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哈生子相关,主英文同人渣翻,不能接受者慎入!

【授权翻译】【蛋哈】Breakeven 第三十一章(非ABO生子)

Breakeven

作者:theshizniiit

翻译:srdxfy


第三十一章


  “我肯定我快死了。”

  “你不会的。”

  “我难受得要命。”

  “哈利,只是一场感冒。”

  “我从没想过会是这种东西了结我的性命。这显然是我众多的敌人之一发动的一场个人袭击。”

  “——你是被黛西传染的。”

  “被我身边最亲近的人背叛。”哈利呻吟着,斜眼瞄着那个咯咯直笑的小女孩。

  “小叛徒——”

  “太夸张了——”

  “——迷你刺客——”

  “黛西和我妈没两天就好了——”

  “——微型女杀手——”

  黛西已经笑得瘫成一团,当哈利假装被背叛地斜眼瞪她时,只笑得更欢。

  哈利知道感冒是一件小事。但是这个,再加上大部分时间他的背都在疼的事实让他有些歇斯底里。压过了情绪波动因素的全身疲乏也没有什么帮助。

  黛西爬上床坐在哈利身边,而艾格西把茶放在床头柜上,当哈利责备地斜眼瞪着异乎寻常地被逗乐的黛西。

  “看看。”哈利哼了一声,“她在笑话我。”  

  黛西咯咯乐得倒在床上。艾格西转了转眼珠,坏笑着捣她身体两侧。小女孩扭来扭去,笑得更大声,在整幢房子里回响。

  

  ~


  哈利发出一个痛苦的呻吟,导致艾格西一瞬间便整个人罩在他身上。年轻人抓起他的手——视线牢牢粘在哈利的脸上,一脸关切——看起来他马上就要呼叫梅林了。

  “哈利?怎么了?你还好么?你需要我去——”

  “没事。”他瑟缩了一下,试着坐起来,并在年轻人俯身帮他时勉强挤给对方一个微笑,“我的背很疼,就这个。”

  产道和开口的形成也让他两腿间的部位异常酸痛和敏感,但他没有提这点。

  一次只考虑一个痛处。

  当哈利移动位置试图缓解一些疼痛,艾格西一只手支撑在他的下腰处,保持他能够坐直。

  “也许泡个澡,怎么样?”艾格西提议,把哈利额前的一绺头发拨开,“你觉得热水会不会有帮助?”

  哈利叹了口气,因为是的,洗个热水澡会很不错,但它也会牵扯到从床上起来,而他不确定自己现在能完成这个动作。

  艾格西为他做了决定。

  “来吧。”他说,嘻嘻笑着帮哈利站起来。

  和谐部分请点这里

  

  ~

  

  那天晚上,他们面对面躺着,艾格西凝视着哈利,就像他想要让自己的每一个细胞都记住中年人打瞌睡的样子。

  艾格西继续按摩中年人的下背部好让他放松,缓解一些不适。

  最终他们的呼吸都平和下来,双双安然入睡。

  

  ~

  

  哈利发现自己有时会和他们的孩子说话。通常是当房子里太安静的时候。当黛西不在,或者艾格西出去跑腿。

  但他确实会这样做。

  最初他甚至没有注意到这点,真的。

  艾格西去了商店,黛西已经被米歇尔接走去医生那里做检查,整幢房子悄无声息。近来这种状况是那么少见,以至于哈利最后无意识地开始用言语填充过于沉寂的空气。

  “——黛西会成为你的一个非同一般的玩伴,我肯定——”

  “——你的父亲叫艾格西。嘉里,实际上。你会像我一样爱他——”

  “——我们可能需要让JB远离你一段时间,鉴于他特别喜欢舔人的脸——”

  “——等你出生,我必须处理掉这张咖啡桌。太多锋利的边角——”

  “——你父亲会是那个给你换尿布的人,因为现阶段是做所有的工作——”

  “——我衷心希望你不会对什么过敏——”

  “——你的奶奶米歇尔一定会宠坏你的,我敢说——”

  “——你父亲喜欢吵闹的音乐。他必须现在抓紧时间享受,因为当你在这时我们会设法让你一直睡着——”

  然后有一天,当他正告诉他的孩子艾格西是怎样把水壶放在炉子上,忘得一干二净,之后回到厨房发现水全烧干了,他感到它在动。

  他因为轻微的疼痛缩了缩,但随即哈利停止所有的动作,等待着。他一定程度上以为这都是自己想象出来的。但他保持静止,几乎屏住呼吸只是为了确定——

  又一个踢打。

  不是向外的——更多朝向他的主要器官——但这仍是它在活动的一个明显迹象。

  而这就是艾格西找到哈利时他的样子,站在厨柜边,端着一杯泡到一半的茶,眼睛瞪得老大。

  年轻人基本上是丢下购物袋,以惊人的速度飞奔到哈利身边,一只手抚上他的肚子,眼睛牢牢粘在哈利脸上,寻找任何痛苦或烦恼的讯号。

  “怎么了?艾格西慌乱地问,眉头紧锁。

  “我能感到它在动。”过了一会儿哈利才开口,眨着眼看向对方。

  哈利惊奇的表情让艾格西松了口气,他咧嘴笑了起来:“真的?”

  “是的,这还是第一次发生。”哈利回答,接着又缩了一下,“又来了一次。”

  艾格西的眼睛睁得不能再大,他眉开眼笑,一只手贴在中年人的肚皮上,就像他也在等待。

  哈利再次瑟缩:“我不认为你会感觉得到。它没怎么向外踢,更多是朝向我的内脏。”

  艾格西绷着脸弯下腰——与哈利的肚子持平,明显是在跟他们的宝宝谈话——他说:“没礼貌。”

  

  ~

  

  之后的状况就像这个孩子发现它可以动弹,并且让别人知道它的存在,它决定不放过任何机会动来动去。

  哈利并非不习惯疼痛,只是他从没以这种方式体会过来自身体内部的痛感。而不用持续太长时间,他就有些饱受折磨了。

  胎动的感觉最初是有趣的,但现在他只想能够安稳地睡上一夜,不会因为他们的孩子正在他肚子里发脾气而醒过来。

  它至少可以等到它出来再开始练习挥拳。真的,这一点它起码应该做到。

  

  哈利醒了,发出一声半是痛苦半是烦躁的叹息,随即暗暗责备自己,当艾格西在他身侧有了动作。

  他并不想吵醒年轻人。他从没想这样,但每当哈利在凌晨两点坐起身,试图让他们的孩子安定下来,艾格西通常都会眨着眼睛醒过来,和他一起。

  这个孩子甚至还没有出世,就已经开始剥夺他父母的睡眠了。但话说回来,它是哈利和艾格西的孩子。如果有哪个胎儿可以这样做,那就是他们共同创造的这一个。

  “哈利?你没事儿吧?”

  听到艾格西被睡意软化的伦敦音,哈利在黑暗中温柔地微笑。

  “只是有点疼,没别的事。”他告诉对方。哈利总希望艾格西能再睡下,不要因为他而缺乏休息。那个男孩却从没这样,他总是选择清醒地陪着哈利。

  年轻人打开床头灯,看向他身边的爱人。他端详着眼前的哈利·哈特——圆滚滚的肚子让毯子形成一个隆起,头发睡得有些蓬乱,正勉强地摆脱最后一点睡意——并且情不自禁地翘起嘴角,笑容迅速地洋溢在他的整张脸上,因为是他造就了这一切

  那是他的宝宝,哈利肚子里正怀着的。是把那个小生命放入这个英俊漂亮却气呼呼的男人体内。

  时不时的,这个事实就会又一次击中他。

  哈利怀孕了。让哈利怀了孕。哈利有了他的孩子。

  这种重新-认知让他多次在跑腿期间呆若木鸡地站在超市里(或者任何他碰巧在的地方)。

  操。这样子的哈利看起来简直太棒了。

  “好吧,我很高兴我们中有一人正自得其乐。”年长的男人抱怨道,当他看到艾格西脸上的笑容。

  “我的意思是……只是它——这真是他妈的‘绝了’。”年轻人因为哈利幽怨的表情笑的得意。

  “当然是了。对你来说。”中年人说着重重叹了口气,“这都是你的错。”

  “什——”当哈利指责地看向他,艾格西气急败坏地抗议,“我似乎记得当时也在场。”

  “对,但你只有参与有趣的部分。”

  艾格西的脸上闪现一个(狗吃到屎似的)心满意足【注:原文a shit-eating grin】的笑容:“那很有趣。”

  中年人给了他一个有些恼怒的眼神:“自以为是的家伙。”

  艾格西的嘴咧得更开,把一只手放在哈利的肚子上,正如他最近经常做的那样,同时俯身贴近。

  “嘿,小家伙。是爹地我。”他喃喃念叨着,和他们的宝宝说话,“我知道你真的很兴奋,对吧?但我想妈咪会杀了爹地的,如果他得不到足够的睡眠。所以如果你想出世后还有两个父母,就安静下来,好吗?”

  说罢他坐起来,朝哈利笑了一下:“这应该管用。”

  哈利又是生气又是好笑地瞪了他。

  

  ~

  

  哈利认为他的视力已经逐渐变好了。尽管他怀疑起这个评估,当他有天早晨下楼时发现艾格西正坐在扶手椅里读一本该死的有关怀孕的书

  哈利停下脚步,眯着眼,戴上他的眼镜然后再次眯起眼睛。

  “你在做什么?”他问,一脸困惑地看着年轻人。

  艾格西吓了一跳,就像他才意识到哈利在场。

  “操。呃——”他的脸有那么一点点发红,“早啊,哈利。”

  “早安。”哈利说,“你在做什么?”

  “只是——看些书。”艾格西回答,试图装无辜。

  “显然。”哈利回复,尽他最大的努力隐藏脸上不怀好意的笑容,“我真正的问题是为什么你要读那个?”

  年轻人接收他被抓包的现实,哼了一声,身体向后靠在椅背上:“我只是想知道如果事情出了差错要怎么办。而看起来我们应该开始计划搞个‘宝宝欢迎会’【注:原文a baby shower】,诸如此类的。”

  “是这样吗?”

  “对。”

  

  ~

  

  哈利的背疼得厉害,但足够诡异的是,散步能让他不去想这个,所以他们大多数日子都会和黛西一起去公园。

  他们坐在长凳上看小女孩玩耍,艾格西笑着,伴随一声被逗乐的:“哦,你瞧。”当另一个小女孩跑向黛西,他的妹妹开心地尖叫起来,她认出了自己上次的玩伴。

  “哦我的天,她真可爱。”看着小女孩加入黛西爬上攀援架,年轻人笑容加深。

  一个头发卷卷的黑人女孩。

  “哦,”哈利回味着,“那是小格蕾丝。黛西和我上次来这里时遇见了她和她的母亲。她们都是很好的人。”

  艾格西温柔地笑着,看向哈利。他正看着黛西和格蕾丝,脸颊因为寒冷的温度变得红扑扑的,肚子圆圆地隆起,甚至在大衣下都很明显。

  艾格西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哈利微笑起来。

  

  “格蕾丝,慢下来。你会让妈咪心脏病发作的。”

  艾普尔看着她的女儿,面上带着显而易见的宠溺和些许关切。她显然也正像所有母亲那样无声地担着心。一个西服革履的男人在她旁边,正牵着她的手。

  “她很好,宝贝儿。”他微笑着告诉她,“你太过担心了。小格蕾丝很强健的。”

  “如果她的膝盖磨破皮,你负责处理伤口。”女人耸耸肩,随即她看到了哈利。

  “哦,哈特先生,很高兴见到你。”她说,在她朝对方挥手时她的丈夫在一旁观望着。

  “你好艾普尔,我也很高兴见到你。最近好吗?“

  “很好,谢谢。你呢?”

  “还不错,谢谢你。”

  “哦,我很高兴听到这个。我看出来你也要有小孩了。恭喜!”

  艾格西骄傲地握紧中年人的手,而哈利对她微笑:“谢谢。预产期在十二月。”

  “我们都特别兴奋。”艾格西加上一句,飞快地朝哈利笑了笑。

  “这真是太棒了。我必须再说一次,恭喜!”艾普尔笑着说,“这是我的丈夫史蒂文。”她记起他们还没有互相介绍,补充道。

  “很高兴认识你。”男人微笑着握住哈利的手。

  “非常高兴认识你。这是我的伴侣,艾格西。”

  “哦你好!”艾普尔边说边和艾格西握手。史蒂文向他问好,也同样和他握了握手。

  然后哈利看到了。

  男人穿着一套西服。剪裁得体并且是……定制的。

  极尽完美。

  艾普尔穿着一件红色的大衣,和上次他见到她时穿的颜色一样,但这一件有细条纹和……一个徽章,在大衣的翻领上。

  她的丈夫别着同样的东西。  

  它是白色的,圆环扭曲成一个‘F’。

  Kingsman有许多国际分部。他们技术上来说都隶属于‘Kingsmen’这个标志旗下,但美国分部以另一个名字闻名,并加以区分。

  开国元勋。【注:原文Founding Farthers】

  他们的徽章是一个圆环扭曲成‘F’。  

  就像艾普尔和史蒂文身上的那些。


注: 

下划线代表原文的斜体字。

评论
热度(96)

© Babylov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