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哈生子相关,主英文同人渣翻,不能接受者慎入!

【授权翻译】【蛋哈】Breakeven 第二十四章(非ABO生子)

Breakeven

作者:theshizniiit

翻译:srdxfy


第二十四章


  哈利一点也不意外艾格西找到他们的时候,他和昨天同一时间的姿势差不多。
  
  他正抱着仍在打瞌睡,昏昏沉沉的黛西(她拒绝放开那只依旧温暖、散发香气的毛绒小猫),轻轻摇晃着在房间里四处走动。
  
  艾格西斜靠在门口,用和昨日一样的那种深沉目光看着他,而哈利努力试着保持自己的注意力不被年轻人吸走。毕竟,米歇尔现在应该随时可能出现,来接黛西——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
  
  艾格西拿来妹妹的背包递给站在门口的母亲,他的目光终于能够勉强从哈利身上移开,用一个拥抱和笑容欢迎她。哈利一手抓起毛绒驼鹿,抱着还在打盹的小女孩走到门口。她的母亲看到自己的女儿,面上的表情愈发柔和,当她从哈利怀里接过黛西把她放在胯上时,她才注意到那些玩具。
  
  “哈利给我买了驼鹿。”黛西迷迷糊糊地说,“还有小猫咪。”她补充道,将手里的毛绒小猫推到妈妈面前。
  
  “我们出去走了一小会儿,路上经过一家玩具店。”哈利一边解释一边将毛绒驼鹿递给米歇尔。
  
  “哦,哈利,你不必这么做!真的。”米歇尔红着脸说,眉头因为自己的女儿让哈利破费的情况而紧皱起来,脸色也不太好。
  
  “这不算什么,米歇尔。”哈利回答,试着安抚慌乱的女子,“几乎没花什么钱,相信我。”
  
  她深深吸气让自己平静下来,把挡在脸上的一绺头发捋到后面:“你真的很体贴,哈利。谢谢你。”
  
  哈利点点头,和仍然昏昏欲睡的黛西说再见。艾格西亲吻他的母亲道别,哈利则回到客厅把他下午看的书收起来。大门关上了,户外的冷空气进入屋子冷热循环造成的穿堂风平静下来。哈利把书放回到书架上原来的位置,而之后的事情完全证明他已经变得有多么缺乏警觉,因为他根本没听到年轻人走到他身后,所以当他转身,毫无意外地直直撞上对方。从艾格西脸上缓缓绽放的色色的笑容、紧贴上来的身体和放在哈利屁股上的双手判断,这看起来似乎是他计划的一部分。
  
  艾格西就在客厅的地毯上要了他。而哈利由着他做了,因为他有多么努力试图不去细想,他该死的就有多么渴望艾格西的关注和触碰。就像他的身体知道他才是那个想要这些的人,他只是遵照本能的需求作出反应。
  
  接下来的泡澡及时舒缓了地毯摩擦造成的轻微的灼痛感,哈利肯定他的肩膀上有些擦伤。他坐在温热的水中,背靠在艾格西的胸膛上,闭着眼睛感受年轻人的手抚摸他的腹部。
  
  在这种时刻,他几乎觉得……还有希望。
  
  “我们需要想个名字。”艾格西喃喃低语,亲吻着哈利的后脑勺,“而且按照梅林的说法,你该去见医生了,亲爱的。”
  
  哈利随口应了一声表示同意,他慢慢吸了一口气,然后说:“还要准备一个婴儿房。”
  
  他没有注意到艾格西陷入一阵沉默,直到对方再次开口。
  
  “我之前一直都在……想这件事。”艾格西开始的语速很慢,双手环住哈利将他抱在怀里,“还有,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反对……买个房子。一个大点的。你知道的,这样小家伙可以有地方跑来跑去四处玩耍,不是么?如果有个后院……”
  
  哈利眨着眼睛。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回应,因为这些话暗示艾格西想和他在一起,而他首先需要思考清楚那意味着什么。但他猜艾格西的想法是有道理的,而且不管怎么样,这又不像它真的至关重要,所以他只是敷衍地耸耸肩,说:“这听起来蛮不错的。”
  
  “真的?”艾格西反问,向前探身好看着哈利的脸,“你愿意做这些,和我一起?”
  
  哈利眨眨眼:“是的。”
  
  年轻人开心地笑起来,吻上哈利潮湿的头发。
  
  哈利不是很清楚他是因为什么如此高兴。
  
  ~
  
  “你得告诉你母亲,找个时间。”当两人在黑暗中蜷在一起,哈利告诉艾格西。
  
  艾格西环着他的双臂收紧,嗤笑的声音里裹着浓浓睡意:“别玩了,哈利。”
  
  “我没有。”哈利的回答带了点抵触的情绪,而直到艾格西挪动位置,坐起身打开床头的小灯,他才看到年轻人脸上的表情。
  
  “你是认真的?”艾格西边说边看着哈利皱着眉头的样子,努力试图忍住大笑的冲动。
  
  “对,我是。”哈利坦白地回答,他又糊涂了。而当年轻人笑着吻了他,坐回原位看着他的时候肩膀还因为忍笑不停抖着,哈利更加困惑不解。
  
  “怎么了?”他忍不住提问,眉毛紧紧皱在一起。
  
  “哈利,”艾格西笑得直喘气,“亲爱的。她已经知道了。她知道有一段时间了。”
  
  哈利眨眨眼:“什么?她知道了?我怎么会知道?”
  
  “是啊,亲爱的。我以为你早就猜到我会第一时间告诉我妈。她差不多把我搂到断气了。”艾格西呵呵笑着,一只手熟门熟路地从哈利的睡袍下溜进去摸他的肚子,“为什么这么惊讶?”
  
  “好吧,我想的是她不会太高兴,对——”哈利的手在他和艾格西之前摆了摆,“这件事。”
  
  现在轮到艾格西看起来糊里糊涂了:“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哈利可以举出一打该死的理由,但他决定只提最基本的几点。
  
  没必要把这场谈话导向一个过度消极的地方,他想。
  
  “恩,我比你大很多,这是一点。”他开口,眼睛直直盯着天花板上昏暗的灯光,“而且是我告诉她你父亲——”
  
  “哈利。”艾格西打断了他,“她知道我对你的感觉,而且老实说,她因为要做奶奶激动得要命。我去看她时她一直在说这事儿,我根本没法让她停下来。她只会为我过得快乐感到高兴。她觉得你人很好。”他耸了耸肩,深情地注视着哈利,“而她是对的。给黛西买那些玩具,把她照顾得那么好……”他说完,弯下腰亲吻哈利微圆的肚子,视线从未离开过对方的眼睛。
  
  哈利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然后艾格西吻了,轻缓而甜美,接着他关掉床头灯,把哈利拉过去,让他的头枕在他的胸口上。
  
  “你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想住么?”过了片刻,艾格西询问。
  
  “恩?”
  
  “将来带宝宝住的。”艾格西轻声说,一只手又放在哈利的肚子上,有意无意地摩挲着,“有什么具体的想法?”
  
  “地方要……安静。”哈利睡意朦胧地回应。
  
  艾格西轻轻笑了:“我会记着这点的。”
  
  房间里再没有一丝响动,除了两人平稳的呼吸声,过了一会儿,艾格西吻上哈利的额头,轻声低语:“老天,我爱你。”
  
  哈利已经睡着了。
  
  ~
  
  第二天一切就像前一日。
  
  他们做爱,冲澡,然后在艾格西穿衣服的时候哈利泡茶。
  
  很快黛西就窝在他的怀里,艾格西和他亲吻告别。
  
  他给黛西做早餐,给她读故事书,小女孩靠着他打瞌睡。然后他把她放躺下来小睡一会。当她睡醒,就蹦蹦跳跳地到他的房间要求吃午餐,下午两点左右她又提出要去散步。
  
  他完全依着她。
  
  哈利穿上西装,带上他的雨伞、戒指、打火机手榴弹和暗针手表(没有过度谨慎这回事,真的。),把吃吃笑着的小女孩裹进她的小外套里,她立刻兴奋地把哈利拉进户外凉爽的空气中,他必须努力跟上女孩的脚步。在外面哈利确实感觉好些,新鲜空气中的某些东西让他的心情亮了那么一点点。当黛西把他带到最近的公园时,他一点也不觉得意外。
  
  这就是那天他遇到黛西和米歇尔的公园。
  
  显然秋千在小女孩当中非常流行,因为黛西笔直地朝它们冲过去,而哈利在后面跟着她。公园里空荡荡的,除了零星几个慢跑的人,还有另外一个小孩和一个十几岁的青少年在一旁看着他们,所以秋千是空着的。黛西激动极了,于是哈利在后面推她,小女孩踢着两只小脚发出尖叫。
  
  “更高些!”黛西咯咯大笑,“还要更高!”
  
  “只能再高一点。”哈利告诉她,“我不希望你滑出去弄伤自己。”
  
  当他稍稍加了点力推黛西时她开心地大叫,这让她荡得又高了一些,也笑得更大声了,被风吹得乱蓬蓬的卷曲金发一直飘在空中。不久她就玩够了秋千,又拉着哈利去爬那个五颜六色的攀援架。他提心吊胆地在下面伸着胳膊以防她滑下来,但黛西平安无事地成功爬到顶端,面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快看哈利!”她朝着他喊,“我爬上来了!”
  
  “看看。”他站在地上为她鼓掌,“你好高。”
  
  “比你还高!”黛西大叫,双脚不停蹦跳。
  
  “是的。”哈利笑了,“比我还高。”
  
  “你看起来变小了!”她嘻嘻笑着。
  
  “是么?”他反问,不由得笑出声。
  
  “是啊!”
  
  他们就这样度过了接下来的两个小时。哈利看着黛西玩各种游乐设施,每次看到她打滑(虽然她从没有真的摔倒)都差不多要心脏病发作,并且对小孩子是那么容易得到快乐而会心微笑。
  
  在某一时刻,一个年幼却精力充沛的、有着一头卷发的黑人女孩——每一点可爱和兴奋都和小小的黛西小姐一模一样——和她一起玩起来,哈利亲眼见证她们以他见过的最快速度缔结友谊。
  
  黛西拉着小女孩走向攀援架,她们又叫又笑地在上面爬上爬下。
  
  然后不知怎的,普通的玩耍好像变成了一场追人游戏 (注2)。于是突然间两个小身体在公园里四处狂奔,发出的叫声大概相当于10个孩子。哈利发现自己暗暗焦虑起来,只希望她们中间没人摔倒。
  
  以后再出来他或许应该带些创可贴。
  
  “我想她是你的?”一个女性的声音响起,哈利转身,看到一个穿着红色风衣的黑人女子在朝他微笑。
  
  “是的。”他回答。
  
  “小孩子们是多么热爱公园,这点总能把我逗乐。”女子说着,抬头看了看午后的天空,双手插在口袋里。
  
  “我在想同样的事。”哈利附和对方,“虽然我不应该感到意外,黛西无论什么都相当容易兴奋起来。”
  
  她笑了:“我的小格蕾丝也是这样。我永远没办法让她静下来。来公园玩差不多是唯一能让她累到不想动的方法。我丈夫和我都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哈利微微一笑:“那种可以加热的毛绒玩具似乎能办到。”
  
  “它们真的管用?”她挑着眉毛问,“我想过买一个回来试试的。但是不太相信它能起作用。”
  
  “让黛西不到四分钟就睡着了。”哈利告诉她,很高兴有些事他觉得自己能帮上忙。
  
  “哇哦!”她回答,“那我真的需要试试它了。”
  
  这对母女需要比黛西和哈利早走,两个大人都带着宠爱的笑容在一旁观看两个小女孩互相拥抱说再见,好像她们从出生就认识彼此。小格蕾丝牵上她母亲的手,那名女子朝哈利伸出另一只空着的手说:“顺便提一句,我叫艾普尔。”
  
  他微笑着和她握手:“我叫哈利。非常高兴认识你们。”
  
  “我叫格蕾丝!”小女孩说,睁着大大的棕色眼睛笑嘻嘻地抬头看他。
  
  哈利轻声笑了,蹲下和她问好,伸出的手被格蕾丝高兴地握住了:“你好,格蕾丝小姐。”
  
  两人的互动让艾普尔不由得微笑起来,并且当格蕾丝非常热情地和哈利握手,和黛西一样蹦跳着,她轻轻笑出声。
  
  她们离开了(‘多么可爱的母女。’哈利想),黛西为自己失去玩伴沮丧地蔫了两秒钟,直到再次跑开。
  
  “只能再多玩一小会,黛西。”哈利告诉她,黛西倒吸一口气,似乎打算跑遍整个公园把所有东西再最后玩一遍。最终,哈利不得不过去把她从单杠上揪下来,而黛西笑得非常大声,当他猛地扑过去一把抓住她举起来,像抱一个足球一样把她夹在胳膊下面走向公园大门。她在哈利的手臂里扭来扭去,咯咯地笑个不停,金色的卷发揉得乱七八糟,直到他把她放到地上,牵起她的手。
  
  黛西在他身边蹦蹦跳跳,于是哈利推测她还不是很累,以今天的运动量她本应很疲倦了,考虑到等他们回到哈利的家,他一定会让她躺下再睡一觉,所以他们又在附近走了走。黛西向哈利指出各种鲜花,并和她看到的每个人挥手,如果对方也挥手回应,她就会笑得很开心。
  
  她在人行道上跳上跳下,蹦着越过每一个裂缝,采摘她能动的野花(哈利不得不阻止黛西摘住户前院里的玫瑰,于是她只敢碰外面草地上的蒲公英。)
  
  天空中的太阳一点点下沉,哈利注意到女孩因为精力耗尽慢下来,接着不情愿地打了一个呵欠。
  
  “我们要往回走么?”哈利低头看着黛西询问。
  
  “不要。还想再走。”黛西坚持道,抓着哈利的手把他一直往前拉。
  
  他猜多逛逛也不会造成任何伤害,而且如果黛西感觉太累,他只需要抱着她走一段很短的距离就可以回家,然后让她躺下来睡觉。一点也不麻烦。
  
  哈利让黛西领路,带他走到一个转角,这时他突然感觉情况有些……不对劲。
  
  哈利不知道是什么,但以防万一他把他们前进的路线导向家的方向。他什么也没有对黛西说,而且他们也没有加快速度,因为哈利真的一点也不希望吓到孩子,如果最后证实什么事都没有,只是哈利紧张的神经把他的脑子搞乱了,就像它们这些日子经常做的那样。
  
  他们经过几个路人,对方朝黛西挥手,礼貌地向哈利微笑,片刻之后,哈利放松下来。应该只是焦虑的问题,他猜测着,并为如此轻易就心慌意乱而暗暗自责。
  
  下一个街道是开了一些小店铺的那条,哈利领着黛西走在人行道上,现在小女孩选择跳到每道裂缝上(说真的,小孩子们是怎么想出这些游戏的?)。
  
  哈利就要问出口,但他被打断了,当他听到一个大喊大叫的男性声音,他觉得自己记得这个声音却不能定位到谁身上。他无法判断声音确切是从哪里传来的,而且他也听不太清那声音都说了些什么,但说实话,他一点也不想留下来搞清状况。
  
  叫喊是从他身后的某个地方传来的,而哈利根本就没考虑过转身去招呼这个在大街上把自己搞成一个绝对看点的家伙,无论那人是谁。靠着直接无视他人,继续愉快地走自己的路,哈利曾经避免了很多毫无意义的对峙,这次他也打算用同样的方法应对。
  
  但是黛西好像被冻住一般,定在原地一动不动。
  
  哈利担心地低头看她,心中警铃大作。小女孩的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小小的身体不停地颤抖。
  
  “黛西?”哈利跪在她身边询问,“你没事吧,亲爱的?”
  
  女孩看着他,圆睁的眼睛里满是惊恐:“我们得走了。”
  
  这点哈利完全同意,他正要把她抱起来,走一条最便捷的路回家,然而下一刻黛西看到他身后的某样事物,害怕地尖声惊叫,紧紧抓住他的胳膊。
  
  “喂!”那个声音大叫着,越来越近,“你在对我女儿做什么?”
  
  哈利转过身,面前站着愤怒、粗暴、胡子拉碴的迪恩·贝克。


注1:下划线代表原文的斜体字。

注2:原文game of tag,一种至少两人玩的追逐游戏,其中一人或几人追其他人,拍到对方(tag)后换对方负责追人。

评论(14)
热度(98)

© Babylov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