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哈生子相关,主英文同人渣翻,不能接受者慎入!

【授权翻译】【蛋哈】Breakeven 第十五章(非ABO生子)

Breakeven

作者:theshizniiit

翻译:srdxfy


第十五章


  他喜欢洛克希的公寓。
  
  这是个小公寓,窗户很大,光看这些它就已经真的很不错,但他喜欢洛克希的公寓,是因为她装饰它的方式如此忠实地体现了……她本人。
  
  艾格西对他最好的朋友的了解之一是她喜欢方格花纹。
  
  她也喜欢紫色。
  
  因此,室内的装潢着重运用了紫色的格子。理论上这个设计听起来很俗气,但是洛克希成功地让它看起来真他妈的酷毙了。
  
  好吧,如果有人能做到这点,那就是洛克希。
  
  她无疑很好地利用了Kingsman的高薪,这点他可无法怪她。他将来也会这样,一旦他妈妈和黛西的生活安定下来。买房子、买车,给黛西找一所好的私立学校占用了他大量的私人时间。他一点也不介意,因为他喜欢确保他的家人生活得很好,而他现在的购买能力差不多是这些总和的三倍还多。在Kingsman的任务间期,花时间陪陪他的妈妈,带黛西去动物园,有时间就尽量抽空和贾马尔、莱恩聚一聚,他没有剩下太多时间为自己买东西或者去哪鬼混。而现在这种时间甚至更少了,因为他要照顾哈利。
  
  然而他也没有其他的选择。
  
  洛克希打开门,一言不发地用力拉着艾格西的外套把他拽进屋,拖到厨房中岛旁的高脚凳上。
  
  她走到另一端拿出两个酒杯,往里面倒了红酒,将其中一杯推到艾格西面前:“说吧。”
  
  艾格西深吸口气,喝了一大口酒,几乎干了整杯,然后把所有事情都讲了出来。他无法对洛克希隐瞒太多,虽然他从不轻易相信人——从九岁开始一直被迪恩毒打差不多把那从他身体里挤了出去——他信任洛克希。她是他最好的朋友。
  
  所以他什么都说了。
  
  女孩倾听着,手肘支在台面上,手里拿着酒杯,每当艾格西将空杯向她倾斜、无声请求时,就往他的杯子里添酒。当他全部说完,她看着他,挑起一侧眉毛,紧接着说:“哇,这可真是一团糟。”
  
  而这就是为什么他爱死洛克希了。她不会试图喷一些废话让一切看起来没问题。当事情真他妈的时她会承认。
  
  艾格西愁苦地点头。
  
  “而他不告诉你孩子是谁的?”
  
  “甚至连一点提示也没有。”
  
  洛克希看着他的眼睛,给自己的杯子倒满酒:“你爱他么?”
  
  艾格西顿住,痛苦地将额头抵在桌子上:“是的。”
  
  “告诉他。”
  
  他猛地抬起头盯着她:“什么?”
  
  洛克希挑了挑形状修剪得完美无缺的眉毛:“艾格西。那个男人在感情方面基本上完全是个音痴。他什么都不会知道除非你明确告诉他。就算你每天送花给他,他可能仍会错过重点除非你直白地说出来。Kingsman的这些特工们可能在很多事情上都他妈的令人惊叹。和工作无关的感情生活?没一个人擅长。”
  
  “他并不想要我,洛克希。”艾格西低声说,通红的脸上带了些醉意。
  
  “这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她若有所思地说,“在这件事上他就是个白痴。你比他更多地接触过这些垃圾的感情。再加上,他这段时间经历了太多,失去一只眼和所有那些。他目前不在思考问题的最佳状态,梅林无意中透露过,他拒绝接受心理治疗。”
  
  “什么?”
  
  “看到了?”洛克希说,“一个白痴。”
  
  “他不跟任何人谈?”艾格西回应着,一边给自己倒酒,“心理治疗是强制性的啊。如果我缺席一次梅林会扯掉我的蛋蛋。”
  
  “事情很不对,艾格西。”洛克希啜了口酒后说,“并不是表面上的。没人能在经历了被枪击中头部那样的事后还没有成吨的心理问题。他可能已经抑郁到操蛋的地步。更别提焦虑,因为突然间他就要有个孩子而你知道哈利是Kingsman现在的成员里最不圆滑的。他可能很担心那个孩子;可能害怕自己会搞砸。他的整个人生都彻底颠覆。他估计吓坏了而把自己封闭起来。”
  
  艾格西眨了眨眼:“操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洛克希耸了耸肩膀:“我能读懂人心,我猜。就是这点让我能胜任现在的工作。无论如何,我想说的是你必须对他有耐心。他现在的情况很微妙,不得不面对一大堆狗屎而我百分百肯定他完全不知道怎么应付。他现在的生活非常难以预测、晦暗不清。我肯定你那边的一些透明度会被对方感激的。”
  
  “只是,”艾格西叹气,“当我们……那晚在一起,我以为——”
  
  “我知道,艾格西。”她插了话,“但是就像我说的,情感上的音痴。他可能根本不知道你是想以那种方式要他。他需要被告知。而关于那个孩子,不管它是谁的,那人现在似乎已经没影了。”
  
  “那个混蛋可能离开他了。我打赌他知道后就他妈的逃了。估计是什么古怪的操蛋有钱佬。”艾格西愤怒地为哈利抱不平,“如果给我找出来那家伙是谁,天涯海角我也要逮到他然后把他的脸撕下来。怎么有人能像那样离开怀着他孩子的人?怎么有人可能离得开哈利?”
  
  “也许他不知道?”
  
  “嗯。”艾格西耸耸肩,“不管是哪样,那个人都配不上他。任何一个上了哈利那样的人然后拍屁股走人的都他妈的配不上他。对象是哈利那样的人,你就得留下来。”
  
  洛克希莞尔一笑:“我的上帝你已经彻底为他倾倒了。把这些话也告诉他。”
  
  艾格西翻了个白眼,然后也坏笑道:“那么为什么你不,”他开口,手指着她,“告诉我你和梅林又是怎么回事。”
  
  洛克希眯起眼睛:“哦,,不要。”
  
  ~
  
  时间是凌晨三点,艾格西坐在哈利家附近的公园里。公园很小,而且当然,在凌晨三点的时候里面空无一人,因为艾格西是唯一一个疯狂到这个时间还在外游荡的。然而太阳正在慢慢升起,这过程很美妙。他有时会带黛西出来看日出,她非常喜欢。
  
  他小口啜着早就已经冷透的咖啡,呆呆地盯着前方。他应该睡一会儿,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胃里拧搅着。这种不详的感觉就和迪恩情绪很差时他感到的一样。好像有事就要发生。
  
  他真的应该去睡觉,而不是坐在这里把自己的蛋蛋冻掉。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大半夜的在这里干嘛,真的。
  
  他精疲力尽。
  
  操这可真可悲。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们居然又干了一次,但那意味着什么。确切的说?现在要怎样?他们要忽略它么?表现得好像那事压根就没发生过?他们会在一起么?哈利可曾想过要他?他爱哈利,但是如果对方希望艾格西离开让他独自一人那他会照做的。那会痛得像掉进地狱、他的心会慢慢死去,但他会做的。但哈利会那样做么?如果另一个家伙其实还在又该怎么办,如果——
  
  艾格西越来越习惯这种尖锐的头痛。
  
  他一直在想哈利。他试着不去想,但坦白说这样艾格西他妈的就是在糊弄自己,因为不管怎样他几小时后就要回那个男人的家,所以把他屏蔽在思想外看起来根本他妈的无济于事。
  
  哈利·哈特,那个人不知道父母曾经虐待自己,甚至为他们辩护。(而艾格西甚至不愿去想事实上哈利曾经被洗脑而相信那是他应得的,或者相信他曾是一个无法管束的小孩而当时他的行为就是个正常的儿童,因为一想到这就会让艾格西感到恶心暴怒。)
  
  哈利·哈特,那个人劫持了一架飞机然后把自己丢进混乱中,只因他暗暗地害怕无所作为。
  
  哈利·哈特,那个人似乎能从任何困境中活下来。
  
  那个他四个月前共度夜晚的男人,而且——
  
  艾格西眨了眨眼睛,眉头紧皱在一起。
  
  然后,就像一个个拼图碎片啪地一声拼到了一起。四个月……
  
  等等
  
  一阵强风吹过公园,树上的叶子沙沙作响。
  
  个月。
  
  一只松鼠从面前跑过。
  
  艾格西的眉头皱得更紧。事情已经过去四个月……而时间哪怕再长一点意味着哈利的身形应该已经开始显现,所以……他的妈妈怀孕四个月的时候看起来是怎样的?他……几乎看不出任何端倪。她的体重增加了一点但并不是太多,哈利看起来差不多就是这样——
  
  而哈利在那个时间跨度里会在什么时候有机会和其他人在一起?他刚刚从阿诺德教授的那场事故中康复离开医疗部,如果他们在那之后上了床,但又在他去肯塔基之前,也就是——
  
  四个月前——
  
  艾格西手中的纸杯掉在地上,咖啡溅了他一鞋。
  
  他完全没有注意到。


注:

下划线代表原文的斜体字。

评论(36)
热度(111)
  1. 君子书Babylove 转载了此文字

© Babylov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