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哈生子相关,主英文同人渣翻,不能接受者慎入!

【授权翻译】【蛋哈】Breakeven 第二十三章(非ABO生子)

Breakeven

作者:theshizniiit

翻译:srdxfy


第二十三章


  哈利在凌晨4点13分醒来。
  
  他不确定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但他可以推测很可能是紧接着他和艾格西做了——
  
  重点是,他只穿着他的睡袍(勉强算穿着),而且他感到艾格西的东西在他的大腿间已经完全干了,而艾格西——同样几乎没穿什么——手臂相当有占有性地环在哈利的腰上。他努力试着忽略他有多么 渴望 珍视 喜欢这个,并将这想法从意识里推出去,慢慢地把自己从年轻人的禁锢中解开——对方发出了极度不满的声音,但仍然沉睡着——他在漆黑的房间里摸索着往相连的浴室走。某一时刻他的眼睛攫取了卧室宽敞的窗户外的景色,映入眼帘的是伦敦灰色的天空给地面上的所有东西投下一层淡淡的蓝色。哈利的心情亮了一些。他一直都很喜欢阴沉的天气。它具有一种宁静……又不可预知的神秘。有可能一整天都是平静无波的阴天;又或者它会变成一场飓风,或是一场猛烈的暴风雨。
  
  看到了么?无法预测。
  
  他欣赏这点。
  
  哈利的手滑过床头柜……衣柜……墙……墙……还是墙……门把手
  
  他关上门,打开淋浴,希望自己没有吵醒仍睡在床上的年轻人。黑暗中一切声音听起来都更加清晰响亮。水从花洒喷涌而出……
  
  然后,出于某种原因他就只是站在那里,穿着睡袍,任花洒里的水不停流着。视野里模糊的边缘是一个迹象,表明他此刻已经完全神游太空,他的眼睛并没有真的看进自己面对的淋浴间墙壁上的白色瓷砖。眨眼并没有让视线变得清晰,或者把他的意识拉回来,而他很快就接受了正在发生的事情,因为这样感觉……很不错,以一种奇怪的方式。活着,但并不一定扎根于现实。当这种状态结束时他眨了眨眼,将这个古怪插曲缠绕意识的最后几根绳索从脑中甩出去。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担心这种状况。
  
  哈利选择不去想它。但结果是他与另一件他一直试着不去想的事情面对面。
  
  他的腹部显然变得圆起来,这似乎是在一夜之间发生的。也许他之前一直没有留意(其实没有‘也许’……他心知肚明),但这个残酷的事实仿佛一记重拳直直击在他的脸上,导致他呆愣地在那里站了片刻,双手还一直抓着睡袍,好像正准备把它脱掉。
  
  哈利不熟悉精神层面的幸福和满足。他甚至都不太擅长确保身体平安无事(当他出外勤和执行任务时,他的主要目标是‘不要他妈的被打中你这个该死的笨蛋’,当然,这点上他总是失败。)。他的工作是那种要求你赔上自己的一切,无法保证你能活着回家的工种(如果你还愿意费心一个家,鉴于任何一天你都会在世界上随机的某个地方呆上天晓得多久的时间)。Kingsman一直为特工们提供心理辅导,甚至建议他们参加,但哈利从23岁被封为新任加拉哈德起就已经决定他不需要这个(尽管那个时候他的原话更接近于“操它的”。)
  
  但现在他想也许他以前应该——
  
  别在意了。
  
  他猛地拽下睡袍走入淋浴喷洒的水幕中。
  
  他注意到两件事。第一个,是事实上他的头发似乎比他记忆中的更长更浓密(哇哦,他近来真的没有去关注任何事物),长到当水冲刷过后,它打着波浪卷落在他的脖子上。第二个,是——再次——他一直回避的东西。他的肚子还不算大,但是很明显圆了,如果有谁看到,他们会知道他怀孕了。他……不知道该有何感受。或者,他对腹中的孩子有一丝一毫的感觉。某种类似完全漠不关心的情绪沉淀在他身体里,他有些希望他仍对这件事极度不快。这总比一只手来回摸着肚子却根本无法给出一个像样的反应要好得多。他假设其中一部分要怪责于事实上他最近一直对每一日自己做出的改变如此心不在焉。现在他终于让自己去思考这件事,他这段时间吃得多了(虽然不规则),而且选择尽可能不活动。
  
  他把手放在肚子上,深吸一口气。至少艾格西很兴奋。自从那天早晨哈利告诉他为什么自己会瞒着他,他们再没有讨论过这个孩子和他们的将来,但是现在他渐渐变得……焦虑?不安?他不确定。但他在想他们什么时候会计划去准备婴儿房或者……,艾格西有没有告诉他的母亲?当他向她坦白时哈利真的不想在场。米歇尔现在还算喜欢他,但知道这件事后她绝对不会。
  
  她可能会杀了他
  
  他可能会让她这么做
  
  不管怎样,这东西会需要一个名字。并且他们需要在将来安排谁来抚养它,因为很显然哈利不适合做这个。也许艾格西会带着孩子离开。他不会感到惊讶。他肯定艾格西的意思是他会在他怀孕期间一直留在他身边。哈利没有期望更多。还有,他也许到了约见医生的时间,尽管他真的不确定(梅林是那种会发出成吨电子邮件和短信的类型,这样,当他对你穷追到底、揪着你的耳朵把你拖进医疗部时你就没有任何借口,因为‘看在老天的份上哈利!35封邮件。我还给你打了15通电话!'他犯过一次带着一个流血的枪伤直接回家倒在床上的错误。在体验过与梅林的这个经历后,他真的不想再重复一次,谢谢。)他没有查看眼镜里的信息或者电脑或者任何通讯设备有……多长时间?过去多久了?现在是几月份?他应该知道的,但他……忘记了?
  
  真他妈的见鬼!
  
  他不知道自己的人生现在是往何处走,而且在这件事上他甚至没有真正产生任何强烈的想法。他不再希望他从没有怀孕,但他对此也并不感到高兴。他没有意见。他不再希望他还有另一只眼睛,但他也没有因为失去它而激动。再次,没有想法。他不再希望他没有受过枪伤,同时也不满意他被击中。
  
  也许他只是太累了。也许他只是需要再多一点睡眠。除此之外,哈利没有任何答案。
  
  他已经逐渐习惯这个,得不到答案。
  
  哈利意识到他一直在抚摸自己的腹部,他不知道他是在试图安抚自己还是……
  
  与他过去做的迅速把手抽开相反,他只是在意识里耸了耸肩,手上动作继续。这操它的有什么关系。他能不能好好摸他怀孕的肚子他妈的能对这个宇宙的运转有什么影响。
  
  这有个屁关系。没有一件事有。
  
  但他猜他会这样做下去,直到他死什么的。
  
  ~
  
  等哈利走出淋浴间,他已经将自己身体的每一寸都好好擦洗了一遍,他穿着睡袍离开浴室,发现艾格西坐在床上,头发乱作一团,睡意朦胧地眨着眼睛。
  
  “啊,你在这儿。”他打了个呵欠,“我正要去找你。”
  
  哈利耸耸肩膀:“只是去洗个澡。”
  
  年轻人对着他缓缓笑起来,伸出手:“到这儿来,亲爱的。”
  
  哈利怀疑地斜眼看他。
  
  “快过来。”艾格西面上的笑容加大,于是哈利照做了。
  
  年轻人将他拉上床,拽入自己怀中亲吻,哈利能感到他的睡袍被向后扯开,这样艾格西就能把手放在他的肚子上。
  
  好吧,至少艾格西这么做的时候感觉很不错。
  
  “你太棒了。”他喃喃念叨着,嗓音低沉,“他妈的太美了,为我……”
  
  哈利没有回答,只是接受对方充满渴欲的亲吻,沉浸在艾格西的抚摸和感情中,就像个可怜的东西,他清楚自己是。
  
  当他们终于分开,哈利知道自己的脸可能红了,而且唇上传来的感觉告诉他,他的嘴也应该像他所知的那样被吻得又红又肿,这只会让艾格西的视线由上至下扫过他的身体——他的手仍放在哈利微圆的腹部——当他再次从年轻人眼中看到那种暗沉、野性和饥渴的目光,如果哈利不了解对方,这眼神几乎是令人恐惧的。
  
  “真漂亮。”年轻人低吼着,将哈利的嘴据为己有,“如此美丽,而你是我的。这个孩子是我的。你们都是我的。
  
  哈利将接下来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都花在躺在床上。
  
  而等到他终于开始泡第一杯茶,艾格西挑选起今天要系的领带时,哈利不得不再冲了一次澡。
  
  ~
  
  “哈利!”
  
  “你好,黛西。”哈利朝米歇尔怀里睡眼惺忪但表情愉快的小女孩微笑,“你瞧,我告诉过你我们明天就会见面。”
  
  女孩的眼中焕发着光芒,眉开眼笑,米歇尔轻声笑起来:“她一直在谈论你,就没停过。‘哈利给我读帕丁顿熊’,‘哈利夸我聪明’。”
  
  他的笑容加深,因为米歇尔是如此彻底地被她的女儿逗乐了。虽然她的表情随即变得认真,目光柔和地看向他:“但是说真的……谢谢你哈利!这真的是卸掉了我肩头上的一个重担,所以实在——谢谢你。”
  
  “米歇尔。”他看着女子的眼睛回应道,“这不麻烦。没必要一直感谢我。我很高兴能帮忙,而且黛西这么可爱。”
  
  米歇尔微笑着,笑意直达眼底,然后他们的注意力都被转移了,因为黛西——这个小家伙似乎开始感到被忽视——伸手去够哈利(连带着抓握的手部动作),小嘴噘着。
  
  “好的,好的,霸道小姐。”米歇尔笑着将女儿递给哈利,同时把她的背包也递给他,“我该走了。黛西,做个好孩子,妈咪爱你。”说着,她亲吻女孩的脸颊,“哈利,就再多说一次,谢谢你。”
  
  “请让刚才这句确实成为最后一次。”哈利笑了,米歇尔呵呵笑着走向Kingsman的出租车,艾格西已经确保这个时间它是她的私人租车。
  
  “再见妈咪!”黛西挥手道别,米歇尔回头朝小女孩飞了一个吻,接着坐进汽车离开。
  
  哈利关上门,抱着黛西走回起居室,把她放到沙发上,脱下她的外套挂在衣架上,然后站在门边饶有趣味地看艾格西挠他妹妹痒痒,直到她满脸通红。当小女孩在沙发上逐渐平息大笑的喘息,艾格西最后啜了一口茶,亲吻哈利(并且偷偷伸手捏了他的屁股,在哈利发怒地瞪他时嗤嗤窃笑),然后走出家门。
  
  黛西蹦蹦跳跳地来到哈利面前,拽住他的裤腿,笑着说:“吃早餐?”
  
  哈利向下看着她,微笑:“当然,那么今天吃什么呢?”
  
  女孩抬高胳膊够向他,哈利把她抱起来,她随即建议:“鸡蛋?”
  
  “我们肯定能做好这个。”他回答,伴着轻轻的笑声。
  
  ~
  
  “去散步?”黛西在下午三点左右发问,从她面前的画纸和蜡笔堆中抬起头看向哈利——在黛西的坚持下——正坐在她对面——和小女孩一起坐在地上——当她靠在茶几前画画。
  
  “散步?”哈利重复了一句,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鉴于他第一次已经很清楚地听到黛西说了什么。
  
  她高兴地点头,金色的小麻花辫随着动作上下跳动。
  
  哈利想要说不,他确实想的。他不确定他今天已经做好了面对外界的心理准备,但小女孩看起来是这么兴奋,他知道如果他真的拒绝她,他一定会觉得自己恶劣至极。所以他听到自己说:“哦,好的。”
  
  于是他告诉黛西留在原地,他很快就回来,而她兴高采烈地点头,继续画她的画。
  
  而这就是为何他会发现自己站在穿衣镜前,调整他的领带,同时感激他的西装仍然合身并且让他看起来和往常一样,小肚腩被很好地隐藏起来。他帮开心地扭来扭去的小女孩扣好外套的扣子,戴上他的墨镜,确保自己带了钱包和钥匙,然后穿上他自己的大衣。
  
  他记得自己穿着这件大衣参加了艾格西的测试,就是那场他被绑在铁轨上的忠诚考验。
  
  那感觉就像上辈子的事。
  
  只是作为防范措施,他带上了他的雨伞、暗针手表,将印戒滑到小指上,又在口袋里塞了一个打火机手榴弹。
  
  你知道的,和年幼的孩子出门时需要带的那些东西。
  
  “好了黛西,准备好了吗?”他说着,目光转向小女孩,小小的身体包裹在她的外套里。
  
  “是的!”她咧嘴笑开,双脚蹦跳着。
  
  哈利笑了,牵起黛西的手打开门。
  
  ~
  
  哈利发现,和小孩子一起走路确实会迫使你放慢脚步,仔细欣赏四周优美的环境。你不能走得太快,并且显然他们不管怎样都会将每一棵树、每一粒鹅卵石、每一座喷泉、每一栋色彩鲜艳的房子、每一只小鸟和每一朵鲜花都向你指出。有这样一个小导游,你永远不会错过任何事物。
  
  但不久住宅区的街道就落在身后,他们走过一排排小巧而古朴的小商店——它们令黛西着迷——直到这个小女孩深吸一口气,直直看进一家商店的窗户里,哈利看到这是间玩具店。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抓着哈利的小手兴奋地攥紧了。
  
  “你想进去看看么?”哈利询问,并且一点也不惊讶他会得到异常热情的点头回应,接着这个幼小的女孩拉着他走向那扇亮丽的红色大门。
  
  当他们走进商店,门铃‘叮’地响起,这让黛西嘻嘻笑了起来,然后她拽着哈利走过一个个分区。他知道她只是在四处观察,还没有什么东西吸引到她的注意。
  
  直到,当然了,毛绒玩具区。就是这时女孩吸着气,笑容加大,蹦蹦跳跳。下一刻哈利轻笑出声,因为他被彻底遗忘了。就是这样,直到她开始把玩具拿回来展示给他看,把它们塞进他手里,并且告诉他它们是什么。他操纵其中一个(一只斑点狗,看起来似乎是)让它去戳她的小鼻头并且亲吻她——这让她兴奋到发狂,显然——然后她再次跑开了。但这给了哈利一个想法。他看着黛西,密切注意哪一个玩偶她看起来最喜欢。最终有两只:一只紫色的小猫,带着淡淡的薰衣草香气,就是直到你把它加热(用微波炉,够奇怪的),然后香味会变得浓郁一些。也就是说,与温暖结合起来应该能特别舒缓情绪。根据黛西拿给他看时他从标签上读到的信息,它可以用来哄孩子睡觉(他肯定她不知道这件玩具有这项功能)。
  
  他留意到黛西似乎更偏爱带香味的玩具,因为第二个玩具是一只大毛绒驼鹿,有一双棕色的大眼睛,和它的皮毛颜色匹配,而且闻起来像巧克力。
  
  “巧克力驼鹿!”她兴奋地叫着,把它展示给哈利看,然后紧紧抱着它,开心地喃喃自语,“软软的。”
  
  “黛西。”他开口,“我一会儿就回来,可以么?”
  
  “好的!”她回答,随即再次被驼鹿吸引,并没有注意到哈利走向收银台。黛西还在他的视线范围内(因为尽管这个街区很安全,他拒绝任何发生意外的机会),但庆幸的是她的注意力足够分散,没有看到哈利转向柜台后的年长女性。
  
  “我想买薰衣草小猫和巧克力驼鹿,谢谢。”他轻声对她说,暗中指向几英尺外看着玩具的小女孩,“如果能不被她发现……”
  
  女子面上的表情亮起来,表示理解,她把手指放在嘴唇上,做了一个全球通行的‘安静’的手势,接着点点头,悄声说:“请稍等。”随即她就消失在后面的仓库里。
  
  哈利眨了眨眼,很快她就回来了,鲜艳的红袋子里装着两只毛绒动物,把它递给哈利,嘴上挂着笑容。他付了款,表示感谢,把袋子放到身体另一侧,黛西就不会看到。
  
  “走吧,黛西。”他唤着小女孩,“还有更多的商店等我们去探索呢。”
  
  “好的!”她回应着,把毛绒动物放回货架(非常轻柔地,他留意到,就好像她相信它们确实也有感觉),然后冲到他身边,抓住他的手,抬头向他微笑,“准备好了!”
  
  哈利笑了,领着黛西走出商店,朝街对面人行道边的小长凳走,这样他们就不会挡着别人走路。她跳起来爬上长凳坐下,两条腿前后晃着,哈利在她面前蹲下,把袋子拿给她。黛西的小脸不解地皱了起来,从哈利手里接过袋子,眼睛一直看着他。随即,她的表情兴奋起来:“礼物?”
  
  “我想是吧,是的。”
  
  然后她打开袋子,发出不可思议的高音、快乐的尖叫,就是那种似乎只有年轻的女孩子们才能制造的高频共鸣。哈利呵呵地笑出声,在他能从紧紧拥抱着他的尖叫声中回过神前,他发出了一声相当不体面的“嗯哼”。黛西几乎要把他撞倒了。
  
  “谢谢你!”她高声叫着(就在他耳边,确切地说。他的耳膜能撑过今天么?他不太肯定。)
  
  “不客气。”哈利回答,回抱住她。
  
  黛西松开他,把那只大毛绒驼鹿抱在胸前,小脸埋了进去:“好软。”
  
  他笑了,她看起来是那么高兴。孩子们可以从任何事物中找到快乐,即使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比如一个闻起来像甜点的玩具(真的很像,他闻过了。这……蛮有趣的。)
  
  目前看来黛西似乎和那只驼鹿分不开了,所以哈利提着还装着毛绒小猫的袋子,朝她伸出一只手。
  
  “我们可以走了么?”他问,低头看着黛西。小女孩兴高采烈地抬头看他。
  
  “当然!”她回答,紧紧将驼鹿抓在身边。
  
  ~
  
  最终他们走进了一家甜品店。
  
  哈利并不真的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他们就是在这里了。他眨了眨眼,显然他们现在已经从置身于户外灰蒙蒙的清凉空气中变成看着玻璃柜里一排排精致的小蛋糕。
  
  “你想吃一个吗?”他问黛西,心中已经大概知道答案会是什么。
  
  “想!”她脆生生地回答。他们的交流让柜台后面的女子笑了起来。
  
  “好的,哪一种?”
  
  她看了一会儿,直到她的视线落在一种特定的蛋糕上,并且停留的时间比其他品种更长。
  
  “巧克力驼鹿,巧克力蛋糕!”她对着怀里的毛绒玩具说,指着那块淋着巧克力的小蛋糕,“请给我那一块,谢谢!”她说,看着哈利的双眼闪闪发亮,笑容灿烂。
  
  “那就是这块了。”他回答。
  
  哈利点了那块巧克力蛋糕,让黛西坐在店里其中一个圆桌前,并努力保持她的头发在她吃的时候不落到蛋糕上。吃到最后,他们都哈哈大笑起来,因为结果是黛西的脸上涂满了巧克力。他帮小女孩把脸擦干净,把她抱回地上,递给她她的毛绒驼鹿,牵起她的手,然后他们走在回家的路上。
  
  “我真的好喜欢我的玩具。”当他们往回走的时候,黛西抬头看着哈利说,“谢谢你。”
  
  “不用客气,黛西小姐。”他回答,而她因为这个昵称咯咯直笑,把她的玩具抱得更紧。
  
  ~
  
  最后,那只薰衣草毛绒猫确实完成了标签上说它能做的事。
  
  他们回到家时,黛西的精力显然已经完全耗尽了,但是当然拒绝承认,她不想睡觉,想和她的玩具们玩耍。所以哈利拿出那只猫,阅读了说明书,把那东西放进微波炉加热三分钟,取出来,确保它不是太热,然后把它递给正在看动画片的黛西。当她感到小猫是那么温暖,她的双眼不由得睁大,玩具散发的香气让人放松,确保她正好在四分钟内睡着了。
  
  哈利轻轻将一个枕头垫在她的小脑袋下面,把毯子盖在她身上,然后坐在椅子上,正对着睡着的小女孩,翻开一本书。

  

注:

下划线代表原文的斜体字。

评论(10)
热度(96)

© Babylov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