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哈生子相关,主英文同人渣翻,不能接受者慎入!

【授权翻译】【蛋哈】Breakeven 第十七章(非ABO生子)

Breakeven

作者:theshizniiit

翻译:srdxfy


第十七章


  过了一会儿,幸福和激动让位给一个克制的、稳定的愤怒,而到艾格西敲哈利家门的时候,他的脸有一点红。
  
  他不打算大喊大叫。他不打算恶言相向。他打算——
  
  好吧,他打算怎样都他妈的无所谓了,因为哈利不来开门。
  
  房子黑漆漆、静悄悄的——他甚至从外面就能看出来——而艾格西感到担忧的藤蔓逐渐攀上他的喉咙,和在他体内四处乱撞的其他种种情绪混合在一起。
  
  他敲了好几次门,等了大约五分钟,然后环顾四周。
  
  这不是很礼貌……或合法。但是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别针,把它弯成正合适的形状,又一次看了看四周,然后开始撬锁。
  
  他知道怎么做这事的唯一原因是因为当他还是孩子时迪恩有时会把他锁在公寓外。所以,要么掌握另一项稍稍非法的技能,要么就大冬天的在外面冻死。
  
  艾格西选择在他的‘为什么-我是-一个-青少年罪犯’表格上又勾掉一个项目。总好过不得不在外面过夜。
  
  他还了解到大多数的锁都是大同小异的。不管是富豪的社区、中产阶级的社区,还是像他那样的穷人社区。通常富豪家的锁需要多费些功夫,但是如果方法正确,最终他都能听到那个‘咔哒’的讯号。然后门就开了。难怪人们会被入室抢劫。公平地说,艾格西特别擅长撬锁,虽然他现在严格地只在需要的时候用它。比如,任务需要,或者时不时的他会忘了带自己家门的钥匙,这个技能使用的频率仍然惊人的高。
  
  艾格西也好奇Kingsman特工也许应该有比普通人家更好的门锁和警报系统,不过话又说回来,事情不像是他们会被人追踪到家门口。这种事就根本从没发生过。梅林确保它不会。
  
  一个Kingsman特工从来没有在他扮成平民时被袭击。艾格西总有种感觉,他们采取了额外的预防措施好让特工们可以过一些普通人的生活。否则他们可能都会发疯。
  
  重点是,锁……它们通常都非常相似。
  
  因此,当哈利家的门锁咔哒响起并让他进到屋里,艾格西并不感到惊讶。
  
  他惊讶的是实际上哈利并不在他离开时的位置。而整间房子闻起来像……薰衣草?
  
  艾格西打开灯,站在客厅里。时间还早,所以艾格西真的期望哈利仍在沙发上,还睡着。他什么时候醒的?为什么房子这么黑?
  
  他看着沙发,眉头皱了起来。
  
  所以哈利醒了,而且——
  
  啊,该死
  
  艾格西的手从上往下抹着脸。哈利大概会认为他操了他,然后离开了他。
  
  
  
  好极了!他妈的做得好,艾格西!真他妈的干得漂亮,伙计!最高分
  
  “哈利?”
  
  他的声音仿佛石沉大海。年轻人双手插到口袋里,试图把自己的情绪整理清楚。他并不知道到底要做什么。他很生气,但又非常激动,同时他又很担心和恼火哈利会——
  
  “你怎么进来的?”
  
  这声音如利剑穿透空气,艾格西转过身,看见哈利站在楼梯上,看起来完全彻底地精疲力尽。然而他仍设法让自己看上去奇怪的整洁和得体,艾格西会觉得这很好笑,如果他不是感觉他想要尖叫、大哭和呕吐,同时的。
  
  他的妈妈会特别为他自豪。
  
  公平地说,在他一贯的孤傲、清高和冷漠的外表下,哈利看起来一点不像他的情况有多少改善。他的头发有一些蓬乱,眼睛有黑眼圈。而艾格西不知如何是好,他想要寻求一个答案,为什么哈利不告诉他孩子是他的;他想格外体贴关心这个男人以确保他有好好照顾自己;或者只是站在原地目瞪口呆地静止不动。
  
  上帝,他们都是他妈的一团糟。这个孩子铁定完蛋了。
  
  “撬锁进来的。”艾格西回答,尽力保持他的声音均匀平稳。
  
  哈利叹了口气,而艾格西本能地想要伸手去安慰他。
  
  他烦躁不安,努力让双手贴在身上。
  
  “那么为什么,”哈利问,“你要闯进我家?”
  
  艾格西的眼睛眯了起来:“通常,有人敲门时你会去应门,哈利,那是常规的做法。”
  
  那个男人看了他好久,空气因为他们不肯说出口的每件事而变得沉重,但是如果他们能停止针锋相对哪怕该死的只有五分钟——
  
  “所以你回来是要干什么?”哈利问着,面上毫无表情。
  
  艾格西翻个白眼:“上帝啊,我只是出去走了走。我没有离开你。”
  
  年轻人抬头望着哈利,只是从他脸上的表情就知道对方不相信他。
  
  “而且如果你能来开门的话,我是不会撬门进来的。”艾格西把话说完。
  
  这整个对话都愚蠢透顶。是他参与过的所有谈话里最他妈的毫无意义的一个,但他不知道如何开始一个更严肃的话题而不会把他们两人都惹火。他们都是如此浑身带刺、反复无常,哈利比艾格西更糟糕,但他们看来似乎无法停止伸手去扣对方的伤口,只要一有机会。
  
  这对他们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他们就是灾难
  
  艾格西自己已经感觉有点脆弱和戒备,而哈利——他被这个男人搞得极为恼火——看起来不像他能再承受更多的冲突。
  
  他看上去是那么的疲惫不堪、闷闷不乐
  
  艾格西想要解决这个问题,他真的想,但他们似乎无法停止互相撞得头破血流——
  
  “再见,艾格西。”哈利用一种已经放弃的语气说着,转身上楼。
  
  “哈利!”
  
  他没有回头。而艾格西把所有微妙的感觉都丢出窗外,因为看在老天的份上,他刚刚撬锁进了这个男人的家,恐怕他也没法比这更有侵略性了。见鬼的管它呢。
  
  于是,他追着哈利上楼。
  
  整个二楼充满了薰衣草的香气,艾格西迈上楼梯的最后一阶,转过弯,直直面对哈利,对方表情困惑,还有点被冒犯到,就像艾格西是一个以前从来没有在二楼出现过的幽灵。
  
  “什么?”哈利问,彻底被艾格西的举动激怒了,“这是做什么?你为什么在?”
  
  “你为什么沒告诉我?”艾格西脱口而出。他已经厌倦了和哈利绕着那些话转圈跳舞。他们要做这件事,他们要把话讲清楚,而且他们要一起解决这个问题。他们必须这么做。
  
  他不会再让他们欺骗自己,或是欺骗对方,哪怕只多一秒钟。
  
  哈利的脸瞬间变得苍白,眼睛微微睁大,随即冷淡的面具就滑回原位。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他回复,眼睛看向别处,肩膀紧绷。
  
  “别——”艾格西开口,“就,别这样——好么?为什么?”
  
  哈利不看他。只是眨着眼睛,盯着艾格西身旁那面墙上的某一点。年轻人深吸一口气,压下被哈利的沉默引发的烦怒,努力记起洛克希说的话。
  
  抑郁。
  
  创伤。
  
  更不必提还未解决的童年虐待。
  
  ‘冷静。’,他告诉自己,忍耐着不出声,‘保持冷静别嚷嚷别生气。”
  
  “哈利?”艾格西又试了一次,竭力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稳,“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哈利眨着眼,艾格西无法不注意到他看起来面色发青,恶心、害怕、疲累、不堪重负、郁郁寡欢。
  
  深深的、深深的不快乐。
  
  很长一段时间后,年轻人叹气,用手抹了一把脸,吸了一口气。他很生气,很受伤,但现在不是考虑他自己的时候。而他能接受这点。
  
  归根结底,他的妈妈培养了一个绅士,即使他可能不是完全符合某些高等级的标准。
  
  正因如此,他上前轻轻拉起哈利的手,有些惊讶对方没有把手抽走,反而让艾格西引领他。年轻人把他带到床边,轻声说:“你应该睡一觉。”他安静地等待一个有些迷茫的哈利·哈特在床上躺好,然后踢掉鞋子,脱下外套,爬上床躺在他身边。昏暗的房间里,哈利睁大棕色的眼睛看着艾格西,当艾格西把他拉过来靠在自己胸口,双臂环绕在他身上将他轻轻抱住。
  
  “睡吧。”艾格西柔声说。
  
  他们有很多话要说,有很多事情要争论,但是现在,艾格西感到哈利在他怀里放松,而他的内心有一种悄然的满足。


注:

下划线代表原文的斜体字。

评论(24)
热度(104)
  1. 君子书Babylove 转载了此文字

© Babylov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