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哈生子相关,主英文同人渣翻,不能接受者慎入!

【授权翻译】【蛋哈】Breakeven 第十三章(非ABO生子)

Breakeven

作者:theshizniiit

翻译:srdxfy


第十三章


  茶杯碎了。
  
  它现在成了陶瓷碎片,散落在四处,精美的镶金雕刻在晨光照耀下闪闪发光。
  
  哈利一点也不惊讶,毕竟,是把它扔出去的。
  
  他不久之前都还一直觉得挺好,然后,在他走向厨房的途中,所有事情同时击中他,就像个小孩(显然那时他是),他猛地将那个该死的东西朝墙上砸过去。
  
  操。
  
  那是他最喜欢的杯子。
  
  他没有再靠进厨房一步,因为首先,他已经不觉得饿,也不再有心情喝茶;其次,最好还是不要让自己踩到锋利的陶瓷碎片。
  
  他还孩子气地拒绝把它们清理干净。
  
  那他妈的又有什么要紧呢?也许他会打电话叫清洁服务,也许他会躺在床上直到死去。谁知道呢。可能性是无穷的。
  
  他以前是如此戏剧性和容易变得忧郁么?他不记得了。
  
  他现在就是这样思考他的人生。用‘之前’和‘之后’的模式。以前会是‘加入Kingsman之前’和‘加入Kingsman之后’。现在则是‘肯塔基之前’和‘肯塔基之后’。
  
  当他还有两只眼睛,还这么不中用,能确实像个该死的正常人那样功能正常,生活要他妈的容易太多。现在,他甚至无法顺利泡个
  
  他的内心独白近乎自我怜悯和悲伤凄惨,所以哈利选择只是噗通一声——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会‘噗通’?——坐在沙发上,然后操,他不知道,看……格雷厄姆·诺顿秀,还是随便什么节目?他到底喜欢看什么?为什么他会有一台电视?为什么他会有一个该死的客厅?他从来不呆在这,当他在家的时候他总是在他的书房里。
  
  他意识到自己以前从来没有休过假。甚至当他受了伤,他也是一直留在Kingsman总部的医疗中心,然后,他猜,在被确认身体足够健康到能够承受更多的枪击、爆炸、刀伤等等,他就会立刻动身前往世界的其他部分进行下一个任务。
  
  重点是,虽然他很喜欢,也花了很多精力装饰他的房子,他几乎不把它视为家。
  
  他几乎不了解这个地方,真的。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有某些东西,或者一个人休假在家的时候应该做什么,原因很简单,他以前从来没放过假。
  
  他甚至从来不想要休假。
  
  哈利是喜欢四处奔波的那类人。停留在一个地方超过一两天感觉就是一种失败和懒惰。
  
  尽管如此,哈利仍选择侧身蜷缩在沙发上,按着遥控器,跳过一个个频道。他无法阻止自己这么做,他疲累至极,就好像之前几天的昏睡完全没有任何效用。
  
  所有这些频道的内容全部都是使人头昏脑涨的差劲,完全无脑
  
  这个该死的东西只能播放体育比赛、新闻、脱口秀和日间电视剧?说真的?为什么人们会为这些事情疯狂?为什么都有了互联网,还会有人付费看有线电视?为什么还要在家里摆着电视机?为什么也这样?
  
  在无声的烦躁中他又按了更长时间,直到他找到,,最新一版哈姆雷特的电视录像。老维克戏院,他想。
  
  不是莎士比亚的忠实粉丝,但也只有这个能看了。
  
  演员的表演有些过火,虽然他不从事艺术工作,他仍需要以迷惑对方的名义做不少表演,好让任务按照他的预想进行,而他可以说自己相当地确信,饰演哈姆雷特的男主演真的应该把他的表演压下来一点。
  
  上帝,他是如此无聊
  
  就这样,一个小时延伸到两个小时,直到三小时后,这出戏结束了,另一出戏开始。
  
  而哈利已经睡死了。
  
  非常优雅。
  
  前门的敲门声最初并没有唤醒他,但是当它从‘请应门’变得更像‘快点开门否则我就要自己破门而入’,哈利惊醒了(他尽量不去想事实上猛烈的敲门声带回一些模糊但很明确的教堂屠杀的声音,在他脑中不断回响),他睡眼惺忪地眨了眨眼,从沙发上起身,摇摇晃晃地走过去。巨大且持续不断的敲击声碾轧着他的神经,哈利飞快地一下子从疲倦的状态转成非常烦躁恼火。
  
  他猛地打开门想要问操他的为什么——
  
  “艾格西。”
  
  年轻人僵住了,正要再次敲门的手停在半空中,而哈利有一种呼吸已经从他身上被击出去的感觉。他过去被击中腹部足够多次。他知道那是什么样的感觉。
  
  他开门开得太快,而且更糟的是,哈利没有心理准备会看到艾格西站在他前门的台阶上,他想的更多是一个推销员或者一个耶和华的见证人(注2)。一个他可以直接将门摔在对方脸上的人。甚至可能是一个子弹已经上膛准备再朝他脸上开一枪的刺客。
  
  不是艾格西。
  
  这……出乎意料。
  
  烦怒迅速从他身上流失,现在他只是紧张……和困惑。
  
  艾格西看起来似乎和他有一样的感觉,他的眼睛瞪大了,嘴角向下撇着,直到他面上的表情变得更加阴沉而坚定。
  
  “让一下,哈利。”他说,而哈利……照做了。他不知道为什么,这是他的家,最起码他应该先问几个问题,看在上帝的份上,但是他由着这个年轻人从他身边挤进去,而直到这时他才注意到艾格西手里提着几个超市购物袋。
 
  就这样,哈利最终站在他的门边,木然地听着它咔哒关上,锁销弹回原位,一边看着年轻人直直走进厨房,头也不回。
  
  哈利向上看着天花板,斜着眼叹气。想起他之前正考虑继续回去睡觉。
  
  显然艾格西心情不好,但如果他不高兴,那都是哈利的错,而如果那是哈利的错,为什么艾格西会在这里
  
  他又在门边站了一会儿,听着男孩在他的厨房里转来转去忙忙碌碌做着天晓得的事,当他听到艾格西的咒骂,他感到自己的嘴弯出一个缺乏幽默感的微笑。他看到那个碎茶杯了呢。
  
  等到哈利晃到厨房边朝里面偷看,艾格西正在电炉上的煎锅里煮着什么,瓷器的碎片已经被扫起来,放在垃圾桶里。
  
  “你在做什么。”哈利面无表情,而这不是一个问题,因为问问题需要调动情绪而他现在真的没有那个精力。
  
  “我看起来像是在做什么。”艾格西冷冰冰地说,用铲子戳着他正在做的不知道什么东西。
  
  哈利不会让事情变得简单,而且他发现他正采取比以往任何时候能做到的都还要难以相处和敌对的态度:“看起来像是你闯入我的家,现在在给自己做早饭,一边还跟我摆架子。”哈利说,“而且,请允许我提醒你,在我的家里。自己硬挤进来,没有提前通知。”
  
  “我不是在做我自己的早饭,这是给你的。”年轻人说,声音平淡无波。
  
  “那为什么这会是正在发生的事?”哈利回复,他发现不知何故他似乎无法让自己踏入厨房。就好像艾格西已经接管了那个空间而哈利只是一个访客。
  
  “因为我知道你在照顾自己这方面就是个废物,尤其是现在。”艾格西说。
  
  “首先,不,我不是。”哈利辩驳道,“其次,为什么,我想请问,你会来承担矫正我行为的责任?”
  
  艾格西翻了个白眼:“你上次吃东西是什么时候?”
  
  哈利……毫无概念。显然他花了太久的时间来回答这个问题,因为艾格西只是眨了下眼睛然后说:“就是这样。”
  
  哈利的眼睛眯了起来:“即便如此。”他抬高声音问,“你为什么在这。”
  
  艾格西拿出一个盘子,把煎锅里的东西放到上面,哈利现在能看到那是一个煎蛋卷,“这个问题我已经答过了。”他说。
  
  哈利瞪着年轻人,看着他经过自己身边,将餐盘放到餐桌上:“坐下。吃。”艾格西要求道,转身走回厨房。
  
  “你不能就这么走进别人家里,然后开始给他们下命令,艾格西。”哈利发着牢骚,没有移动。
  
  “坐!下!”艾格西从紧咬的牙关里挤出两个字,抓起煎锅将它放进水池里。
  
  哈利翻了个白眼,但是动了起来。他发现,越快搞定这个,就可以越早独自一人,而且他真的很厌倦再和这个年轻人争执。
  
  即便如此,哈利还是愤怒地戳着食物。他不确定艾格西是否注意到了,因为从他坐在桌边的位置,他能看到年轻人在厨房里四处转着,像个沮丧而紧张的人形飓风,将他带来的食物一一放好。
  
  哈利不是小孩子。他能自己去超市买东西,非常感谢。他低下头,戳着煎蛋卷,当听到脚步声走近时他没有抬头。
  
  “确实地吃进去。”艾格西厉声说,“别只是乱戳它。”说着,将几个药瓶放到他面前的桌子上。哈利刚张嘴想问这都是些什么该死的东西,艾格西就打断他。
  
  “孕期维生素。”他的声音听起来隐隐有些生气。
  
  哈利狠狠将叉子插进他的煎蛋卷,瞪着艾格西。
  
  艾格西又张开嘴,而哈利知道这是要再次责怪他没有好好吃东西,所以在艾格西的话还没出口前,哈利咬了一口蛋卷然后狠狠瞪了眼对方。艾格西随即闭上嘴,翻着白眼回到厨房,将袋子里剩下的东西清空,分别放进橱柜和冰箱。
  
  艾格西想被他弄烦?好吧,他自己也很心烦意乱。他并不想挑起争端,也不是就想要表现得这么恶毒,但他就是没法控制自己。
  
  他吃着盘子里的蛋卷,眼睛来回瞪着维生素和艾格西。
  
  年轻人看到哈利吃完后就走了过来,端着一杯水,从药瓶里摇出两粒维生素,将它们放到盘子上,并把水放下。
  
  “吃了。”
  
  哈利瞪着艾格西。
  
  艾格西瞪回来。
  
  哈利更使劲地瞪对方。
  
  艾格西给了同样的回应。
  
  哈利继续瞪……然后吃了那两片该死的维生素。
  
  艾格西的脸上露出丝得意的表情,他端走盘子把它放到水池里。
  
  而哈利已经差不多受够了这些。
  
  楼梯上到一半,他听到一个恼怒的:“你要去哪?”
  
  “去睡觉。”哈利恶狠狠地说,“我是不是还被允许做这件事,或者你对此也有意见?呆着,或者离开。我要上床睡觉了。”
  
  他听到艾格西发出烦躁的声音,而他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注:

1. 下划线代表原文的斜体字。

2. Jehovah's witness (耶和华见证人):1870年代末开始的新兴教派,基督教非传统教派的一支,就是那个信徒不献血也不接受输血的教派。这个教派的传道方式通常是有组织的到某一地区挨家挨户上门拜访,不感兴趣的人会觉得是种滋扰。

评论(36)
热度(108)
  1. 君子书Babylove 转载了此文字

© Babylov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