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哈生子相关,主英文同人渣翻,不能接受者慎入!

【授权翻译】【蛋哈】Breakeven 第十八章(非ABO生子)

Breakeven

作者:theshizniiit

翻译:srdxfy


第十八章


  他不太肯定自己什么时候睡着了,但他知道当他睁开眼睛时艾格西是清醒的。哈利的头仍靠在艾格西结实的胸膛上,他能听到对方平稳的心跳声。这给了他一种莫名的安慰,给了他一些东西可以集中注意力。虽然这并没有改变事实上他仍然和入睡前一样困惑茫然。他也在努力回避身体感受到的那种家一般的温暖,当他意识到他在这里感觉是多么的安全,在艾格西的怀抱里。
  
  他们一直维持着之前的姿势,而哈利想不通为什么这个年轻人会抱着自己。他不是气坏了么?
  
  这不是哈利想象中的进展。他预期的是一个全面爆发。也许有人被捅死。一个核弹爆炸了?他不知道。
  
  他没有料到……这个。他期待炸弹爆炸,或者类似的,一场灾难,硫磺和火海,全部这些。
  
  尤其是在他没能回答年轻人的问题之后。那种恶心的感觉仍然让他的胃上下翻转,而所有他选择不告诉艾格西的理由似乎都是完全幼稚和愚蠢的,更不用提弥漫的不安全感和怯懦软弱。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是一个白痴。而且他没有任何籍口。没有一个对他而言再说得通了。
  
  哈利把一切弄得一团乱。就像往常一样。就像他从小做的那样。
  
  现在,他在各个层面各种意义上都搞砸了,只希望自己就此消失。
  
  他和过去的自己完全不同。他变了。而且不是向更好的方向。他变得更加软弱
  
  “你思考得太大声,甚至我都能听见你在想什么。”艾格西轻声说,而哈利感觉自己的身体和大脑都瞬间被紧张的神经接管。
  
  “我以为它对你会是一个负担。”哈利失口说道,随即闭上眼,在心里大骂自己居然就这么把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想法说了出来。他不是那个意思。他什么都不想说的,但现在事情变成年轻人知道他正在试图为自己做解释,而实际是他真的没有任何籍口。他无法为自己辩护。再也不能。他仍把头埋在艾格西的胸前,努力倾听他的心跳,试图阻止缓慢地在他身体里扩散的,取代温暖的恐慌。
  
  哈利不想看向对方的眼睛。
  
  自我—保护?也许
  
  怯懦?更贴切
  
  哈利只想找到一个黑暗、安静的空间,让他能在那融化,不复存在,因为他仍在持续不断地把事情搞得一团糟——
  
  “你真的认为我是那么低级?”片刻之后,年轻人缓缓说道,哈利能听到他声音中的伤痛。
  
  哈利震惊地睁开眼,因为不,这正正是和他之所以瞒着对方的原因完全相反——
  
  “不,艾格西!”哈利急急反驳,声音带着些许慌乱,“当然不是!只是……你还这么年轻,有这么多的潜力和可能,你将来的人生有太多可以做的事,只要不被束缚在——”
  
  “你认为和你在一起会束缚住我?”艾格西问,谨慎小心地,而哈利没有错过这个事实:艾格西开始轻轻抚摸他的后背,带来一种奇妙的安慰,它很有帮助。“我认为你只是把你的想法强加到我身上,亲爱的。那些可不是我的想法,那些是你的。你的脑子在给你捣乱,哈利,净告诉你些谎话。”
  
  哈利不知道说什么,除了一阵沉默:“我以为我做的是正确的事。你不需要在已有的这么多负担之上再增加这个。”
  
  他感到艾格西发出了一个一本正经的轻哼:“绝对是强加,而且我想你自己也很清楚这点。”
  
  哈利忐忑不安,他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这种情况近来发生了很多次。他已经逐渐习惯。这他妈的太可怕了。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哈利有一种尴尬的想哭的冲动,而他不知道具体是为什么。他不能肯定他以前的生活中是否曾经有过快乐,但他肯定现在没有,而他没有任何办法改变这个现状。他不习惯于如此无助;他总是有个计划;他一直对自己有把握。所以即使所有事都变得一团糟,他至少还能够将它转变到可以忍受。即使他无人陪伴、别无他物,他有Kingsman,而且他还有他自己,他的头脑和他的能力。
  
  现在他哪一样都没有了。他的身体甚至不再是他的——甚至被损坏到无法修复的地步——他的头脑破碎凌乱,动辄背叛他,而他无法再做他年复一年紧紧抓住的工作。他的能力已经被侵蚀到什么都不剩,他几乎百分百肯定他再也无法握枪,更不用说开火。他甚至无法第一次尝试就抓住门把手。他甚至还无法调整自己来适应自己的残疾(上帝,他他妈的是个残疾人了不是么?他只是一堆老迈而无用的肉块在一点点消磨时间直到死亡)。他甚至无法取下绷带看那个伤痕累累的空眼窝,他的眼睛曾存在的地方。他无法面对它。他甚至不能忍受去触碰它。
  
  上帝,他少了一只
  
  时不时的,这个事实就会像一列呼啸的火车撞向他,茫然无助的感觉涌进他的身体,深深埋入他的骨髓和意识。他曾经是那么敏锐犀利,但现在他的大脑充满了厚重的迷雾,无法消散。他同时感觉自己在逐渐消失,又感觉是在爆炸的边缘。
  
  他正在成为他反感的一切:软弱、无能、迟钝、无助、懒惰。
  
  哈利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哭,直到他感到下方的艾格西嚇了一跳,这时他才注意到并尽他所能地快速坐起来,以防年轻人判定哈利确实他妈的精神不正常并且想趁他还能走的时候及时抽身。最好赶紧离开年轻人的胸膛好让他能以最快的速度迅速逃出大门。毕竟,他知道这就是他预想的结局。艾格西总会在某个时刻受够了他,然后他就会离开。
  
  一部分的他也知道自己所顾虑的事并不怎么像是艾格西会做的,因为这只是他有病的大脑在对他撒谎。他究竟有什么毛病?为什么他的脑子里会出现这么多让他沮丧的想法?唯一的目的就是让他难过?为什么它现在做的全部事情就只有这个?为什么它就不能配合他、协助他?
  
  内心更深处,意识中的一小部分,他知道艾格西不会离开。哈利和他斗过、吵过、拒绝过他、朝他大喊大叫……伤害他。然而出于某种原因那个年轻人还是回来了。这很……可怕。
  
  如果年轻人离他而去,那会很可怕;如果他留在他身边,那还是很可怕。
  
  哈利怎么都赢不了。
  
  他忙着控制住他的呼吸,尴尬地擦着脸,因为讲真的他是一个他妈的该死的成年人他不应该这样哭得像个小孩子——
  
  哈利感到艾格西温暖的双手握住他的手腕,轻轻撬开他的手指把它们从他的脸上移开,突然间艾格西的眼睛充满了他极其有限的视野。
  
  “呼吸。”他轻声命令,而哈利照做了。
  
  艾格西将拇指按在他的腕上测量脉搏,他仍感觉像纯粹的狗屎,但他得到了某种保障。艾格西的存在让他安心
  
  “不要想那么多。”艾格西温和地说,眼神柔软。
  
  “办不到。”
 
  “那就试试。”
  
  “对不起。”
  
  “为了什么?”
  
  “所有的事。”
  
  “我想我们都犯了一些错误,亲爱的。”艾格西低声说,看着他们的手,缓缓让两人的手指交叉缠绕在一起。哈利试着不要过多去想这个事实,当年轻人叫他‘亲爱的’时他紧张到胃都在翻转(以及这让他感觉多么难以置信的该死的幼稚),或者那个年轻人一直管他叫‘亲爱的’(他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艾格西盯着他们的手又多看了一会儿,咬着嘴唇,思考着。
  
  “我……他妈的非常生气你不告诉我。”艾格西的声音绷得很紧,顷刻间哈利的胃变成了身体的主导。他试着让两人的手分开(然后,——他不知道——离开?逃跑?再一次?冲到他的书房,打开他的笔记本电脑然后买张去阿根廷的机票?他没有主意。)但是艾格西用锐利的目光盯着他,而他的身体完全僵住,模糊地感觉自己好像就要吐了。为什么突然间他会如此顺从这个年轻人?什么时候事情发展到对方只要用一个眼神就可以阻止哈利?发展到哈利完全照着他说的一切去做,没有任何抱怨,就只是这样简单地毫无保留地相信他?
  
  “我还没说完。”艾格西说着,深深看进哈利的眼睛,“但是……我想我能理解?一点点?你是怎么想的。”
  
  哈利的心脏在胸中猛烈锤击,胃上下翻转。
  
  艾格西深吸了一口气,握着哈利的手收紧,垂下眼:“我……想要留在这。为你,为我们的宝宝,好么?”
  
  哈利依稀知道年轻人还在说话,但是他似乎突然无法集中注意。一切都淡化成了背景噪音,而他的思维茫然地绕着圈徘徊。
  
  我们的宝宝
  
  在某些时候,哈利似乎已经忘了在他体内生长的活物其实是个孩子。他变得过于超脱,他已经很久没有把他身体里的这个孩子考虑成一个孩子。它一直只是一件东西。就像他的身体只是一件东西。和一件家具没什么区别。
  
  基本上,哈利意识到从他的脸被子弹射中以来,他并没有真地实实在在地把任何一件事放在心上,但它进一步证明了他已经知道的事:他会成为一个糟糕透顶的家长。谁会他妈的忘了自己的孩子是个真实的大活人,而不是什么寄生虫或是他们不知道该如何解决的麻烦?
  
  但那是一条生命。它是一个婴儿。而且它将来会哭、会笑、会尖叫还会呕吐,很有可能吐得他全身都是。
  
  恐惧一下子击中他,与此同时艾格西一只手移上来托住他的脸颊,将他从彷徨而慌乱的思绪中扯了回来。
  
  “哈利,你走神了,亲爱的。”年轻人说道,而哈利眨着眼睛看向他。房间瞬间恢复了色彩,他也再度存在。
  
  “抱歉。”他说,他几乎认不出自己的声音。他不知道它是怎么改变的但它确实与以前不同了。它就像其他所有事情一样改变了,而且——
  
  “哈利亲爱的?”
  
  哈利又嚇了一跳,回过神来看着年轻人。
  
  “抱歉,再一次。”他说,感觉像个绝对的蠢货
  
  艾格西没有接他的话,而是若有所思地凝视着哈利以至他开始觉得有一点惊慌失措。他是不是错过了什么重要的内容?艾格西生他的气了?他会不会离开而且再也不想——
  
  “这种情况最近经常发生么?”艾格西问,面上现出一种奇怪的表情,哈利觉得他应该能够确定那是什么,但是他的脑中依然一片空白而似乎无法准确将它定位。
  
  “什么?”
  
  “你。失去时间感和走神?”
  
  哈利眨着眼,意识在粘稠的糖浆里移动,试图判断这场对话正朝着什么方向发展。
  
  年轻人仍抚摸着他的下巴。
  
  “我……不知道。”哈利缓缓开口,“我不记得了。”
  
  艾格西点点头,目光放软:“那么,答案是‘是’。”
  
  啊,担忧。那个表情是这个意思。
  
  他在担心他。
  
  “但是我很好。”过了片刻,哈利回答,这句话甚至连他自己听来都像是个谎话,但因为年轻人的缘故他还是试着说了。年轻人用那种审视的目光看着他,让哈利觉得对方能看透自己脑子里想的每一件小事……
  
  “我要和你一起住,哈利。”艾格西缓缓说道,握紧他的手。年轻人的眉头皱起,嘴角向下撇着,担心和忧虑使他看起来比他24岁的年纪要大一点。
  
  这让哈利无比难受。艾格西的那份担忧
  
  他不应该来担心他。艾格西应该和与他年纪相仿的人在一起。他应该去参加派对,或者去听音乐会,或者做任何他喜欢做的事,和他的朋友一起,他的同龄人。他应该和另一个二十出头的人约会。他应该在他还年轻的时候尽情享受人生的好时光。而不是握着一个很快就会脱胶、开线和散架的可怜老男人的手。他应该远远、远远、远远地离开哈利因为哈利是——
  
『 “真难管!”当他在房子里踩出一串泥巴脚印,他听到他的母亲尖叫,胖乎乎的白嫩脸颊被打出一大片青紫色的淤肿。他只有五岁,并不太明白他做错了什么……  』
  
  哈利是——
  
『    ‘执拗的、有毒的、麻烦的、讨厌的。一个绝对的儿童怪物。’他的父亲这么形容,幼小的哈利·哈特从高大男人冰冷、幽暗的阴影里倒退出来,感到每过一秒,一个如墨般漆黑的淤伤就会在他的手臂和躯干上绽开。呼吸突然变得非常困难而他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吸气,胸腔里就有什么东西开裂,而他的整个身体都在疼。就在几分钟前,他高兴地向他的父亲介绍他在玫瑰花丛附近的石头旁发现的小乌龟。他很兴奋,想把它展示给什么人看。他以为这个带壳的小动物很可爱。显然,他的父亲并不同意……  』 
    
       哈利是——
    
       哈利是——
    
       哈利是——
    
       是——
    
       “哈利?”
    
       他猛然惊到,再次看向年轻人,现实迅速重新聚焦,那速度太快,所有事物一下子都出现他的视线里而突然变得太过明亮。他立刻感到不堪负荷,透不过气来;他的手不停颤抖,而他狠狠咬着自己的舌头,这种幼稚的行为他曾以为自己很早以前就不这么做了。艾格西的一只手仍放在他的脸颊上,眼中满是忧虑和震惊。哈利想叫他离开,但是如果他张开嘴,他知道他就会开始抽泣。或过度换气?或两者都有?他的脑子是怎么了
    
       “让我们去弄些吃的,你得吃点东西,亲爱的。”艾格西说着,站起来。他不知道年长的男人是否听出他声音中无法完全隐藏的焦虑和忧心。哈利·哈特并不好。
    
       他妈的根本没有一点能算好的。


注:

下划线代表原文的斜体字;『』内也是斜体。

评论(28)
热度(118)
  1. 君子书Babylove 转载了此文字

© Babylov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