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哈生子相关,主英文同人渣翻,不能接受者慎入!

【授权翻译】【蛋哈】Breakeven 第二十七章(非ABO生子)

Breakeven

作者:theshizniiit

翻译:srdxfy


第二十七章 


  哈利没有睡觉。他无法入睡。
  
  那场争执一遍又一遍地在他的头脑里回放,他不断咒骂自己,因为为什么他就不能乖乖地把自己的嘴闭上?为什么他就不能简单地同意艾格西说的一切,保持安静?
  
  他不是有意的。至少他不认为他是。
  
  他非常愤怒,感觉被逼入了绝境,于是当时突然从他脑子里冒出的最黑暗的想法就这么脱口而出。
  
  令人不安的是,他甚至不知道那究竟是不是他真正的感受。
  
  不过那都不重要了。艾格西已经走了。
  
  哈利现在就能想象得出:艾格西的西装慢慢从衣柜里消失;他的牙刷神秘地失踪;他的外套被从衣架上移走。
  
  只是……离他而去。
  
  哈利不想这样,但那是他应得的报应。
  
  他……想要这个孩子,他认为。或者,他想么?他不知道。而这就是最糟糕的地方。他甚至不知道他是不是对艾格西撒了谎
  
  哈利都不知道他是如何看待自己的,他要怎么对其他人产生意见看法?他对什么都觉得无所谓。
  
  他需要帮助。
  
  哈利从不善于向他人求助,这个概念与他无关,尤其是涉及更深的感情层面。在一次任务中请求后援?行。要梅林加快某项道具的启动时间?可以。请一位特工同事和他对练来提升自己的反应能力?没问题。
  
  要求心理辅导?寻求精神上的支持和保证,因为‘我需要帮助、我感觉不对劲,我很害怕目前的处境,而且我担心自己可能会做什么糟糕的事?’,与脆弱和感情打交道?不,好。
  
  而且这甚至不是因为什么高傲自大的心态或者某种奇怪的超级大男子主义(哈利从没真的有过这些想法,因为他认为这很愚蠢,会这样想的人只有少得可怜的脑细胞),他只是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一个人要如何才能开口请人帮忙?
  
  他的父母从没有在任何事上给予过他助力,除了生下他,再无更多。他被丢给保姆照顾,当他傻乎乎地去找他的父母想要些爱抚或者帮助,他总是会后悔这样做。而到他六岁左右,哈利得出结论,和父母接触得来的淤青和伤口一点也不值得。那些照顾他的人也没有提供多少帮助。他们就和哈利从小不得不与之相处的其他成年人一样冷漠,很难说他们适合养育小孩或者让一个孩子觉得舒心和安全。他记得自己做了噩梦,想要一个拥抱,而那个女人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他那时五岁。
  
  他在一个富裕的家庭长大,这不是什么秘密,但那栋宅邸非常冰冷、空旷。对总共住在里面的人数来说过于巨大。那几乎就像他的母亲和父亲需要这样大到滑稽的房子好让他们能够远离对方,保持彼此的距离,远离。那栋房子缺少任何温暖的颜色(主色调是白、银和冰蓝,哈利一直认为这很匹配他母亲的眼睛和气质),没有任何温暖的感觉。他猜想这就是为什么当他购买自己的房子时,他决定要一个完全相反的。一个小巧的,精心布置的,温暖的家。
  
  他一直看着他的父母,疑惑着。为什么要生孩子,如果你根本就不想要?他们很显然并不想要他,但是足够诡异的是他又有60%左右肯定他们爱他,因为他们是这样告诉他的。每当他做错事(往往是因为正如他提过的,哈利是一个麻烦多多、极难应付的孩子)而被打屁股或者更糟,他们总是说‘我们这么做是因为我们爱你’。如果那不是真的,为什么他们要这样说?他们不是骗子,当他长到可以理解单词的含义以及语言和沟通的概念时,他们相当明确地告诉过他,他们是怎么看待他的,所以哈利不太倾向于认为他们在撒谎。在他的成长过程中,他们也确实为他提供了保护,间接地照顾他,尽管随着年龄增长,他越来越少看到他们。重点是,哈利相当肯定他的父母还是有一点点关心他的(足以纠正他反常的行为,用一种他们声称他能真正理解的方式,体罚),但他们或许并不是稳妥的父母形象的最佳例子。
  
  但是直到哈利进入一家私立小学上一年级,他才认识到所有的家长都不像他的父母那样。当然,他们开着和他父母一样的豪车,戴着和他母亲一样的珍珠饰品,和他父亲一样的闪亮的手表,但他看到某些……区别。其他孩子的父母居然亲自来学校接他们放学,对此哈利一直很困惑。他们没有保姆么?保姆不是应该用来代替父母的么?为什么其他孩子的父母会拥抱和亲吻他们?那是正常的么?那是所有父母都会做的么?也许是父母应该做的?每天那些家长来迎接孩子时,他的同学们看起来是那么的高兴。而他唯一感受过的就只有逼近的恐惧,当他不小心走到宅邸中他父母所在的一翼,被抓到在闻他母亲的香水或者偷瞄他父亲的领带。一旦他掌握他们在那栋大房子里的具体位置,他会以最快速度逃到另一边去。
  
  于是,哈利有生以来第一次怀疑,也许事情不应该是这个样子。
  
  无论如何,当校长瞥见哈利的淤伤而询问他后,情况急转直下。他什么都没说,只是看着女人慈祥的面容,不明白为什么她会那么费心去关注这些,直到他的父母被叫到学校,而他的母亲撒了个小谎,解释他是在花园里摔倒撞上了石头。
  
  而这之后他立即被从学校带走,余下的小学课程都是家教教的。
  
  他猜他的父母只是不能冒再被发现的风险。
  
  所以关键问题是,哈利不是抚养孩子的最佳人选。他和黛西相处得不错,是因为她已经具有一定程度的品行道德。在教育这方面米歇尔做得非常出色,真的,那个女孩是如此可爱。但哈利相当肯定总有一天他会把事情搞砸。他也一直被教导寻求帮助意味着你会遭遇比你预计的更多的麻烦。但是,也许这次是不同的。也许实际上他能——
  
  “哈利。”艾格西的声音传来,哈利感到床垫在倾斜,当年轻人爬上来躺在他身边。
  
  而哈利……惊呆了。第一,因为他从始至终没听见对方走进来;第二,因为他回来了。
  
  他回来了。
  
  “对不起。”哈利立即开口,转身面向对方,“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真的不是。对不起。我很抱歉。我——我只是——”
  
  “我知道。”艾格西安抚着哈利,而哈利慢慢向他靠过去,“对不起,哈利,我没想到你有这么多困难要面对,而我……我应该注意到的。我不是想要逼你,关于——”
  
  “我知道。”
  
  艾格西叹了口气,哈利能感到年轻人放松了。他就像个放气的气球一样把气呼了出来。哈利深吸几口气,努力试着不去过分细想他接下来要说的。然后……他卡住了。但现在再退缩已经太迟。艾格西正期待地看着他,哈利最后的想法是‘上帝,不要再表现得像个戏剧性的小女生’,接着他直视艾格西,开口说:“我想我需要帮助。”
  
  天并没有塌下来。
  
  ~
  
  哈利几乎立刻就后悔了。
  
  梅林真的没有浪费一点时间。完全没有。
  
  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跟军需官通话了,当看到他的眼镜镜片上稳定的绿色信号时(他已经很久没碰过)他并不是太惊讶,他戴上眼镜,只听到梅林非常坚定地告诉他,已经给他预约了两小时后Kingsman精神科的心理治疗。
  
  上帝,艾格西究竟是什么时候有时间告诉梅林,哈利正寻求帮助?
  
  他也试着不翻白眼,当他听到精神科这几个字。
  
  好的进展是,他开始能够在第三次尝试时抓住东西。所以这是好事。
  
  哈利不打算欺骗自己,他真的已经觉得操蛋的要窒息了。就像‘枕头-正-压在-他的-脸上’那样透不过气。但是操他的,是时候开始重新表现得好歹像个人样,所以他努力试着不抱有用针刺手表麻醉自己好摆脱接下来的事情的想法,而是确实地开始穿戴。
  
  他得知梅林还为他在第二日预约了一个医生。而他甚至对这个消息更加不感到惊讶。所以基本上,哈利预测他的整个周末都会毫无乐趣地度过。不过艾格西看起来很激动,这有极其微小的那么一点点帮助。
  
  尽管一部分的他仍然宁愿麻醉自己。
  
  当他被告知在心理辅导后紧接着就要去见一个精神科医生,这种感觉只会变得更加强烈。所有这一切一下子来得太多了,而他几乎马上就会拒绝去做任何一项,但是艾格西帮他打好领带并且……拿出一个眼罩。
  
  没有绳带,哈利仔细察看着-他猜测-那东西的内衬能很好地黏在皮肤上。它整体是海军蓝色,边缘用金色强调。
  
  哈利看着它,却不知道该是何种感受。他被年轻人的姿势触动,而且艾格西的笑容是如此明亮美好,但是不得不取下绷带、面对自己的焦虑让他的呼吸凝滞。他不希望必须去看那个损伤。一点也不想。他只想表现得好像它从来没发生过。
  
  不过话说回来,他肯定这就是为什么他首先需要的就是心理治疗。
  
  最终他不是那个做决定的人。艾格西握着他的手,让他坐在床上,然后跪在他面前,面上带着一种丝毫没有动摇退缩的微笑,缓缓地解开绷带。失去遮挡物让哈利感觉……异样的脆弱。更不必说皮肤在被遮盖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暴露在空气中的那种奇怪感觉。但他不需要看着它。所以这还不是太糟糕,当艾格西把眼罩覆在他的眼睛上,轻轻倾身吻上它,随即又亲吻了他时,哈利如此决定。
  
  不知怎的,他感觉……好些了。艾格西坚持护送他到Kingsman总部,而哈利对此没什么异议,因为对方的陪伴是一种安慰,而如果有什么是他此刻正需要的,那也许就是支持和鼓励。
  
  这就是为什么现在他们坐在子弹列车里,艾格西的手放在哈利的肚子上,就好像这会让他安心。而哈利的视线一直落在手机屏幕上,浏览那些在他躲在内心世界里持续腐烂时梅林发给他的更新外界状况的邮件。
  
  列车停了下来,而哈利叹了口气。到了开始完成梅林给他安排的那些折磨人的破事的时候了。他在考虑转身回家。
  
  艾格西抓着他的手,他没有逃离的机会。他被带着穿过熟悉的走廊,猛然感受到一种的舒适感,直到他转向进入一个他几乎没有踏足过的通道。
  
  精神病区并不像它的名字所暗示的那样,他了解到,它更像是一个大型接待室,就和这栋建筑其余的部分一样装饰华丽。大厅的一个走廊直通诊疗室,另一个通向用来进行心理咨询和治疗的房间,而他左边的房门则通向精神科医生的办公室。
  
  它看起来就像所有其他的房间,但它给哈利的感觉就像再次被困在塞尔维亚(实际上这事大约两年前发生在他身上。他不会推荐这个行程。),当艾格西轻轻拖着他走进第一间治疗室,他几乎没有注意到穿着纯黑色西装上前欢迎他的男人。
  
  接下来哈利眨着眼睛,伴随着一个吻和一句‘一切都会好的,亲爱的’,年轻人离开了,而哈利继续朝着那个年纪较大的男人眨眼睛,他肯定以前看见过对方从走廊里经过,但从没进一步去认识。
  
  哈利叹了口气,听坦登医生介绍自己。哈利礼貌地做了同样的自我介绍,然后咨询开始了。
  
  而整个过程……还不坏。
  
  哈利决定都说出来,不管脑子里有什么想法,不管是什么真相。他都积聚足够的勇气来这里了,然后欺骗心理医生而什么也没得到,这样做毫无意义。所以他如实地告诉那个男人他感到无助、无望和无用,不能肯定他想不想要小孩,而且他为受伤导致无法再从事以前的工作感到悲哀。
  
  哈利什么都告诉了他。
  
  而这……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困难。也许在过去的这几周里花了那么多时间在脑子里转悠让他能够组织他的想法,即使他感觉那完全不是他那时候在做的事情。
  
  男人表示理解地点着头,几绺灰色的头发落在前额上,而哈利几乎没有感觉到任何他曾以为会感到的惺惺作态。
  
  最终,哈利因为讲了如此长的一段时间微微喘气,而医生用抑郁和强迫性神经官能症一起解释那些强迫性的思维模式和周期性重复。
  
  他觉得这个解释合理。
  
  他察觉到男人有更多的理论,但显然决定不提其它任何他对哈利精神状态的怀疑。
  
  这没关系。
  
  然后就这样,他走出治疗室,艾格西正一脸期待地看着他(整整一个小时艾格西都一直坐在外面等他?),于是哈利只说了从他进入房间就一直在想的。
  
  “还不算坏。”他的声音里有些许惊喜。
  
  艾格西朝他嘻嘻笑起。
  
  ~
  
  精神科医生的问诊……则比较糟糕。不是说这过程特别可怕,只是它不像心理咨询的环节。其一,梅林在场;其二,他现在必须基本上将他告诉咨询师的东西重复讲一遍。
  
  哈利觉得好累。
  
  “啊,梅林。”当艾格西领着哈利穿过房门,他开口,眯起眼睛看向军需官,“你是来看他们怎么切除我的脑白质么?”
  
  光头男人翻了个白眼:“你可能应该多了解些当前的心理健康知识。你知道,从这个世纪开始的所有。”他如此说。梅林是很难读懂的,但哈利认识他相当长时间了。他知道什么时候这个苏格兰人在拿他取乐。而如果哈利了解什么,那就是如果梅林因为知道什么你不知道的而开始厚颜无耻,你只要坦白承认,军需官脸上那自鸣得意的表情应该就会消失。就让他没有别的可以沾沾自喜。
  
  他立刻反击。
  
  “我宁愿把我的脊椎折成两截也不想去调查研究那些东西,我会随便瞎猜。”哈利夸张地说着,语调里滴出嘲讽,“所以要不切除我的脑白质,要不你现在就把我的脖子拗断,由你决定。”
  
  梅林边翻白眼边叹气:“喔,一个心理疗程你就几乎回到过去的你了。”
  
  “想我了?”哈利问,他这才注意到艾格西因他们的互动在他身后大笑,因为梅林向年轻人射去一个不快的眼神。
  
  “你是指我有没有想念曾经合作过的最麻烦又最不机灵的Kingsman特工?”
  
  “啊,所以你是想了,看来。”
  
  梅林坏笑着说:“快点好起来,亚瑟。我们需要你。”
  
  光头男人在他肩膀上友好地(情绪并未外露的)拍了一下,哈利只是转身看着梅林消失在门的另一侧,接着就看到医生走了进来。
  
  事实上,他……看起来和刚才的心理医生很像。老天,哈利想,这个组织的英国分支真的需要招一些不是年纪大、白色人种、男性的员工。因为如果这种情况继续发生,哈利将无法区分这些医生。或者实际上该说……任何人。
  
  于是哈利不得不坐在那里,重新详述他的感觉和所有的事情,就像和心理医师的疗程一样。但这次艾格西也在。
  
  哈利并不介意,他只是疑惑为什么年轻人会想要全程坐在这里。
  
  “好吧,亚瑟。看来你患有重性抑郁障碍和强迫思维。”医生淡然地陈述,而哈利几乎就要控制不住发出一声烦躁的叹息。
  
  “是。这就是我刚被告知的。”他说,不知怎的,他发现自己的手指正在他的眼罩上徘徊,大概一毫秒的时间,他注意到后立刻把手抽开了。
  
  最后,医生花了一段时间找出合适的抗抑郁药,怀孕人士可以服用而不会伤害未出世的孩子,强迫症治疗药物的选择也同样谨慎。艾格西从哈利手里接过药方,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他,接着扶他离开座椅。
  
  他们在医疗部取了药,哈利真的努力试着不去想它,然后,他们走出总部,迈入平凡世界的阳光之中。
  
  ~
  
  “还不是那么糟糕,是吗?”艾格西问道,拉着他的手。哈利想知道他们看起来像什么。他几乎不在乎别人是怎么想的(因为如果他在意,他可能很久很久以前就需要抗抑郁药了),他只是好奇。
  
  特别是他的身形已经开始显现了。
  
  他半是为艾格西(哈利尽力不去想他看起来有多棒……一直都是,基本上)愿意在公共场合牵他的手感到高兴,半是犹豫。他不确定为什么。他就是这样觉得。
  
  “我想是不坏。”他回答,而当年轻人停在出租车前却没有进去,哈利面带疑问地看向他。
  
  艾格西回望着他,眼神温和柔软。
  
  “想不想走一会儿?”
  
  哈利皱起眉头:“好吧,但是为了什么目的?”
  
  艾格西握紧他的手,耸耸肩:“只是想和你一起走走。把你显摆给人看。”他以一个眨眼作结。
  
  哈利好笑地摇了摇头,因为老实说,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那似乎也无所谓,因为年轻人已经放声大笑,拉着他沿着街道往前走。
  
  ~
  
  是商店令他们在外面停留的时间比计划的要长。
  
  而哈利必须承认这感觉很好,和艾格西一起散步,不管他的头上有没有悬着一片乌云。
  
  当艾格西轻轻拉着他移向一家他现在认识到是堆满了婴儿家具、衣物和玩具的商店,哈利有些犹豫。但年轻人只是用力握他的手让他安心,于是哈利点点头。
  
  这家商店绝对是讨人喜欢的,尽管那并没有真正消除哈利的不安。是艾格西的热情帮了他,即使当哈利对婴儿床可以说是完全没有任何想法。
  
  但他不想像根泥地里的木桩一样戳在那里,所以他飞快地补充道:“我们现在还不能决定。”他说,“直到我们知道墙壁会是什么颜色的。”
  
  艾格西对着他笑了起来,最终他看了一排又一排的摇篮和尿布更换台。
  
  “顺便说一句,你负责换尿布。”哈利告诉对方,“之前忘了提了,但我可不制定规则。”
  
  那一刻,年轻人看起来是如此高兴,哈利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想法,这一切也许都是值得的。
  
  “为什么那份差事会全落到我头上?”他假装愤慨地抗议,“荒唐!”
  
  哈利耸耸肩,弹了弹他一直在看的那个床头吊挂旋转玩具上的一条小鱼:“我告诉你了我不制定规则。只是情况就是这样的。深表遗憾。”
  
  艾格西大笑着,如阳光一般灿烂,他一把把哈利揽过来吻了上去,就在商店正中央。


注: 

下划线代表原文的斜体字。



抱歉断更了这么久,大家放心,这篇翻译一定会填完的!

评论(23)
热度(96)

© Babylov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