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哈生子相关,主英文同人渣翻,不能接受者慎入!

【授权翻译】【蛋哈】Breakeven 第二十六章(非ABO生子)

Breakeven

作者:theshizniiit

翻译:srdxfy


第二十六章


  最终当米歇尔来到门口接女儿时,是艾格西和黛西告诉她和迪恩的这次遭遇。
  
  哈利独自站在一旁(因为如果有什么是安文家的家事,这就是了),黛西告诉她母亲发生了什么,描述的准确和细节都令人惊叹。老实讲,哈利本不会在场(因为他今天已经有了足够多的社会交往,非常感谢),但艾格西牵起他的手把他带向大门。所以他被迫看着米歇尔的脸因为恐惧和担忧而扭曲,当黛西讲到迪恩袭击他的部分。
  
  “我的天啊,哈利!”她惊呼,“你没事吧?”
  
  “哈利打断了他的鼻子。”黛西得意洋洋地说,“然后留他躺在人行道上。”
  
  米歇尔惊讶地看着她的女儿,而哈利决定这可能是说话的最好时机。
  
  “没什么的。”他简单地说,“那不是一个很长的……冲突。”
  
  “哦上帝!”米歇尔痛苦地呜咽,眼里浸满泪水,“我真的,真的对这一切非常抱歉——”
  
  “米歇尔,这不是什么麻烦,真的。他几乎算不上一个威胁。”哈利语气坚定地说,因为他真的不希望这位女子因为哈利撞上她的前任而过分忧虑懊丧,“我主要担心的是他会在我不在的时候去找你和黛西。”
  
  这个认知一下子击中了米歇尔,她的脸色立刻变得苍白,这时艾格西说:“我会处理这事的,妈。别担心,好么?”
  
  米歇尔深吸一口气,看向她的儿子,勉强挤出一个紧绷的笑容:“有时候好像你照顾我要比我过去给你的所有照顾都多,宝贝。不过,谢谢你。”
  
  现在哈利感觉更加格格不入,自己好像闯入了一个珍贵的家庭时刻,他正要让自己不动声色地走开,这时米歇尔的视线猛地转向他:“而你,打什么架?”她叱责道。
  
  哈利讶然地眨了眨眼。
  
  “你怀着孕呢。”米歇尔气呼呼地提醒他(为什么每个人今天都要提醒他这点?他又没真的忘了),眉头紧皱,“你可能会受伤——”
  
  “也是这么跟他说的,妈。”艾格西说着,双臂交叉,用那种半是‘我告诉你了’,得意的、乐不可支的表情看着哈利。
  
  “我当时没有多少其他的选择。”哈利辩解道,感觉受到了抨击,“逃避可能会——”
  
  “禁止再打斗。”米歇尔指着哈利说,“你必须安然无恙,否则艾格西会发疯的。”说到最后,她对着他悄声耳语。
  
  “妈!”
  
  “怎么?”她一脸无辜地说,“这是事实。”
  
  黛西在米歇尔怀里嘻嘻偷乐,尽管哈利怀疑她真的听得懂他们在说些什么(而且哈利打赌她现在后悔没有小睡一下了,鉴于她开始不停打呵欠,而且在整个谈话中都可疑地没有出声)。
  
  “但我是说真的,哈利。”米歇尔狠狠瞪着他说。
  
  他张嘴正要反对,但下一刻他对上来自两双极为相似的眼睛的两组怒视。艾格西和米歇尔同时盯着他,而哈利立刻闭上嘴。
  
  这显然是一场他注定会失败的斗争。
  
  米歇尔朝他挑起眉毛,当他不得已地点点头,他没有错过她脸上一闪即逝的笑容。
  
  米歇尔和他告辞,黛西睡眼惺忪地挥手道别,然后她们离开了。
  
  而艾格西的手再次放在他的肚子上。
  
  ~
  
  “那坨狗屎有次揍了黛西。”艾格西的声音还算平静,但浸透了哈利之前曾在他眼中看过的阴暗怒气,“她的整个左脸都肿了起来,该死的好大一块黑青的瘀伤。”
  
  艾格西收紧搂着哈利的手臂,在床上挪了挪位置。
  
  哈利咬住脸颊内侧,提醒自己再碰到迪恩·贝克就杀了他。
  
  “我把他揍个半死。那个晚上我差点就杀了他。”艾格西继续,语气狠毒,“我是真的要干了。就拿把刀,他妈的剁了他。”他停顿片刻,接着说,“但我转念一想……如果我被关起来或者出什么事,我妈和黛西会怎么样?”
  
  他们陷入一阵沉默,但最终哈利开口:“黛西告诉我了,今天。”
  
  艾格西整个人瞬间绷紧,震惊地看着哈利:“她告诉你了?”
  
  “是的。我觉得她不知道那不是她的错。所以我和她谈了一小会儿。”
  
  “哦。”艾格西语速缓慢地说,“进行得如何?”
  
  哈利耸耸肩,在床上动来动去,试图找到一个比较合意的位置,尽管他的肚子让保持舒适变得越来越难。
  
  “我告诉她大人不应该打小孩,不论孩子做了什么,而如果他们动手,那意味着他们自己有问题。不是孩子。”哈利心不在焉地说,当他不得不把一个枕头挪开,他烦躁地叹了口气,“她说她明白了。差不多就是这样。”
  
  “嗯。”艾格西应了一声,而如果哈利一直有注意的话也许他就会预测到接下来发生的事。
  
  “为什么你相信对别人是这样,但对你自己就不是呢?”年轻人问道,双眼直直看进哈利的眼睛。
  
  哈利僵住了:“那不是——”
  
  “别说这不是一回事,哈利。”艾格西说,“因为它就是。”
  
  “我真的不这样认为——”
  
  “说真的,你为什么就不肯承认你的父母做错了?”艾格西问,“明明是完全一样的情况。”
  
  “那不一样。”哈利厉声喊着,坐起身。这个动作导致艾格西的手臂从他身上滑了下去,年轻人颇为伤脑筋地看着他。
  
  “它们怎么就不是一回事,那么?解释一下,行吗?”艾格西刺了一句,“怎么就不同了,你父母打你和迪恩——”
  
  “我现在不想讨论这个话题。”哈利表示,带着收场的意思,“我很累了。”
  
  “我也很累。但那不意味——”
  
  “我说了我不想谈这个,难道还不够么?”
  
  “不。”年轻人眼神强硬地说,“你以为我没注意到么,但是你没有……”
  
  “我没有什么?”哈利不耐烦地回道。
  
  他们现在分别位于床的两端,当艾格西大声嚷嚷的时候他一半身体已经离开床铺:“你没有任何响应。”
  
  哈利眨着眼看他。
  
  “看到了么?你就只是……这个表现。用这种该死的什么都没有的空白表情看着我。我告诉你我他妈的想和你一起买栋房子,你的全部回应就是‘好吧’。你只是顺着附和我想做的事而——你并不是……完全……在这。或者就像你根本不在这。就好像……好像你一直在等我离开之类的。”
  
  “哦,你不会么?”哈利狠声说,冷淡而疏远,他该死的一点也不明白这股愤怒从何而来,虽然他意识的一小部分向他建议了两个词:‘激素’和‘情绪波动’。他把它忽略了。
  
  “为什么他妈的你会这么想?”年轻人吼了回来,“就是我要说的,你不是……”
  
  “什么?”哈利反问,“你生气,难道不是因为你回来,在我的床上和我一起睡,却并没有抹去这些事实:我头部中弹,而且没有什么还跟过去一样?我不再是过去的我?我连最简单的事情也记不住,而且也许有点情绪低落?难道不是因为你回来和我在一起并没有治愈我?不是因为你英俊的容貌并没有让我落入你的怀抱,完全心理健康,并且满腔热情地要求你给我买一枚戒指,然后抱着我走向夕阳?不是因为你操了我,而我的世界没有开始下什么彩虹雨?”
  
  “你知道那不是我的意思——”
  
  “那你他妈的什么意思?”哈利猛地抬高声音,“你根本不是什么包治百病的神药,艾格西。现在搞清楚这点。我不会因为你在身边就奇迹般地好起来。我不到两个小时就记不得今天是什么日子,我的手还是抖个不停。你只是呆在这是不会让任何事变好的。也许对你而言一切都很不错,但你不是那个害怕拿起盘子的人,因为你可能突然情绪失控把它扔到地上。或者无法看你自己的脸,因为你会被提醒有一大块东西不见了。”他愤怒地指着脸上的绷带,继续说,“永远也没办法再持枪,而且我永远也无法再做任何我以前能做的事。我仍然无法第一次就握住该死的门把手所以别表现的好像在这里你是那个过得最艰难的人。”
  
  “你为什么要这么他妈的难相处?”艾格西大叫着站起来,一只手恼怒地抹着脸,“为什么?为什么你总要挑起争端?”
  
  “挑起争端?”哈利恶狠狠地说,“我说了我不想谈某些事,是硬把话题推给我,接着就开始大吼大叫,指责我态度冷淡,只因为哦是的,我就是全心全意地的日子过得更艰难——”
  
  “我是在试着——”
  
  “在哪个世界里那能算是帮助人的方法?”
  
  “在哪个世界,你不肯承认你是一个该死的虐待儿童的受害者的世界,你不肯承认你正怀着我的孩子的世界。”
  
  “那有什么关系?”哈利回答,“这又不像我不强调它,它就没有发生了,反正——”
  
  “你有没有想过那会让我有什么感受?”艾格西喊道,“你跟就要有个孩子了,但你甚至他妈的压根不提他。”
  
  “因为我根本就不想要什么小孩!”哈利大吼。
  
  世界突然静止了。一切都归于死一般的沉寂,他们只是望着彼此。艾格西看着哈利,张了张嘴,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哈利立刻把脸埋进手里。
  
  然后世界又开始转动。而且所有事物都移动得太快。
  
  当艾格西抓起他的外套,走出门,哈利拉过毯子盖在头上,并且发誓永远不再从它以及它提供的温暖和人造的安全感下面出来。
  
  而且如果哈利开始默默流下愤怒的泪水,很好,没人会知道。


注: 

下划线代表原文的斜体字。

评论(12)
热度(94)

© Babylov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