。如果需要,我不在乎把你锁在你家里。”
  
  “好—极—了。”哈利拖长声音说,同时站起来,转身朝门口走。
  
  “还有,哈利。”梅林在哈利的手握住门把手时叫住他,“自从你的这次特技表演,我已经采取了一些预防措施。这次你躲过了地狱之火,但下次你可不会这么幸运了。你哪也去不了,如果你敢再试一次的话。所以,别干蠢事。”
  
  哈利翻了个白眼,离开房间。
  
  然后直直撞上艾格西。他真的正在失去他的触感,如果这事以前还不足够明显的话。他以前会这样粗心大意地撞上什么人么……在所有事情发生之前?失去一只眼,还有组成他目前混乱人生的其他因素出现之前?他不记得了。两人都倒退了一步,在哈利找回平衡站直的时候他感到艾格西的目光好像要在自己身上烧出一个洞来。他终于抬起头,两人的目光相对,哈利注意到艾格西看起来犹豫又紧张,就像他感觉到的。当然,因为哈利恰恰知道他们都是这样惊人的身心平衡,情绪健康的人类,他们就只是互相盯着对方,一个字也不说。
  
  啊是的,健康的成年人,有着健康的关系。是健康的。非常,非常健康。棒极了。
  
  几秒钟后,哈利对沉默的忍耐力渐渐磨光(而且他从来不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举例来说:当他攻击阿诺德教授时,他甚至还没有问完他的问题)于是他张口准备说些什么,并试着不要把这次也搞砸——
  
  “我们能聊聊么?”艾格西说,“我只是……我想我们需要谈一谈。”
  
  哈利立刻闭上嘴,点点头。
  
  年轻人点头表示同意,双手插在兜里。他已经脱掉了西装,换回自己平时的装束。运动裤和所有其他服饰。
  
  哈利尽量不盯着对方。他转过身,一言不发地走进他的办公室,他能听到年轻人跟在他身后。他打开门,迈进来并为艾格西拉着门,直到年轻人礼貌地伸手自己扶着门,然后关上。
  
  他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哈利踱步到办公桌旁,不知道要说什么,喔,所有那些哈利·哈特牌魅力现在都跑哪去了?
  
  “你现在有一间办公室了。”艾格西说着,强迫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平静冷淡。
  
  哈利看向别处,“是。太糟糕了。”他说话的声音沉重压抑。
  
  “嘿,这是间办公室,又不是世界末日。”艾格西的嘴角挑起,双手插在宽松的运动裤屁股上的口袋里。
  
  “不。坐在办公室糟糕透顶。”哈利调侃着,“我的想法已经定了。绝对的悲惨。”
  
  艾格西笑了一声。
  
  哈利稍稍放松了一些。
  
  “听着,哈利。”艾格西说,“关于飞机上发生的事……我只是——你知道我绝不会打你,对吧?”
  
  哈利看着年轻人,眉头不解地皱起。对方看上去非常忧虑苦恼
  
  “我……为什么你会有那样的不良反应?”年长的男人问。
  
  艾格西的脸色白了一些,他说:“你不该打你关心的人。永远。不管发生什么。”
  
  哈利看着他,他猜自己的脸上一定露出了什么愚蠢的表情,因为艾格西的眼睛睁大了,接着他说:“你知道的,对吧哈利?”
  
  “我知道。”哈利回答,“而且我绝不会那样做,但为什么你会那么难过和不安?我不是很理解。”
  
  “迪恩经常打我。”很长一段时间后艾格西低头看着他的帆布鞋,喃喃低语,“什么事都打。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意识到家长不该那样做。即使是继父母。”
  
  “嗯,迪恩是个罪犯,艾格西。一个怪物,一个卑鄙小人和一个施虐者。他基本不算一个家长的好例子。”
  
  年轻人看了他许久,“我身边没有好例子,哈利。”艾格西慢慢地答复,表情奇怪地看着年长的男人。
  
  哈利耸耸肩:“我的父母过去也总是打我。”哈利轻松地说,绕过办公桌坐到后面的椅子上,“结果是,我的行为举止变得更好,也没有那么……不安分。可能比起父母具体做了什么,做的人是谁的影响更大吧。”
  
  艾格西沉默地看了他很长一段时间,他的脸扭曲成一个近似于同情和些许惊恐的混合。
  
  哈利……再次迷失了。他最终举起手叹气:“我这次又做了什么?”
  
  “我只是……你小时候是什么样的,哈利?”艾格西问,语气严肃认真。
  
  哈利耸了耸肩(为什么他们居然还要谈这个?):“我是个难以控制的麻烦。一个祸害。”
  
  “那你都做了什么,确切的说?”艾格西期待地问。
  
  “收集虫子,把流浪狗带回家,爬树,把衣服弄脏……在我的房间里藏了一条蛇,只有一次……”哈利的声音越来越小,他又耸了下肩膀然后恼怒地看着年轻人,“我们现在到底在谈什么,艾格西?”
  
  “操,看在老天的份上,哈利!”艾格西哀嚎着,“那都是最普通的孩子会干的破事。那就是小孩子做的。你本来就应该做那些。那只是……玩耍探险。然后你就因为这个被打?难怪你——”艾格西突然中断了,倒吸口气。
  
  “难怪我什么?”哈利问。
  
  年轻人叹气:“只是……别在意,好么?”
  
  “我不知道我们现在在谈些什么。”片刻后哈利坦白,他又糊涂了。
  
  艾格西吸了口气:“我们在谈为什么你不告诉我你怀孕了。”他语速缓慢地说。
  
  哈利想知道如果他能反复把脸拍进桌子足够次数是不是就可以避免这场谈话。然而代替用自残作为脱身的策略,他只是说:“你是怎么获得这个信息的?”
  
  年轻人安静无声,但哈利没有看漏对方看起来多么受伤,然而他试图忽略这点,因为他不知道为什么
  
  “孩子是谁的?”艾格西问,声音低沉而颤抖,视线对着他的帆布鞋,脚后跟不断碾着地面。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哈利平静地说。
  
  “是谁的?”艾格西大声吼着,眼睛对上哈利的,呼吸沉重。
  
  “然而,我的问题依旧没被回答。”年长的男人冷冷地回复。
  
  他没有不高兴,只是……累了。
  
  事实上精疲力尽。
  
  艾格西看着他,而且很明显他非常生气,但哈利不能完全领会这是为什么。看来他并不知道孩子是他的,所以为什么这件事会让他如此烦恼?这个年轻人的反应比起因为没被告知真相而恼怒要强烈得多。他看起来狂暴愤怒,却又心碎绝望。
  
  这个年轻人让哈利觉得自己是个绝对的白痴。
  
  “好吧,哈利。”艾格西狠声说,“从圭亚那的医生口里撬出你的信息,满意了?”
  
  “啊,那就是侵犯了我的隐私权。”哈利顺口说道,“而且违背我的意愿。也就是,如果你还记得,你会等我告诉你。”
  
  艾格西深吸口气:“孩子是谁的?”
  
  “操他的艾格西这有那么重要吗?”哈利骂了回去,现在他开始心烦意乱了,因为他厌倦了无法理解现在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也厌倦了所有人为了他不明白的原因对他发火,还有最重要的是,他只想回家,然后昏迷上几天。
  
  “你还跟他在一起?”艾格西沉声问,看向哈利的眼睛微眯着,眼神阴郁。
  
  “谁——”哈利开口,然后才意识到年轻人讲的是什么,“哦,看在——艾格西,我不会谈这件事。”
  
  “为什么?因为这会让你觉得不舒服?”艾格西嘶声说着。
  
  “不,因为这很愚蠢而且一点也不重要。”哈利回答,声音冰冷,“你这么想和我谈话就是为了这个?跟我吵架?”
  
  “这真他妈的糟透了,哈利——”艾格西紧咬着牙关说。
  
  “我同意。”
  
  “你怎么能只是——”艾格西的声音不断提高。
  
  “愿意讲详细点么?”
  
  “我以为——那晚之后——”年轻人继续。
  
  “你到底想——”
  
  “我以为那晚之后你是我的!”艾格西大喊,“我以为我们——我们之间有过什么,而且我们将会……但是——”榛绿色的眼睛对上吃惊的棕色,“我做不到……”艾格西说,声音绝望而颤抖,哈利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是艾格西已经离开了,门在他的身后大敞着。
  
  留下哈利坐在那里,睁大眼睛,感觉他的心好像从胸腔里被扯了出来。
  
  他凝视着墙壁,同时努力压下与孩子无关的恶心欲呕,如此过了大约十分钟,哈利终于呼叫梅林,回家。
  
  他连续多日没有回总部,事实上,他根本没有下床。


注:

1.下划线代表原文的斜体字。

2. emotionally bankrupt: 因为感情受到伤害而筑起围墙保护自己,不再接受新的感情,也不让自己表达感情,一旦感到与他人过于亲近就会自动保持距离,拒绝对方。感情破产的人情感极度匮乏,不愿与人建立关系。

评论(23)
热度(110)
  1. 君子书Babylove 转载了此文字

© Babylov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