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哈生子相关,主英文同人渣翻,不能接受者慎入!

【授权翻译】【蛋哈】Breakeven 第三十二章(非ABO生子)

Breakeven

作者:theshizniiit

翻译:srdxfy


第三十二章


  哈利能察觉艾格西在他之后不到半秒也注意到了,他感觉到年轻人因此绷紧了身体,接着又在这个有更多特工作伴的场合中放松下来。
  
  哈利也可以看出他们面前的那对夫妻留意到相同的事,他有一个想法:他们组织的秘密真的并非很难让人发现,如果他们知道该往哪里看。Kingsman的处事方式总是‘藏在一览无遗的地方’而不是‘尽可能地隐密’。
  
  庄园的草坪上有个操蛋的巨大的‘K’,看在上帝的份上,所以他们不会过分追求太多的高深莫测故弄玄虚。大众的无知(并相信他们这样的间谍只存在于电影里)通常就足以让他们不被人注意。当他们完成任务,他们也从来不会为功劳荣誉而战,所以这也有所帮助。一个Kingsman特工的目标是让他们的成就永远是个秘密。
  
  所以他看着艾普尔棕色的眼睛在他的眼镜和印戒上徘徊,而史蒂文看出了艾格西塞在运动外套内袋里的枪支的轮廓。再次,没人能够注意到这些,除非他们接受过训练并且特意寻找它。
  
  哈利也看到史蒂文带着他自己的武器,而艾普尔在她的大腿上也绑了一支,尽管被她的大衣掩盖住了。Kingsman配备的眼镜从她胸前的口袋里戳出来。哈利对此并不陌生,尽管美国分部的设计稍偏细长并且着重于看起来更现代时髦一点。仍是一副蛮好看的眼镜,只是和英国总部提供的不同。
  
  所以他们都在这儿了,两对特务情侣,些许震惊地瞪着对方。他们要戳穿彼此的身份么?还是心照不宣?关键的问题是谁选择先承认。这是另一个他们都在训练中学到的东西。当拿不定主意时,让对方先行动,然后调整自己去配合(他们,首要地,是一名绅士)或者——在对敌的场合中——适应,压制,然后干掉对方。
  
  特工们纯粹偶然地撞到一起的情况很少见。这有点奇怪,鉴于有那么多特工分布在世界各地。
  
  “哦,操。”史蒂文说,装出来的英国口音换成了他原本的美国口音,“这种几率他妈的得有多大?”
  
  紧张的气氛一下子被打破了。
  
  “真他妈的见鬼了。”艾格西笑了起来,眼中充满兴奋,“美国,对吧?”
  
  艾普尔点点头,瞬间就看起来放松了许多。
  
  他们看起来像是同时靠近彼此,下意识地形成一个安全的圈子,没有人能听到他们的谈话,四人又能时刻注意那两个在他们前面的秋千上玩得热闹的女孩。
  
  很简单,训练出的特工本能又接手了。
  
  “你们在这儿做什么?”艾格西询问,脸上的笑容就像这是世上可能发生的最令人兴奋的事。
  
  “任务。”艾普尔说,“有几个毒枭从美国潜逃,试图在这里发展。”
  
  “不用说,他们没成功。”史蒂文补充道,“我们把格蕾丝带过来是因为她让每个保姆发疯。”
  
  “加拉哈德和亚瑟,顺便说一句。”哈利告诉他们,适时地介绍自己和艾格西。
  
  “杰弗逊和汉密尔顿。”艾普尔微笑着回复。
  
  这时眼镜发出哔哔声,他们所有人都在查看自己的设备上是不是收到了来自他们各自的军需官的通知,这引发了一阵被逗乐的笑声。
  
  结果是艾普尔的眼镜。她迅速地把细长的镜框架到眼睛上。
  
  “富兰克林?不……当真?我们才离开……啊,好吧。你真是个唠叨的老妈子。再见。”
  
  她摘掉眼镜,把它折叠起来放回她的口袋里,看起来有些烦躁:“我们需要回我们的临时总部去填任务报告,看样子。”
  
  史蒂文发出痛苦的呻吟:“不如我们就……我不知道……写了?”
  
  “富兰克林会杀了我们的。他上次就几乎把你掐死了。”
  
  “好吧。”
  
  哈利觉得异常好笑,因为咄咄逼人的军需官和对任务报告的普遍厌恶是全球化的,看来。
  
  “格蕾丝,该走了,小宝贝儿。见到你们真是太棒了。”史蒂文说着,把撅着嘴从他们面前溜过去的格蕾丝抱起来,她的卷发被风吹得乱七八糟,嘴唇打着颤。
  
  “确实是的。”哈利说,“我们应该找个时间共进晚餐。”
  
  “哦,那一定会很棒。”艾普尔笑着说,“我们绝对得安排这个。”她轻拍自己口袋里戳出来的眼镜,“我们保持联系。”
  
  黛西晃了过来,给格蕾丝一个难过的表情:“再见格蕾丝。”
  
  另一个小女孩抽了抽鼻子:“再见黛西。”
  
  “你们会再见到对方的。”艾格西说道,试着让他的妹妹打起精神,“很快,好吗,黛丝?”
  
  黛西看向她的哥哥,就好像她并不完全相信他,好像她的朋友离开是这世上最糟糕的事情,但她还是点点头:“好吧。”
  
  ~
  
  “我们今后很可能也得把小家伙带在身边,有时候。”艾格西后来说,一只手顺着哈利的头发,两人迷迷糊糊就要睡着了。
  
  “可能。”哈利咕哝着,像猫咪那样贴近年轻人的抚摸,“没什么地方比在两个恰巧是训练有素的杀手父母身边更安全了。”
  
  艾格西扑哧一笑,“没错。我们的孩子会是地球上被保护得最好的小家伙。”他停顿了一下,“嗯……我在想……”
  
  “嗯?”
  
  “就是也许下次我们去医疗部,可以要求知道宝宝的性别。”
  
  哈利睁开眼,在黑暗中朝对方眨眼:“我以为我们想让这个成为惊喜。”
  
  “是的,我知道。但是……”艾格西喃喃地说,“我不知道……我只是……太他妈的着急了,我猜。我想提前准备好,你知道的?起好名字和所有需要的东西。”
  
  哈利思考了一会儿,接着点点头:“好的。我想我也希望知道。”
  
  “是么?”
  
  “对。”
  
  “……哈利?”
  
  “嗯?”
  
  “我真他妈的高兴是和你一起做这件事。”
  
  年长的男人轻笑了一声:“我花了一段时间才意识到,不过是的,我也很高兴和你一起做这些,艾格西。”
  
  ~
  
  等待使哈利紧张。他不知道为什么,鉴于他只是坐在医疗部的病床上,伴着一个同样焦急的艾格西在他身边握着他的手。他并不在意它是男孩还是女孩(坦白说,性别对哈利来说一点也不重要。就像头发和眼睛的颜色一样微不足道),但他肯定当他知道它的性别,它会变得更加真实。
  
  它已经是真真切切的存在了,但很快他就能够或多或少地想象出一个融合了艾格西和他自己容貌特征的小女孩或小男孩。
  
  “你还好吗?”
  
  哈利看向年轻人,对方看起来就像要把他早上吃的东西全部吐出来。
  
  “是的。你呢?你的脸色看起来有点青,艾格西。”
  
  年轻人勉强挤出一点微笑:“很好。只是太想知道。而且,操他的,这事是真的正在发生,是不是?”
  
  “看来是这样。”哈利回答,调笑地看向年轻人,“不过如果这就让你紧张得想吐,我可能必须建议在孩子出生时你在外面等着——”
  
  “想都别想,我死都不会同意的。”艾格西气势汹汹地反对,“除非地狱里有寒冷的一天,那决无可能(注2)——”
  
  哈利试图忍住不笑。他失败了。年轻人看起来是如此严重地受伤和沮丧,以至于哈利只看他一眼就藏不住自己脸上的表情。
  
  “你在开玩笑。”年轻人意识到后立刻说了一句,眯起眼看着哈利。
  
  “你反应倒是挺快的,是吧?”
  
  “你个自以为是的—混蛋——”艾格西开口,仍试着表现得被冒犯,同时胳膊肘轻轻推了哈利一下,给了他一个宠溺的表情。
  
  “下午好,先生们。”医生打断他们,走过去,“所以,我在电话里听说你们想知道孩子的性别。”
  
  “没错。”艾格西回答,在医生低头看哈利的医疗档案时,紧紧握住中年人的手。
  
  医生的视线扫过文件,然后抬起双眼望向那对伴侣。
  
  “恭喜,你们就要有个小男孩了。”他抬头看着他们说。
  
  艾格西呼出一口气,而哈利感到自己的嘴角开始上扬。
  
  一个男孩子。
  
  一个小男孩。
  
  “是个小男孩儿。”年轻人深吸口气,看着中年人,“一个男孩儿,哈利!”
  
  “恭喜你们。”医生祝贺道,笑着留下他们消化这个好消息。
  
  ~
  
  “是个男孩。”
  
  “艾格西?”
  
  “,”艾格西对着电话说,心跳不断加速,“是个男孩子。”
  
  “我要有个小孙孙了?”他的妈妈声音颤抖地问道,而艾格西依稀有种预感她会开始哭泣。而且很快。
  
  “是啦,妈。”
  
  “哦,艾格西。”她抽着鼻子(对,艾格西了解他的妈妈。她绝对在哭),“哦,这真是太棒了。你必须尽快过来,带着哈利,我们应该一起吃晚餐庆祝。”
  
  “当然,妈。”他笑着说,“听起来很不错。”
  
  她长叹道:“一个小男孩儿。他一定会很完美,亲爱的。”
  
  ~
  
  “哦我的上帝,艾格西!”洛克希笑了,“一个男孩?”
  
  “是的,洛克希。”
  
  她发出一声兴奋的轻呼,紧紧拥抱住他。
  
  “我要教他怎么打断坏蛋的胳膊,和腿。这是第一件要做的事。”她坏笑着放开他。
  
  “如果我不先教他的话。”
  
  “不行。我已经叫到了这张牌。所以免谈。这项任务已经被我拿走了。去找你自己的。”
  
  “你真令人难以置信。”
  
  ~
  
  第七个月时,哈利开始准备好结束怀孕的状态,因为就是在这个时期真正的拳打脚踢开始了。
  
  “医生说当我们摸你的肚子时,他可以感觉到我们,是么?”艾格西说着就这么做了,“静下来吧小家伙。一切都很好。”
  
  宝宝正好踢中艾格西的手,这让哈利烦躁,却令艾格西异常兴奋。
  
  “操,你感觉到刚刚那下了吗?”年轻人笑着说。
  
  “是。”哈利咬牙切齿地叹道,“我绝对感觉到了。相信我。”
  
  “他现在能感知灯是亮着还是关了,你知道的。”年轻人若有所思地说,等待着另一次胎动,“就像,他能看见,对吧?他现在有眼睛了。而且他能听见我们说话,所有的动静。”
  
  哈利点了点头,长出口气,抬眼看着天花板。他们刚从医生那里回来,现在哈利躺在床上,一个枕头垫在后背,毛衣向上掀起,露出他膨大的腹部。艾格西似乎格外迷恋他身体这个圆隆的部分(而且他的手就像往常一样把这里摸了个遍),而哈利只是激动于他的背不疼了,目前来说。
  
  上帝,他感觉浑身到处都肿胀得可怕。他是个庞然大物,几乎无法端正地行走。他也开始有些偏头疼。
  
  这……让他有点担心。怀孕期间头痛是正常的。但从上个星期开始,头痛成了一种疼痛和强度都在缓缓增加的偏头疼。哈利不知道这是什么问题,但他清楚自己目前还不想告诉任何人。这可能没什么大不了的。它可能只是一种出现一段时间就消失的症状。
  
  所以哈利什么都没说。会没事的。
  
  “现在,我们可以开始想名字了。”年轻人说,“这不会是个容易做的决定,但我们可以开始搜集主意。”
  
  “是的。”哈利回应,抬起一只手沿着艾格西放在他肚子上的手指轻轻划动,“我们是应该考虑了。尽管我……不太确定该从哪里开始。”
  
  “我猜大部分人会先想是不是要用他们父母的名字给孩子起名——”艾格西开口。
  
  “哦,如果是我的话,绝对不要。”
  
  “好的。”
  
  “不过如果你想,我们可以叫他李,以你父亲的名字。”哈利建议道,在艾格西的脸上搜寻任何悲伤或不快的迹象。
  
  “嗯……不知道。”年轻人说着,一根手指轻轻在哈利腹部抻开的皮肤上游走,“这是个想法。但让我们留心注意其他的选择,怎么样?”
  
  “当然。”
  
  ~
  
  梅林呼叫艾格西到总部。
  
  他显然不想这样做,鉴于原本就是他正式让年轻人休的假。但事情出了状况而他们急需艾格西。
  
  不过没人告诉哈利发生了什么。当艾格西接到电话,他只是脸色白了一点,而当哈利要求了解出了什么事,年轻人只是吻了他,告诉他‘别担心,你能坐下么,拜托?’
  
  而在他能开口争辩前(这是他完全打算做的,太操他妈的谢谢你了。他是亚瑟,看在上帝的份上。)他又被吻了一下,接着艾格西已经离开了。
  
  “我们不需要你给自己施加压力,亚瑟。”军需官坚定地说,“我们有加拉哈德、杰弗逊和汉密尔顿。情况在掌控之中。”
  
  “梅林——”
  
  “再见,亚瑟。好好休息。”
  
  哈利拽下他的眼镜,打算不管怎样都前往总部。谁能阻止他?他们都不能阻止他劫持一架该死的飞机(包括飞行员)。
  
  哈利仍停在艾格西离开时他站的位置,在卧室的中央。妈的,身体的每个部位都在。他被迫坐了下来。
  
  他甚至不能一次站立超过一分钟,尽管他绝对讨厌承认这点(并且非常、非常、非常不高兴承认这个),他很清楚就算自己找到方法去庄园并干预此事,他也只会碍手碍脚。他对任何人都毫无用处。不是现在这样,不是这段时间。
  
  他躺到艾格西睡的那半边床上(控告他吧,这里闻起来就像艾格西的味道,并且给他带来极大安慰),有些困难地把一个枕头塞在背后(说真的,只是移动身体不应该如此艰难)。他也感到孩子在踢他。
  
  “我知道。”他在静悄悄、空荡荡的房间里无声地说,“我也希望他平安无事。”
  
  ~
  
  时间是上午九点。
  
  第二天的早上。
  
  这意味着两件事。一,哈利睡着了。二,艾格西还没回家。
  
  担忧再次在心中升起。哈利已经睡了相当长时间(尽管辗转反侧,因为有一个孩子在你体内不停踢打和时不时的大发脾气,你根本没办法得到一个平静安稳的夜间睡眠),而他记不得什么时候年轻人曾离开这么久。哈利怀疑梅林之前一直让艾格西执行本地任务,这样他就不会离哈利太远。
  
  他不认为他曾经体会过入睡前和醒来后身边都没有艾格西。这感觉很……孤独。整幢房子是空的,而在那样烦乱不安的睡眠之后,混合对他的爱人安全的焦虑,让哈利目前能接受的事实就只有他的头发挡在眼前。
  
  他们的孩子甚至似乎还没醒,从肚子里没什么动静来判断。
  
  哈利也感到另一次偏头痛开始了。很好。
  
  他还非常饿。
  
  不过,那个,倒是他能实际解决的事。他伸手捋了捋头发,把掉在面前的几绺发丝移开,挣扎着下了床。
  
  最近这些天,上下楼是一件讨厌的差事,但他终于还是进到厨房里,而且坦白说,想吃掉所有他妈的能吃的东西。
  
  他一直在努力克制不要像大多数怀孕的人那样吃得毫无节制,因为当这事结束,他想要体形的破坏维持在最低程度。但操他的,他紧张、担忧,差不多又要呼叫梅林,威胁那个男人告诉他任务的信息。所以他只能尽量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吃任何他想吃的。他太过担心,根本不在乎吃的是什么。
  
  艾格西还没有回家。
  
  哈利很清楚当一个Kingsman特工需要什么,必须做出什么牺牲。但这是完全不同的,当你处在另一边的立场上。哈利曾经一走就是好几个月,但他没有会挂念他的亲人。他能来去自如,无需操心要去安抚来自家庭的担忧。他最后碰到的一个亲戚是一个几乎没有血缘关系的远房姨母,在几年前,而她询问的就只有他有没有找到另一半,有没有小孩。他记得自己的答复(“我承诺过会把我的第一个孩子献给邪恶的巨魔【注:troll,北欧神话中的一种巨人,实际体型矮小】,而我不想让它因为做成这笔交易而满意。”说这话时他面无表情)。
  
  当被问到愚蠢的问题时,他会变得傲慢无礼、出言不逊。而且为什么该死的知道所有关于你的事的亲戚还要问那些问题?
  
  关键是,他过去从来没有一个会为他担心的亲人,除了他的特工同事,和梅林。
  
  但艾格西有。
  
  而如果——
  
  他的手机震动起来。
  
  我很好。放轻松。别再担心了。爱你。
  
  艾格西。
  
  哈利惊讶地张开嘴,又闭上。
  
  他发誓这个年轻人能感应到他在想什么。即使是从很远的地方。
  
  小宝宝踢了一下。
  
  “我想这表示你醒了,是吧?”哈利叹口气,一只手按在他浑圆的肚子上。
  
  又是一踢。
  
  他也记起今天米歇尔要带黛西去参加什么母女美工活动,所以这一整天都由他自己支配。
  
  起床下楼吃东西已经足够累人,所以回到床上就是他要做的。
  
  ~
  
  哈利在剧痛中醒来,受伤的眼窝后面爆发的疼痛使他眼前发黑,这次的偏头疼比过去几次加在一起还厉害,他猜测疼痛一定是在他睡着的时候逐渐增强的,因为现在这份痛苦剧烈到难以忍受。就像他大脑上的纹路正被一把白热的火钳来回描绘。
  
  他努力挣扎着试图起身,但疼痛再次在他的头脑里爆炸,所以他放弃了这个打算,躺回去,发出一声凄惨的轻吟。
  
  这……这不正常。他应该只是有些普通的头疼,不是感觉好像刀子戳进头骨那样的剧痛。情况不对劲。
  
  他的脑壳砰砰乱跳,每一个声响都是一枚钉子,扎在他的大脑里、捻转着。街道上的每一个噪音;他自己因为疼痛而发出的每一个呻吟;房间里每一个微小的吱嘎声。这些声音就像一根根粗针不断钉进他的脑子。
  
  经过几分钟只是该死的努力坚持呼吸,他的眼前闪过一道刺眼的亮光,阳光从窗帘缝中射入,他颅腔中的火焰燃烧得更加炽热。眼前出现更多眩光,更加疼痛。痛到无法忍受,他什么都看不见了——
  
  这一次他控制不住地发出痛苦的尖叫。他的视野瞬间一片漆黑。
  
  哈利在短短三分钟内昏过去两次。


注1:下划线代表原文的斜体字。

注2:原文 It'll be a cold day in hell. 就是我们说的‘太阳打西边出来’,英文是用地狱里寒冷的一天表述。

评论(13)
热度(82)

© Babylov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