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哈生子相关,主英文同人渣翻,不能接受者慎入!

【授权翻译】【蛋哈】Breakeven 第二十一章(非ABO生子)

Breakeven

作者:theshizniiit

翻译:srdxfy


第二十一章


  随后,延续了好一段时间,他状态良好。一切都很正常。
  
  但是紧接着艾格西必须回去执行任务,而哈利被抛进另一个循环里。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他应该早就清楚艾格西一定会在某个时间不得不回去工作。但这并不是唯一的一件事,会令他像现在这样震惊地看着桌对面的艾格西。
  
  哈利眨着眼:“什么?”
  
  艾格西看着他,试图(而且失败了)克制住脸上的笑意:“我妈找到份工作,但她找不到人帮她照看黛西。她跟我说小家伙在公园里遇见你的时候似乎很喜欢你……”
  
  哈利盯着艾格西,好像他已经失去了理智:“在她和我碰面的三分钟里喜欢我,与必须一整天都和我呆在一起可是有很大的区别,艾格西。而且我想象不出这间房子里有什么东西能让一个小孩开心。”
  
  “她有自己的玩具,而且差不多任何东西都能让她开心。”艾格西回答,“她不会惹麻烦的——”
  
  “我肯定她不会,那不是我担心的事。”哈利说,“我几乎记不住每天早晨吃我的维生素,你要我如何能记得按时喂她之类的事?”
  
  艾格西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乐不可支地看着哈利:“好吧,人类了不起的一点,哈利——尤其是小孩子——是他们会告诉你他们需要什么。如果她饿了她就会跟你说的,相信我。”
  
  “她会被我眼睛上的绷带吓到。”哈利耸耸肩,他尽量不去过多地想这处损伤,就像每次它被提起时他做的那样。他知道如果他想得太多,他就会被丢回前不久还身处的黑暗之境,他也知道将来的某个时刻他还会再次垮掉,但他想要尽可能地延迟这一刻的到来。
  
  艾格西翻了个白眼:“她已经看见它了。没觉得那有什么可怕的。她好像只有两英尺高,哈利。她能看到你的墨镜后面。”
  
  哈利张开嘴想要继续抗议,但他再也找不到任何籍口。他甚至不能用他糟糕的精神状态做借口,因为最近他一直很好。总算有一件事抑郁症可能是有用的,而结果他正处于情绪的高峰。操。
  
  “好吧。”他叹了口气,在艾格西朝他得意地微笑时瞪着对方。他有一种幼稚的冲动,想把自己盘子里的一块西兰花弹到艾格西脸上。他好容易忍住了。
  
  “那么,我该在何时期待这位小客人的到来呢?”他问道,双臂交叉起来。
  
  “明天早上。”艾格西欢快地说,“一大早。”
  
  哈利直到躺进坟墓里都会否认他刚刚作为回应发出的那声毫无绅士风度的呻吟,但艾格西只是嗤的一笑,吻了他的额头,就行动起来去洗碗碟。哈利盯着他的背瞪了片刻,然后起身过去帮他。
  
  好吧,至少他不再感觉像要死了一样的可怕。艾格西从他手里取走盘子,一只胳膊绕过去搂住哈利的腰——把他拉过来吻了一下——而他不得不承认,年轻人的笑容使他对这种境况的苦恼少了几分。
  
  ~
  
  哈利随后决定他将会他妈的照他想做的那般尖酸刻薄,当他在早上六点被一个西装革履、满脸笑容的艾格西叫醒。
  
  “早上好,亲爱的。”艾格西有些坏心眼地奸笑着,而哈利瞪着他(或者该说他试图瞪他,艾格西的笑声告诉他那不是很有效,但话又说回来,现在是他妈的早上六点),依然半睡半醒。“我妈带着黛西很快就来了。”他说完,在哈利的鬓角印下一个吻,好像这就会让他在受到这一切不公正待遇后还能心情愉快。
  
  “我要为这事恨你。”哈利打了个哈欠,而艾格西在房间另一端的更衣室里呵呵窃笑(什么时候艾格西把他的衣服都搬进来了?为什么哈利没注意到?)。
  
  “这事可没那么糟。”艾格西大笑,“Drama queen。”
  
  “你先是把我的肚子搞大,现在又来这个?太残忍了!”哈利像演戏一样夸张地说,“这样的背信弃义什么时候能结束?”
  
  “永远不能!”艾格西爽快地回答,再次亲吻他。
  
  这是除了每天服用孕期维生素外哈利最直接地承认自己怀孕了的一句话,而他能感觉到房间那头的艾格西整个人都在发光,差不多像个灿烂的太阳。他只能尽力不去想它。任何一件事。如果他开始思考他的眼睛、孩子、Kingsman……他会再度崩溃。所以哈利做了他最擅长的:
  
  压抑,压抑,压抑。
  
  从他出生那天起,他的头上仿佛一直飘着一团永恒不变的乌云,一段时间后,他学会要么无视它,要么将它作为一种优势利用起来。但是在他被击中头部后,它不再只是一团乌云,它变成了雷鸣、大雨和闪电。但现在,它又恢复成仅仅是一片云。有些东西笼罩着他,但也是他能暂时无视的东西,直到它再次变成一场风暴。
  
  而它总是会重新开始轰鸣的。
  
  ~
  
  他们围绕着彼此移动,就像两人一直都住在同一间房子里、睡同一张床、用同一个浴室……
  
  而且上帝,他们那么容易就过上了普通的家庭生活,哈利几乎能笑出来,因为事情似乎是在他完全没有留意的时候就发生了。突然更衣室和衣柜里放着多余的衣服,牙刷架上有了另一把牙刷,浴室的台子上出现另一瓶洗发水和须后水。这个房子不再只是他一个人的了。它是他们的
  
  他们已经成为了一对伴侣而他甚至没有注意到。整个过程是如此的自然和容易
  
  这可真不错,有事情能如此顺利地水到渠成,而不需要哈利费心思考以致想到开始头疼。他和艾格西,他们就是……这样。这几乎就像他们之中任何一人都根本没有其他可能的出路。
  
  哈利嘟嘟囔囔发着牢骚,把水泼到脸上,尽量避开绷带;而艾格西在往自己身上喷古龙水。他们共用浴室的镜子。习惯得仿佛是第二天性。
  
  哈利打着哈欠穿上他的长袍,而艾格西从同一个衣柜里挑了一条领带。哈利走进厨房泡茶,在艾格西从橱柜里取出茶叶时将两个茶杯摆好。
  
  门铃响了,哈利出去开门,因为艾格西正忙着拿糖和牛奶。
  
  就好像他们一辈子都是这样生活的。
  
  哈利打开门,迎接他的是清晨仍有些昏暗的天空,凉爽的轻风和一个表情腼腆(但一直微笑)的米歇尔·安文,怀里抱着一个睡意朦胧迷迷糊糊地四处张望的小女孩。哈利对此感同身受。
  
  “哈利,”米歇尔开口,“早上好!非常感谢你的帮助。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谢你才好。艾格西说你不会介意——”
  
  “这没什么,真的一点也不麻烦。”哈利说着,回以同样的笑容。和这项任务被猛然推到他身上时那种令人吃惊的突然性和本能的冲动一样,他发现自己真的不想让这位女士担心侵入了他的私生活。
  
  米歇尔给了他一个感激的表情,而哈利发现自己很高兴能帮到她。至少对一些人而言他还是有用的。
  
  “哈利!”黛西睡眼惺忪地喊着,转过身看向他,裂嘴笑起来。
  
  “早上好黛西小姐。”他回应道,从米歇尔手里接过这个幼小的金发女孩。突然间,他的怀里有了一个孩子,肩膀上挎着一个婴儿用品包,而艾格西从他身后大喊着向他的母亲问好。随着最后一次向哈利表达感谢,给了黛西和艾格西一人一个吻,米歇尔走了,门关上后哈利听到一个细小、犯困的声音问着:“这是你的房子?”
  
  他眨了眨眼,然后看向女孩:“是的,这是我家。”
  
  “真漂亮。”她打了个哈欠,小脑袋靠在哈利的肩头。
  
  “恩,谢谢你。”他回答,然后把黛西的包放在沙发上,抱着她走进厨房,她的哥哥正在里面倒茶。哈利站在那,思考他的厨房里有什么东西是小孩子喜欢吃的,这时他留意到艾格西正盯着他,面上带着一种他无法定位的表情。这让他的脸稍稍有一点发热。哈利将黛西在怀里换了个位置,更舒服地抱着她。艾格西脸上的那种表情加剧了。
  
  它看起来像……占有欲?
  
  “艾格西。”黛西笑着看向她的哥哥。刚才的氛围被打破了,然后艾格西凑过来问候、亲吻小女孩,不停挠她痒痒,害她在哈利的怀里笑着扭来扭去。等到年轻人离开他的妹妹,把茶端到桌子上,黛西已经彻底清醒,咯咯笑得合不拢嘴。
  
  “瞧你干的好事。”哈利叹了口气,“现在她真的完全了。是不是,黛西?”
  
  “是的——!”她叫着,高举手臂在空中挥舞。
  
  “现在我没法回去睡觉了。”哈利用一种萎靡不振的语气说着,将黛西放在沙发上。小女孩马上站了起来,开始探索她周围的新环境,他对此一点也不惊讶,而他还在一小口一小口喝着茶,试图让自己清醒。他看着黛西,有那么一丝(而且非常、非常疲倦)的忍俊不禁,直到艾格西从桌旁站起来,边吻他边在他耳边轻声说“你会做得很好。”,他抱起黛西,当她尖叫的时候在她的脸颊上极其夸张地重重吻了一下,告诉她要乖乖听话,同时朝哈利挑逗地眨了一下眼,然后走出大门。
  
  哈利深吸一口气。他现在得靠自己了。
  
  而他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黛西脱掉了她的小外套,在屋里走来走去,看看这,摸摸那,而哈利打着哈欠看着,直到小女孩走到他跟前。她用认真思考的表情看着他,然后问:“很困么?”
  
  哈利笑了:“有一点。不过没事。你想不想吃早餐?”
  
  蓝色的大眼睛睁得圆溜溜的,黛西兴奋地点点头。
  
  “好的。”哈利说着,转身朝厨房走,直到他感到一只小手滑进他的手掌里。他低下头,看见黛西正抬着头,满怀期待地眨着眼看他。
  
  哦,他现在明白了。
  
  “你想帮忙吗?”他问,而她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立刻说了声:“拜托——!”
  
  “当然。你想吃什么?”
  
  她思考着,小脸皱成一团,就好像这是她将作出的最重要的决定。
  
  上帝,这个孩子真的太可爱了。
  
  “吐司?”她抬起头问他。
  
  哈利笑着回答:“这个我们肯定做得好。”
  
  两分钟后,哈利指导黛西把面包片放进烤面包机里——女孩站在他从餐厅拿进来的椅子上,这样她就能够到流理台——当她按下杠杆让面包机开始加热,她高兴地叫着,看起来特别为自己骄傲,而哈利的心里热乎乎的。
  
  (哈利偷偷帮了她,当她压不下杠杆的时候从对着她的另一侧按下托架,但幸运的是她看来并没有注意到。)
  
  她对自己完成了让烤面包机开始运行的工作感到满意,转过身看着哈利,继续建议:“喝果汁?”
  
  “这个我们肯定也能圆满完成。”哈利回答,把她从椅子上举起来放回地面,看着她跑向冰箱。
  
  (哈利也有暗中帮她做这件事,当他看到她拽不开冰箱门,他越过她的头顶,用手指拉开门。庆幸的是,黛西这次也没注意到,相反的,她朝着他眉开眼笑,自豪地说:“你看到了吗?”,对此哈利的回复是:“是的我看到了!你是个非常强壮的大女孩,黛西。干得漂亮!”)
  
  烤吐司从面包机里弹了出来,哈利帮着黛西在吐司上抹好黄油,丝毫不意外她把黄油弄得满手都是,当他们到了餐桌边——哈利端着盘子、杯子和果汁,而黛西在他身边蹦蹦跳跳——他让她以为完全是她自己独立把果汁倒进杯子里(他站在她身后,稳稳地拿着果汁盒,然后迅速移开手,当她笑嘻嘻地看向他,再次为自己骄傲。哈利只是说:“太棒了,黛西。”并把纸盒放回冰箱里。)
  
  到了早上7点15分,黛西开心地大口嚼着吐司,兴致勃勃地四处观察着他的餐厅,同时进行一项场面壮观的工作:让她的早餐布满她的整张小脸。哈利不认为在他的人生中曾见过如此惹人喜爱的事物。
  
  她吃完早餐(并且随即把剩下的果汁撒了出来,伴随着圆睁的眼睛和一个小小的、难为情的“哎-呀”,这让哈利在伸手去拿最近的抹布时笑出声来),然后哈利让她坐到电视机前,感谢上帝的一些怜悯,他们竟然找到一个卡通频道。
  
  哈利也在沙发上坐下,黛西立刻依偎到他身边,打着哈欠。哈利意识到在黛西接管他家的这段短暂时间里他笑的大概比之前整个人生里可能笑过的总和都多。
  
  太过夸张的说法,是的。但现在这个就不是夸大其词了,不到十分钟后哈利往下看,发现黛西已经睡熟了。撇开孩子活泼好动的精力不谈,时间还很早,所以他把她抱在怀里,带她到楼上客房,把她放在床上盖好被子,然后关上房门。他决定自己也去躺一会儿。不是去睡觉,因为他需要保持清醒以防黛西醒来需要他,但也许只是……让他的眼睛休息休息。
  
  对。这是一个好主意。
  
  ~
  
  哈利在一只小手轻拍着他的脸和咯咯的笑声中醒来,当他睁开眼,眼前满满都是金色的头发。
  
  “醒醒,哈利!”她低声在他耳边唤着,和其他这样小的孩子咬耳朵时做的一样,也就是他们的悄悄话可能还不如说根本不‘悄悄’。
  
  “我醒了,黛西。”他边回答边坐起来,眨着眼睛将睡意的最后一点迷雾挤出去,“你醒了很久么?”
  
  黛西在他的床上蹦着说:“不,我也刚醒。”
  
  哦,很好。哈利看着她,接下来就想问她究竟是怎么到床上的,直到这时他的视线落在床边的一小沓厚书上,显然是她从床头柜旁边的小书架上搬过来的。
  
  “那是弄的?”他指着小女孩组装好的临时脚凳问。他知道屋子里没有其他人能做到这件事,但他仍然觉得印象深刻和困惑,因为是所有这么小的孩子都如此有创造力么
  
  她点点头:“我够不到。”
  
  哈利无言地眨眨眼。哇噢!
  
  黛西立刻进入下一个话题。“我们能玩游戏么?”她边问边开心地蹦跳。
  
  “当然可以。”哈利回答,把她从床上抱起来带下楼,“你想玩什么游戏?”
  
  “在我的背包里。”
  
  哈利把黛西放下来,她自己走过去找到了她的背包,从里面掏出一副印着卡通图案的超大号纸牌(明显专为幼儿所做的那种),然后握住哈利的手,拉着他和她一起坐在茶几旁的地毯上。
  
  他一直没有说话,安静地看着小女孩将卡片一一摆好,她脸上的神情异乎寻常的严肃认真、全神贯注,这让他忍不住发出一声轻笑。孩子们往往会把最小的事情都看得非常重要。这点相当可爱。
  
  当黛西很满意自己把卡片整齐地排成行,她坐下来,无比严肃地看向哈利。就像这是他这辈子要做的唯一一件最重要的事。哈利压下另一个想笑的冲动,控制他的面部表情表现得同样严肃认真,向她表明他对待这个游戏就和她一样认真。这是非常重要的事务。她看着他,坚定地点点头,好像一个正在执行任务的女孩。
  
  “好的。”她睁大眼睛,迫不及待地介绍,“游戏是这么玩的。”


注:

下划线代表原文的斜体字。

PS:我保留了Drama queen,感觉翻成‘作秀女王’‘事儿妈’或者‘小题大做’‘大惊小怪’都差点意思……

评论(34)
热度(112)
  1. 君子书Babylove 转载了此文字

© Babylov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