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哈生子相关,主英文同人渣翻,不能接受者慎入!

【授权翻译】【蛋哈】Breakeven 第三十章(非ABO生子)

Breakeven

作者:theshizniiit

翻译:srdxfy


第三十章


  “发生了什么?”哈利虚弱地问,轻浅的声音消散在昏暗的病房里。
  
  艾格西贴近,吻着他的手:“你还记得什么?”
  
  哈利缓慢地深吸口气,而他的胸膛上下起伏的景象被艾格西视为珍宝。
  
  “我被疼醒了。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很疼。然后,血……”哈利昏昏沉沉地说着,声音越来越低。
  
  艾格西看着眼前的一幕,病床上的男人呼吸缓慢,卷曲的头发落在前额,而他不禁感到一股强烈的冲动涌了上来,‘见鬼的上帝啊我爱你’,那种每当他看着哈利时都感受到的情绪。
  
  他脸色苍白,看起来像是难以保持清醒,他的声音比他曾经听过的都要轻浅。
  
  他是艾格西见过的最美丽的事物。
  
  “一切都好,亲爱的。”艾格西喃喃说着,把一绺卷发从他眼睛上拨开,“就只是胎盘出了点状况。已经没事了。”
  
  哈利看起来满意这个答案,轻轻嗯了一声,“我很抱歉吓到你了。”他迷迷糊糊地说。
  
  “没什么需要道歉的,哈利。”艾格西让他放心,“那又不是你的错。现在一切正常了。我上午就能带你回家。”
  
  过了一会儿,哈利轻声说:“我想现在就回家。”
  
  “我知道,亲爱的。”艾格西安抚道,“但他们必须观察你几个小时。确保没有其他问题出现,好么?我们很快就会到家的,在你意识到之前,我保证。”
  
  哈利吃力地微微点了下头,“好吧。”接着他睡意朦胧地问,“你会留下来么?”
  
  艾格西的喉头梗住了,因为他知道,哈利说的不只是今晚留在医院陪他。 
  
  “你摆脱不了我的。”艾格西告诉他,温柔地吻上中年人的嘴唇,“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不管发生什么。”
  
  ~
  
  极具讽刺的是生活总是会兜一个圈,现在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哈利醒来,发现自己在医院里,艾格西紧挨着他——躺在他身边,在同一张病床上——就像在圭亚那的那家医院醒来时他发现自己所处的位置。除了这一次艾格西知道一切。不存在任何秘密。
  
  如果哈利可以说点什么,他会说自己的生活是有趣的和诡异的好笑,至少。
  
  他昨晚还想离开这个房间立刻回家,但当哈利睁开眼,艾格西的怀抱是这样的有力和温暖,他一点也不想动。
  
  ~
  
  而就像所有美好的事情,它们终归会走到尽头。
  
  哈利不知道自己又睡着了,直到他被一个微笑的洛克希唤醒,当她主动帮助他坐起来,他努力试图不表现出愚蠢的自尊或者尴尬。
  
  他不能确定现在是什么时候,但他推测离他第一次苏醒并没有过去太久,从阳光仍透过窗户照进房间来判断。
  
  整间病房没有其他人,只有洛克希和哈利自己,他默默地看着年轻女士在他认出是他家的一个旅行包里翻找。
  
  她穿着她的一件红色格子花呢外套,牛仔裤和牛津鞋,而哈利不能不欣赏这个事实,至少他们中间有一人穿着得体,并且看起来不像刚刚被一列火车辗过。然后又被倒回来的那辆列车再辗一遍。
  
  这是件小事,他假设。
  
  不过这无法改变事实上他现在真的不想醒着。甚至不是因为他通常是一个可悲的、无用的废物,而是因为他真的很累。情绪上,他感觉良好,但他的身体太过疲倦,以至于他可以立刻睡回去。
  
  他今年住进医院多少次了?他一定已经创造了一个纪录,没有执行任务却住院次数最多的特工之类的。
  
  操。至少给他个奖牌或者什么奖励
  
  一张证书,至少。
  
  “艾格西在准备车子。”洛克希随意说着,哈利注意到她对帮助他似乎并没感觉生疏,鉴于他和她根本没有多少交往,“哦,给你。”
  
  她递给哈利抗抑郁药、维生素以及一杯水。他轻声感谢她,接过这些东西,努力试着不要只说一句都见鬼去吧然后倒头就睡。
  
  “你可吓坏我们了。”年轻女孩冲着他坏笑。
  
  他朝对方眨眼:“嗯,你知道,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觉得无聊,于是决定把血差不多放光来提提神。”
  
  她想忍住不笑但失败了:“我不知道昨晚谁更糟糕,你还是艾格西。”
  
  “绝对是艾格西。”他回答,咧开嘴露出狡黠的笑容。
  
  “喂!”艾格西出现在门边,假装发脾气地嚷着。
  
  年轻人穿着他的一件运动衫(说实话哈利在把它们都找出来烧掉和因为某种感情用事的缘由让它们留下来之间拿不定主意。它们在年轻人身上确实有一种古怪的魅力,他必须承认),戴着一顶棒球帽。
  
  “才离开五分钟,我就被抨击了。”他夸张地说,“我受伤了。”
  
  洛克希翻了个白眼,提起那个旅行包挎在肩上。直到这时哈利才看到为他带来的干净衣服就整齐叠放在他床边的椅子上。
  
  他也感激他是在寒冷的天气怀孕,当毛衣和外套不会让人觉得可疑。层层衣物让他觉得更——操,他不知道——受到保护?
  
  多穿几层让他感觉好些,不像他的肚子暴露着,容易受到外界的伤害。这绝对一点也说不通,他很清楚这点,但他就是禁不住会这样想。
  
  洛克希说她会和他们在车里会合,哈利向她表示感谢。她朝他挥挥手,而中年人的视线在门边捕捉到了一个红着脸的梅林,一直看着年轻女士朝他走过去。
  
  军需官转身跟上她,就像一只小奶狗。
  
  哈利试图掩藏嘴角的调笑。
  
  而艾格西用一个吻抓住了他的注意力。
  
  ~
  
  当哈利和艾格西并排坐进出租车,发现车里还有梅林和洛克希,他只挑了挑眉毛。
  
  他不介意,他真的不。他肯定很快他就能和艾格西独处,而且说真的,他确实非常怀念和他的同事相伴的时光。
  
  哈利几乎听不见他们聊了什么,当艾格西的胳膊环在他的肩头,中年人靠在年轻人身上打瞌睡。
  
  ~
  
  当他们走进房间,米歇尔和黛西正坐在沙发上,哈利几乎来不及去注意这么多年他从没邀请梅林来过这幢房子,他就得面对为他焦躁不安的米歇尔,与此同时大眼睛的小女孩将她的手滑入他的掌中。
  
  “哦上帝,你还好吗?”米歇尔问着,眼中满是担忧,“艾格西昨晚给我打电话,慌得不行,说你在出血,我不知道是——”
  
  艾格西握着他的手,帮他坐到沙发上,米歇尔、洛克希和梅林依次跟在他们后面,组成一个致命-特工-和-关切的-母亲的游行队伍。
  
  “我没事,米歇尔,谢谢你的关心。”哈利努力试图让她安心,尽管他非常疲倦,他可能就在她面前睡着,“只是一个小问题。已经修复了。”
  
  母亲通常都有个问题,你能说你完全正常,而她们仍表现得好像你中了一枪。她们会担心任何人,即使他们不是她的孩子。即使他们是她孩子的怀孕的——,他们该被称作什么?男朋友听起来太青少年而爱人听起来又太戏剧性——伴侣。所以哈利并不太惊讶,当米歇尔看起来仍像随时要把他裹在泡沫包装里,以避免进一步的灾祸。
  
  相反,她拍了一下手,向他露出认真的、考量的表情。
  
  “茶。我给你泡点茶。”她说,在哈利能告诉她他这样就很好之前,她已经离开了。
  
  “对,你接下来只能由着她像鸡妈妈一样护着你,得有好一阵子。”艾格西开口,坐在中年人身边,一只胳膊搂住他的肩膀,“没什么能阻止她。就让她做她要做的吧。”
  
  黛西爬到艾格西的腿上坐着,而洛克希和梅林在厨房门边聊天。
  
  ~
  
  艾格西在等待,哈利知道他是。
  
  危机过后的一段时日,年轻人呆在房子里,就像猎鹰一样盯着他,而他明确地知道艾格西在寻找什么。
  
  崩溃。一个迹象——哈利会回到过去那种状态,当他不……正常的时候。
  
  但说实话,哈利可以说自己……很好。甚至能说,是乐观的。抗抑郁药显然帮助很大,而他最大的抱怨是怀孕对他的后背施加的压力,他每天吃了多少东西,还有手术留下的淤伤比起疼痛更让他厌烦。
  
  尽管如此,艾格西要求他躺在床上,而哈利浑身又疲倦又酸痛以至无力抗争,真的。
  
  所以他让步了。接下来的几天,艾格西的视线始终黏在他身上,每次他发出一点不舒服的响动,或者散发一丁点不愉快的气息,年轻人就会出现在他身边。
  
  “你确实知道我没事吧。”哈利微笑着告诉他。
  
  艾格西忐忑不安地站在那,之前哈利甚至都没有大声喘气,他就以惊人的速度冲了过来。
  
  “我知道,可——只是想确定,好么?”艾格西耸着肩说。
  
  “如果你一直持续这么担心,你就会比我先累垮了。”哈利说。
  
  而就像他这些天一直表现的那样,艾格西的眼睛亮了起来,每当哈利用那种带些兴味的音调说了什么,这证明他在逐渐康复。
  
  “是的,不过你瞧,我要当爸爸了。”艾格西抬起眉毛,“还是习惯的好。”
  
  哈利翻了个白眼,抬手招呼他上前:“过来这里。”
  
  不到一秒钟艾格西就到了他身边,紧挨着他坐在床上,眼睛粘在哈利身上。
  
  “我很好。请务必放松下来。”哈利说着,握住年轻人的手,给他一个柔和的微笑。
  
  这些天,露出笑容变得容易起来。
  
  “只是——操。”艾格西骂了一句,紧紧抓着哈利的手,将两人的手指交叉缠绕在一起,“我几乎就失去你了。把我吓得够呛。”
  
  “我知道。对不起。”哈利看着他们交缠的手道歉。
  
  “好了,那不是你的错。”艾格西翻着白眼说,“我必须得多缠着你一些好让我自己感觉好点,我猜。”
  
  哈利试图隐藏笑意:“没问题。”
  
  艾格西乐了起来,往哈利身上凑得更近,一只胳膊环住他。
  
  “是的,我打赌就是这样。”艾格西开玩笑地吼着。而当年轻人亲吻他时,哈利大笑出声。
  
  ~
  
  “想和我一起出去么?”艾格西没来由地问了一句,他的头靠在哈利的肚子上,避开伤口愈合而泛黄的部位。
  
  艾格西正在打游戏,而哈利在读书,与此同时他空出来的那只手一直在捋年轻人的头发,并且忽略游戏的噪音。
  
  他低下头朝对方眨眼:“要去哪里,请告知?”
  
  艾格西抬头看向他,咧嘴笑着,眼神明亮:“不知道。去餐厅或去哪儿。我想带你出去。”
  
  “为什么突然就想出去?”哈利问他,手继续梳理年轻人如丝般柔滑的头发。
  
  “不知道。就是不禁会想我们错过了几个步骤。我从没机会正式地和你约会。”艾格西说道。
  
  “好吧,公平地说,我们不会真的过最正常的生活。”哈利回应,“我相信我们应该适用一个完全不同的标准,跟其他情侣相比,比方说,朝九晚五的上班族。”
  
  “你说的对,但是……”艾格西若有所思地看着中年人,“我只是想尽可能多地和你在一起。”
  
  哈利闻言皱了皱眉:“我哪里也不会去。而且你已经特别留意确保我知道你也不会离开。”
  
  “我知道,”年轻人说,“只是有太多太多事我想和你一起做。”
  
  哈利不知道该说什么,所以他只是亲了年轻人,告诉他:“我听你安排。”
  
  艾格西开心地笑了。
  
  ~
  
  他们没有去餐厅吃饭。至少,不是立刻。相反的,他们去坐了伦敦眼。
  
  艾格西握着哈利的手,而哈利低头欣赏他们脚下在夜色中闪闪发光的城市。
  
  “我真他妈的爱你。”艾格西深深吸气,看着城市的灯光映照在哈利的眼镜上。
  
  操。他真
  
  哈利无声地惊讶着看向年轻人,抬起眉毛。然而艾格西并没有收回他的告白。他甚至不在乎哈利没有回应它,他只是需要告诉对方。他需要哈利知道
  
  “你刚刚是不是说了你爱我?”哈利问。
  
  艾格西看着中年人,真真切切地凝视着他。哈利的头发长了一点,去理发店的频率不怎么追得上孕激素造成的生长,那些卷发变得更加浓密、更有光泽。他戴着他的新Kingsman眼镜,而他的肚子在他的黑色大衣下非常明显。他正用一种充满希望的惊喜的表情望着艾格西。
  
  哈利是他的。他们就要有一个宝宝。他们就要有一个家。
  
  艾格西想起哈利是怎样无法停止做一个自以为是的混蛋,当他企图如此;他又是怎样偷偷塞给JB额外的狗狗零食,当他认为艾格西没有盯梢;哈利是如何叫醒他,要他在凌晨3点出去给他买任何他醒来想吃的东西。哈利是如何——令人惊讶地——也挺喜欢艾格西一直在听的乐队PVRIS;他是如何明明不怎么理解(或者喜欢)艾格西的电子游戏,却仍会耐心地听他谈论它们。他想起睡着的哈利是什么样子的;哈利尝起来是什么味道;哈利摸起来是什么感觉。
  
  “是啊。”艾格西回答,直视中年人的双眼,用力握紧他的手,“没错,我爱你。你不一定要做出回应,因为我能接受——”
  
  “我也爱你。”哈利说,看着他,就像这应该是显而易见的。片刻间,艾格西的大脑一片空白。
  
  哈利吻了他。
  
  ~
  
  几天之后,他们真的去了一家餐厅。哈利挑选的,所以它当然是一个奢华的地方,供应艾格西以前他妈的见都没见过的食物。
  
  但他打开菜单时的面部表情让哈利大笑,所以这家餐厅是完美的。
  
  ~
  
  第二天,艾格西带黛西在公园里看日出。他从母亲怀里接过他打着瞌睡的妹妹,抱着她走到他们的目的地,让她坐在他的胯上。她迷迷糊糊地眨着眼睛,直到她看到太阳在他们头上升起时天空中粉色、紫色和黄色的朝霞,下一刻她完全清醒,欢快地指出每一种颜色,好像艾格西并没有就在那里和她一起看着同样的事物。
  
  “是的,黛西!它是粉色的!”
  
  艾格西带黛西回到家,然后她把看到的一切都告诉了哈利。
  
  ~
  
  哈利的心理治疗进行得异常顺利。他曾认为花一个小时专注于他的问题只会让他痛苦沮丧而不会对他有帮助。
  
  他错了。
  
  他很高兴他错了。
  
  ~
  
  “所以,”艾格西说着,噗通一声坐在中年人身边,一只胳膊伸过来一把搂住他的肩膀,“我找了一些候选的房子。它们真的都挺不错的。”
  
  “它们不是太大,是么?”哈利看着对方,问道。
  
  艾格西一只手放在他的肚子上,舒缓地绕着圈抚摸着:“不知道呢,你认为多大是大?为什么你会问这个?”
  
  “房子太大了的话会……冷,我发现。”哈利回答,把他的注意力重新转向他正在读的文章,“尤其是那么少的人住在里面。这几乎就像人们是为了尽可能不和对方接触才买那样大得夸张的房子。”
  
  艾格西不需要问他是怎么想出这个理论的。原因足够明显。
  
  他在哈利的鬓角印了一个吻:“好的。不太大和一个阳台。明白。”
  
  哈利低头看着手中的报纸,微微笑起,而艾格西把头靠在他的肚子上,打开他的游戏。
  
  ~
  
  梅林给艾格西放了陪产假。或者,用梅林的话说:“他妈的赶紧把时间花在准备做一个好爸爸上,而不是可能让你的蠢蛋屁股被炸开花。”
  
  年轻人在争辩和愉快地滚蛋、回家、抱哈利之间犹豫不定。
  
  他选择两者兼做。他还报复了梅林的自作聪明,把洛克希一起带走了。
  
  艾格西一脸坏笑,没错过军需官试图掩饰他的气恼,当艾格西带着那个他明显正试着进一步发展关系的人离开。
  
  “那么你们想过起什么名字了么?”洛克希问,蜷在扶手椅里轻啜了一口茶。
  
  “还没有。”艾格西回答,嘴唇挑起一个清浅的微笑,“不知道我们是想提前知道性别,还是等它给我们一个惊喜。”
  
  “好吧,但是考虑一下——”
  
  “我很清楚你会说什么——”
  
  “——叫它洛克希怎么样——”
  
  “——那可会发生——”
  
  “——因为那是一个优美的名字——”
  
  “——难以置信——”
  
  “——而且很棒——”
  
  “——我的老天爷啊——”
  
  “——而这个小家伙会喜欢以它非凡、成功、聪明和致命的教母的名字命名的,不是吗?”
  
  艾格西翻了个白眼,忍不住爆出大笑。
  
  ~
  
  康复的过程并不是线性的,哈利学到了这点。是的,总体来说他在好转,治疗(物理和心理两方面)正在创造奇迹,但有时他的手仍会抖得让他拿不住东西,或者有些时候他突然就歇斯底里地神经错乱到咬紧牙关、大哭大叫或者摔一个茶杯。
  
  有些日子他仍会觉得难以直视他自己的脸。或者摆脱那种幻觉,肯塔基的热浪灼烧着他的皮肤,剧痛从他的一只眼睛深处爆开。
  
  但是艾格西在他身边。他握着哈利的手直到它们不再颤抖;他把哈利带到桌边坐下,当他走进房间,发现哈利正跪在地板上捡什么他掉下或摔碎的东西的碎片。艾格西扫起破碎的玻璃杯和瓷器,把它们扔掉,对此什么都不说。
  
  当他察觉到哈利有意避开每一面镜子时,他把他的脸捧在手里,摘掉他的眼镜,吻上他的眼罩。
  
  哈利孕期的第六个月很快到来,看起来一切会有条不紊地进行。


注: 

下划线代表原文的斜体字。

评论(9)
热度(88)

© Babylov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