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哈生子相关,主英文同人渣翻,不能接受者慎入!

【授权翻译】【蛋哈】Breakeven 第二十八章(非ABO生子)

Breakeven

作者:theshizniiit

翻译:srdxfy


友情提醒:本章含有mpreg的生理内容,请考虑接受度,以及不用太纠结mpreg的合理性咳咳。


第二十八章 


  刚好在和艾格西一起探索商店24小时候后,哈利和艾格西手里正拿着一张照片。
  
  一张超声波扫描图。
  
  他们第一次见到他们的小宝贝。
  
  “哦上帝!”艾格西的眼睛瞪得老大,嘴角咧得更开,声音中满是虔诚,“看看他是多么的小,哈利……”
  
  哈利不能确定是他开始服用的抗抑郁药起了作用,还是他终于可以确实地看到那个小东西的事实造成的影响,但是,有什么改变了。
  
  “是的……”哈利回应,看着照片的注意力就在分神的边缘,“我……他真……小。”说到最后他几乎是诚惶诚恐的。
  
  他们仍在医疗部,医生已经离开了,留下他们单独盯着那个小小的、灰色的小生命,他们共同创造的一个孩子。超声波检查进行得太快,快得他晕头转向,前一刻哈利还必须忍受冰凉的凝胶涂抹在他的肚皮上,下一刻他就这么看着这个小小的……晃动着的……。或者说,一个人的开始
  
  “但是看啊—”艾格西喃喃低语,幸福环绕着他,“那是他的头,还有胳膊。操,他已经有两条小小的了。”他指着灰色、模糊的照片,眉开眼笑,“而他是我们的。这个小家伙是我们的,哈利。看看我们干了什么。”
  
  哈利甚至无法把视线从那个图像上扯开足够长的时间去看年轻人,他只是牢牢盯着这个极小的、小巧玲珑的小人,而他再没觉得有那么犹豫了。
  
  但是话说回来,也许只是抗抑郁药在他身上发挥着作用。
  
  哈利点点头,明显是着迷地凝视着图像,而艾格西开心地笑着,在他的鬓角印上一个吻。
  
  ~
  
  “所以,”医生开口,礼貌地向他们微笑,“如果你们都准备好了,我可以告知你们在你的第五个月要预期什么——”
  
  哈利的视线从那个小小的灰色图像上抬起,朝医生眨了眨眼。他几乎完全忘记了对方的存在,以及他们是在医疗部。过去的十分钟就像一个气泡,里面只有哈利、艾格西和这张小照片。其他的一切都被远远隔开、静音并且根本无关紧要。
  
  “是的,请讲。”哈利回应,意识猛地拉回现实,匆匆看了一下站在他坐的检查床旁的年轻人。
  
  他正有意无意地抚摸着哈利的后背。
  
  哈利猜艾格西自然的潜意识反应是安抚他。
  
  他眨着眼,把突然涌出的强烈的欢喜和爱意压回去,努力试图集中注意听医生正在讲的话。
  
  “嗯,首先,体重增加。你也会开始经历由于胎儿生长的重力造成的背痛。我的初步检查显示产道已经开始形成了,发育得很不错,所以意料会有一些酸痛,因为你的身体正在创造一个新的开口,为生产做准备。”哈利的脸微微红了,但医生只是看着他的医疗图表,并继续陈述:“胃口也会大开,所以要注意这一点。”他滚瓜烂熟地讲着,而哈利立刻发现自己已经因为即将到来的不适心烦意乱,但艾格西一直笑着,甚至往他身上贴得更紧。
  
  “由于胎儿四肢发育,小肌肉运动技能开始发展,你可能开始感觉到胎动,虽然还需要一段时间他才会开始拳打脚踢。”医生的视线扫过更多图表内容,“我建议你采取侧卧的睡姿,这样血液循环不会受任何压力阻碍。如果你起身太快,你也会感到一些眩晕。别担心,这是正常的。基本上,一切看来都很好。”他说完,和气地朝他们微笑,“我唯一的问题是初次检查做得太迟了。所以现在我会安排你至少每两个星期来见我一次,只是为了确保一切都好。你也有一点体重偏低,哈特先生,所以要多吃。”他耸耸肩,“我听人说这是怀孕过程中有趣的部分,所以请享受这点。”
  
  艾格西点点头,接着和医生握手,并问他可不可以多要几份超声波照片。
  
  “当然可以。”医生笑着回答,当他离开让两人独处时,哈利给了年轻人一个探询的表情。
  
  “如果我不给我妈一张宝宝的照片,她会杀了我的。”艾格西耸肩,“再加上,我想有一张可以随身带着。”
  
  哈利莞尔一笑:“啊,明白。”
  
  艾格西一只手抚上他的肚子,亲吻他的额头。
  
  “一切都会好的,亲爱的。”
  
  哈利相信他。
  
  ~
  
  哈利从没有真的太多考虑过药物治疗。止疼药?当然吃过。但是开给他的抗抑郁药物完全是另一回事。这是一个全新的领域,所以他不太确定服药以后他应该感觉如何。当然药片带有包装和说明书,上面写满了副作用和各种信息,并且当哈利靠在艾格西身上打瞌睡时,年轻人坐在沙发上仔细阅读了每一个字,但哈利自己选择维持幸福的不闻不问。
  
  他就只是吃下那些药。
  
  然后,慢慢地,他注意到一些不同。更多的精力,这是其一;越来越少渴望连续几小时处于无意识的状态;胃口更好(他对这点很感激,因为当他明明不想吃东西却强迫自己进食听起来有点悲惨);更多的……意愿动力;外界事物真正地开始触动他了。
  
  要说有什么不妥的话,他有点神经过敏。但在过去和现在两个状态的选项中,他会选择现在这样。
  
  艾格西留意到哈利会端详他们宝宝那张小小的黑白照片,当他以为年轻人没有盯着他。他太他妈的激动了,因为那种一涉及到怀孕这事哈利就会流露出的困扰表情正在消失,现在他捕捉到了哈利看着超声波图像时,面上带着一种些许犹豫的着迷和敬畏的表情。他甚至敢称那种表情为兴奋。
  
  年轻人的心脏可能要爆炸了。
  
  他们周日余下的时间都愉快地沉浸在彼此的陪伴中,在一个既不是不舒服也不是不需要的,平和、肃敬的沉默中渡过。那是一段恬静的时光,空气中涌动的情感逐渐升温,而艾格西宽慰地长出口气。
  
  他们会好的。
  
  ~
  
  星期三,当黛西被带回家后,艾格西在他们卧室的穿衣镜前松开领带,这时哈利轻声说:“我觉得我想要一个阳台。”
  
  艾格西停下手上的动作,看向哈利,无声地询问。
  
  “是指我们的新房子。”哈利带着犹豫的口吻解释清楚,“我想要一个阳台。”
  
  他们双双沉默了一会儿。
  
  然后,好像一阵旋风卷起,一瞬间艾格西就来到他面前,捧着他的脸,用一个温柔但热切的吻牢牢捉住他的双唇。
  
  “任何你想要的。任何东西。”
  
  年轻人因为这个兴高采烈,哈利刚刚说的寥寥几个单词意义是如此重大。它意味着情况在好转。哈利开始拥有并表达他的喜好,这意味着他活在当下。他的人在这里。
  
  哈利在这儿
  
  他没有放开年长的男人,有好一段时间。
  
  ~
  
  而且这种转变继续着。
  
  艾格西有幸亲眼见证生命再次渗回哈利的身体里。
  
  过程是缓慢的,但那些消极的、疏远的态度一点一点消失了。每天更多一些。
  
  他给哈利泡茶,曾经中年人不管想不想要都接受,但现在如果他不想喝他会说不。
  
  艾格西问哈利想不想看电视。不久之前,哈利只会一言不发地同意,带着那种空洞的眼神。现在他通常摇摇头,回复:“不,我更想读本书,谢谢。”
  
  当艾格西把一些射击游戏放进他的PS4并开始玩时,哈利会发出一声被惹到、嫌弃和些微愤怒的抱怨。
  
  他会对电视的音量和艾格西的音乐发牢骚。
  
  艾格西他妈的高兴到心都发颤。  
  
  因为现在哈利有了意见和看法。他知道他想吃什么、喝什么,他的茶要什么口味。他知道,不,他不喜欢游戏节目艾格西,请换台;是,他想要艾格西大半夜爬起来去帮他买些咖喱。
  
  这他妈的是个奇迹。哈利,这个他喜爱、热爱、深爱的男人,这个让他焦虑、让他发疯的男人,这个救了他、为他而战的男人,当艾格西试图做同样的事,这个可能是他遇到过的最有型、最机智也最有魅力的男人,不再是一个消极的硬壳。他是温暖的、健康的、鲜活的。血液在他的血管里流动,情绪再次开始在他的内心涌动。
  
  哈利笑了,当艾格西告诉他自己是怎么在端掉一小帮军火商的行动最后不幸被子弹擦过而屁股上有了一道切口。
  
  哈利笑了,当艾格西正式把JB带回来和他们同住,它在中年人的怀里摇着尾巴、扭动着去舔他的脸。
  
  他出于自己的意愿亲吻艾格西。就在他想要的时候,因为他想这么做。
  
  当电视节目里出现使用枪支的镜头,哈利会批评演员的技术。艾格西咧嘴笑开,将中年人的肩膀搂得更紧。他不能再忍受艾格西身上古龙水的气味,所以年轻人转用一些不会让他的爱人恶心的东西。
  
  他有了生气。
  
  哈利·哈特是活着的。
  
  ~
  
  “妈咪说你和艾格西要有一个小宝宝了。”一个早晨,在艾格西离开后,黛西叽叽喳喳地说着。
  
  哈利已经把他们的日托行动搬到了他的办公室,在那里他可以缠着梅林,让他把他如果作为亚瑟呆在总部会做的工作交给他。
  
  军需官终于还是心软让步,给了哈利最新的任务报告审阅,紧绷的脸上写明‘我之所以这么做纯粹是因为我知道如果我不同意你最后一定会亲自过来这里骚扰我’。
  
  所以哈利的视线从他的笔记本电脑上抬起,他正在浏览兰斯洛特成功剿灭(是的,他能用剿灭这个形容,因为真的,这位年轻的女士没留下一个还站着的人)哥斯达黎加一个伪装成佣人中介的人口贩卖集团的报告。他看向盯着他的年幼女孩,她的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眼睛闪闪发亮。
  
  他朝她眨了眨眼,对这个充满活力的小女孩温柔地微笑:“没错。我们是的。”
  
  她蹦蹦跳跳,咯咯笑着:“宝宝们都超可爱的,软乎乎的!”
  
  哈利笑出声来:“是的,好吧,这一点你是对的。”
  
  “它什么时候会在这儿?”她追问,兴奋地几乎要跳上跳下。
  
  “再过几个月。”他回答,“十二月。”
  
  黛西的小脸塌了下来:“但那还要好久呢。”
  
  哈利关上笔记本,站起来,由于后背承受的轻微压力而有些不适。他抱起小女孩:“嗯,他现在还没准备好出来。”
  
  黛西的小嘴撅了一小会儿,直到哈利抱着她下楼,她脸上的表情再次亮了起来:“但是这个小宝宝会在圣诞节出生!”她深吸口气,“就像一个圣诞礼物!”
  
  “是的。”哈利轻声笑了,“像一件礼物。”
  
  他把黛西放在厨房里,当他给她烤吐司时,小女孩一直跟着他转来转去,不停地问问题。
  
  “等他到这儿了,我能和他玩么?”
  
  “当然可以。”
  
  “你和艾格西也还会和我玩的,对么?”
  
  “哦,我们永远都不会忽略你,黛西小姐。你对我们来说是非常特别的,我们都会一直这么爱你。”
  
  “哦好的……所以宝宝现在是长在你的肚子里?”
  
  “对。很慢,但是在长大。他也能听到外面发生了什么。”
  
  “所以宝宝能听到我说话?!”
  
  “是的,他能。”
  
  “嗨,我是黛西,和我一起玩会很开心的,别担心。”她靠向哈利,朝着他肚子的大致方向说道。如果小女孩的表情不是那么的严肃认真,哈利会笑出来。就像她是一个好玩伴就是这个婴儿出生后应该关注的所有事情了。
  
  ~
  
  下一个治疗和上次很像,除了一个事实,梅林操蛋的忘了提他的心理医生也兼任物理治疗师。
  
  哈利会找到那个光头男人,杀了他。
  
  所以不只是像他预期的那样倾吐他的感受,哈利最后也被要求抓住扔向他的软橡胶球来测试他的反应能力,或被要求尝试抓住某个移动的物体。
  
  “哦,你似乎喜欢偏向右边。”男人皱着眉头告诉他,“试试伸手去抓时总是往左边移一点点。这会感觉奇怪,因为你会认为你要错过你试图抓的东西了,但是相信我,就把你的手多往左边拉一点点。”
  
  他照着做了。
  
  而……他抓住了。然后又抓住了。然后再一次。
  
  哈利也被告知他的反应并不像他以为的那样差劲(尽管在迪恩事件后他已经多少有此怀疑),而又做了几个短时间和简单的练习后,他被知会梅林正前来和他谈些事情。
  
  哈利点点头,打算针对这个男人的欺骗行为让他吃点苦头,随后决定不这样做。
  
  军需官走进治疗室,转向哈利,脸上带着一贯的严肃表情,一言不发地递给哈利一副眼镜。
  
  他不太情愿地接过它,医生有些好笑,借故离开,留下梅林坐上他的座位,而哈利看着手中的眼镜,问:“这是什么鬼东西?”
  
  “这是眼镜。”梅林回答,眼睛眯了起来。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戴上它。”
  
  “为什么?”
  
  军需官恼怒地长叹:“就他妈的把眼镜戴上,哈利。”
  
  哈利哼了一声,考虑再多争辩一会,但相反的,他看向自己手中的眼镜(它看起来就像他那副常规的Kingsman眼镜,这只增加了他的困惑)然后把它戴了上去。
  
  第一个区别是它自动激活了。
  
  哈利看着镜片肃然生敬,当界面设置好,扫描了他完好的那只眼睛并确认他的身份。
  
  哈利·哈特
  
  代号:亚瑟
  
  ID#:5934625
  
  他的身份在镜片上闪过,接着镜片变得透明,哈利可以再次清晰地看到房间。
  
  还有几样事物是不同的。
  
  房间的色彩更加鲜明,而当他的目光停留在书架上太长时间时,眼镜的焦距自动调整和放大,突然他能够看清落满尘埃的心理学书脊上的每一个小字。
  
  这些镜片正追踪他的眼球运动。并且它们会放大它们认为他想努力看得更清楚的事物。
  
  “Shit.”哈利深吸口气,眨着眼四处张望。
  
  “对它来说那的确个好记的名字,不过相对的我将必须用我最伟大的创造来称呼它。”梅林得意地笑起来,“伸手去够些东西。”
  
  哈利照做了。
  
  一旦他的手臂移动到视野里,镜片创建了看起来像是……一条鲜艳的青绿色的虚线路径。
  
  哈利皱着眉头,看着镜片预测他想握住什么东西,并且在他眼前设定了一条点状的虚拟路线,这样他就知道往哪个确切方位伸手。
  
  哈利毫不费力地拿起一只孤零零躺在桌上的笔。小物体通常要困难许多,但哈利就只是……轻松地拿起那个细长的书写工具。
  
  “它是全新的。”梅林开口,显然为自己感到骄傲,“我为了适合你量身定做的,我认为这是你需要的东西。艾格西也帮了忙,提供你似乎在哪方面遇到困难的意见。这是这么长时间你能够逃避接受医生诊疗的唯一原因。我太了。”
  
  哈利张大了嘴又合上,朝军需官(现在正低头看他的板子,忙着自己手头的其它事情)眨眼。
  
  他不擅长应付其他方面的感情,但是对于小道具——如此熟悉的事物——由衷地心存感激(而且说真的,梅林的举动深深触动了他)并不是一个陌生或尴尬的概念。
  
  “谢谢你,梅林。”哈利开口,注视着他的老友,“打心底里。”
  
  “不客气。我会做任何有助于你重回外勤的事。”
  
  整个房间陷入沉寂。而哈利的呼吸顿住了,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微微张嘴就迅速闭上,眉头紧紧皱起。
  
  哈利在困惑的冲击下看着军需官,直到另一个男人终于注意到现场的沉默,他看向哈利,接着翻了个白眼。
  
  “你当亚瑟仍然可以出外勤任务,你知道的对吧。”他说,“切斯特没有,因为他不想弄脏他的手,那是他的选择。如果你愿意有双重身份履行双重责任,你可以同时做亚瑟特工。这两个身份并非彼此排斥,哈利。已经有人这样做了。”男人抬了抬眉毛,“华盛顿,我们美国分部的头儿也是这么做的。我的重点是,你不是必须在桌子后面腐烂。只要你完全恢复,我的意思是。并且在你休完强制性产假之后。”
  
  “我……从没考虑过这个可能。”哈利迟疑地回答。
  
  “当然了,因为你是一个drama queen。”梅林说着,再次被他的板子分走了注意力。军需官叹了口气,看向哈利,接着开口:“帕西瓦尔在法国遇到日本黑道。我必须去给他支援。快好起来,亚瑟。我们需要你。”
  
  然后他就离开了。
  
  这之后,艾格西拉过哈利的手,轻柔地吻他。
  
  ~
  
  下一周,艾格西恐慌了大约一个小时才意识到哈利暴风雨般的情绪不是因为一次心理复发,而是因为他的背痛得像在地狱,而且他似乎每天都变得更巨大。艾格西安抚了他,他们继续生活。
  
  一切都越来越
  
  直到一个极度惊惧、虚弱和苍白的哈利·哈特摇醒他,艾格西的意识猛然清醒,一眼看见一滩血在中年人身下逐渐散开。


注: 

下划线代表原文的斜体字。

评论(6)
热度(96)

© Babylov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