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哈生子相关,主英文同人渣翻,不能接受者慎入!

【授权翻译】【蛋哈】Breakeven 第三十四章(非ABO生子)

Breakeven


作者:theshizniiit


翻译:srdxfy




第三十四章




“那个颜色有点暗,你不觉得么?”

“不会啊,哈利你看看它。它让人放松,不是吗?黄色只会让小家伙想一直醒着。这个颜色就会让他睡着。”

“但它实在是不怎么好看,艾格西。哦,这里。这个怎么样?”

“不要,太紫了。这种红色怎么样,恩?”

“红色对婴儿的墙壁来说太过强烈了,我想。长春花色?”

“不行,太普通,不过你瞧这个森林绿。”

“那个也太暗了。”

“橙色?”

“我们两个都不喜欢橙色,记得吗?”

“哦对,这个棉花糖似的粉红色怎么样?”

“……我还真挺喜欢这个颜色的,实际上。”

“我也是。那么就是粉红色了。”

~

哈利不被准许帮忙搬东西和重新安排家中家具摆放的位置。他并不打算真的遵守艾格西严格的‘哈利不准干活’政策,但每当他甚至只是看起来在考虑拆开某个箱子,在搬家工人能赶过去前,艾格西就已经在他身边了。

“哈利,听着。”年轻人说着,把花瓶从他手里拿走,“你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要生了,对吧?你能不能闲下来,就一个月?不会是很长时间的。”

哈利眯起眼:“你说得倒容易。你又不是实际揣着孩子的人。我感觉像过了几十年。”

“我知道,亲爱的。但是……”艾格西给了他一个抱歉的微笑,“你真的不应该搬东西,那些工人和我会搞定的,所以坐下来,行么?求你了,哈利?为了我?”

艾格西脸上的表情让哈利叹了口气,接受了自己目前毫无用处。

~

“哦,它真漂亮。”当米歇尔第一次走进这幢新房子时,她深吸口气感叹道。事实上这里还远没有达到漂亮的地步,鉴于很多箱子还没拆开,但哈利明白她的意思。

“对你们和宝宝来说房子正好够大。”她补充道,朝艾格西和哈利轻柔地微笑,“它很可爱。”

“谢谢,妈。”艾格西得意地笑着说,“花了一段时间才找到,但它挺完美的。”

“我的小男孩已经长大了。”米歇尔激动地说,眼中闪着点点泪光,不顾艾格西的抗拒把他拉进怀中,“完全是个成熟的大人,有了自己的家,而且很快就要有个小宝宝。我为你感到骄傲,宝贝儿。”

艾格西回抱他的母亲,越过她的肩膀,宠溺地朝哈利转了转眼珠,因为中年人给了艾格西一个乐不可支的表情。

~

“可不可以至少让我把玩具摆到架子上?”哈利抱怨道。

婴儿房渐渐像个样子了。

事实上,它基本已经完工。

墙壁刷成浅粉色(经过艾格西和他之间的多次争论),贾马尔和莱恩送给他们的浅蓝色婴儿床已经架好,他们在宝宝欢迎会上收到的所有玩具和用品散落地放在新铺了地毯的地板上,而艾格西正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把每样东西摆放到位。

结果,他们需要买的就只是一个衣柜、一个置物柜和一些架子(经过,当然,也经过了两人数量相当可观的激烈探讨)。

哈利坐在他们放在婴儿房中的一张柔软舒适的浅蓝色扶手椅里,看着艾格西在房间里像个兴奋的旋风一样四处转悠。

他无聊得他妈的要疯了。哈利有能力做很多事,但一动不动地坐着可不是他完全掌握了的技能。不然他为什么会成为一个间谍,做一份让人几乎永远停不下来的工作?

因为他非常讨厌停滞不前、一事无成。他太容易感到空虚乏味,以至于哈利真的能感到自己的大脑在融化。

天啊,他等不及这事结束了。他已经不是有点厌烦变得如此庞大臃肿,总是疲累不堪和浑身酸痛。对他们的小男孩显然很享受不停捶打他的主要器官这个事实,他也实在高兴不起来。

哈利想回去工作。他甚至可以接受一直坐在办公桌后签文件,只要他在做事。

是,他就是到了这样绝望的地步。

“不用啦。”艾格西告诉他,“我能搞定。”

哈利知道他可能是Kingsman现存的最不圆滑的成员,所以他没有试着咬住嘴唇把那句“操你的狗屁。”咽回去。

艾格西朝他笑得合不拢嘴。

小混蛋。

他爱他。但此时此刻他有点想杀了他。

他该死的无聊透了。

这时哈利感到又一次踢打,他因为疼痛瑟缩了一下,缓缓地深吸口气。只有一个月了。

当然,他能保持镇静到那时候。他接受情绪控制的专业训练可不是毫无理由的。但是不知怎的,他发现出任务要比这事容易得多。他了解那个世界的上下左右方方面面。但这个?照顾婴儿,泰迪熊和奶瓶?

新鲜。可怕。

就像现在整件事真的开始让人注意到更深一点的层次,因为该死的——孩子很快就要出生了,他们必须调整好来适应他的到来。哈利只希望自己能维持这种情绪稳定的状态,并且真的做好这件事。

重点是,他真的已经完全准备好再处于怀孕的状态了,准备好把一个哇哇大哭的小宝宝抱在怀里。

“哈利。”艾格西唤着他,把他从自己的思维中拉回来,年轻人跪在他面前,下巴搁在哈利的膝盖上,“我知道你无聊得要命,但你真的得小心。我拒绝让你受到任何伤害。即使这会让你生我的气。”

“我没生你的气。”哈利叹了口气,伸手顺着艾格西的头发,“我只是挺厌烦胖得像星球那么大,就这些。”

艾格西朝他温柔地微笑:“我觉得你看起来棒极了。”

“你就这么说说。”

“哦,我是说真的。”

哈利轻笑出声,感觉心情亮了一点。

~

如果之前哈利认为自己已经痛苦得够呛(并且无时无刻不感到强烈的烦躁恼火),当假性宫缩开始出现后,他差点儿就要求一个人工催产。

因为,好吧,看来他之前疼得还不够。

“那些人怎么做到他妈的生第二次第三次的?”他喘着气,呼吸时断时续,而艾格西握着他的手,努力试图减轻他的痛苦。年轻人看起来就像要昏过去了。

嗯,看起来,他们两个都差不多要晕了。

尽管这事第一次发生时艾格西的样子更糟,他慌慌张张地给医生打电话,医生不得不反复告诉他这种现象是正常的,他才开始冷静下来。

哈利真的不能肯定哪个更疼。中弹,还是这个。

他必须写点令人毛骨悚然的分析,比较这两者,当他有空的时候。

宫缩过去了,哈利给艾格西一个抱歉的表情,示意像铁钳一样牢牢箍住他的手可以松开,接着深吸一口气。哈利真的非常努力在整个过程中试着让自己保持冷静和体面,压下各种情绪波动和欲求。

然而,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再坚持多久。

哈利甚至无法好好睡觉。每个位置都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让人觉得不舒服,所以他发现自己凌晨两点还醒着,坐在客厅里,和他们动个不停的宝宝说话,试图让他平静下来,再度入睡。而每当哈利醒来,离开床铺,不久之后艾格西都会跟着他起来。

他们的小家庭最终都坐在沙发上,哈利轻声和他们的孩子说话,艾格西偶尔给宝宝哼几首歌,一只胳膊搂着哈利,脸上一直挂着带了些睡意的微笑,从没有消失过。

睡眠严重不足,而它甚至会变得更短缺,一旦他们的小男孩真的出生。

他们还在决定孩子的名字,虽然已经有几个很不错的选择,没有一个真的犹如‘完美’的闪电那样击中他们。他们都拒绝凑合用一个还过得去的,而决心要起一个合适又有意义的名字。

现在的情况是,大部分时间艾格西必须扶哈利起来,因为他的肚子太大,身体失去了平衡(每次艾格西帮他,脸上都带着一种打趣的调笑,这让哈利总假装被惹恼,直到他装不下去,破功大笑)。他半小时就得去一下洗手间。

不过,床上运动美妙得不可思议。

哈利仍旧什么都吃。他已经放弃根据营养价值来选择他的食物,因为这他妈的有什么影响,说真的?无论如何人都是要死的。还不如就把整桶冰淇淋都吃掉好了。或者很抱歉地在凌晨一点把艾格西叫起来给他弄些咖喱。

“你想吃咖喱?”艾格西打了个哈欠,“都半夜了。”

“是早上,从技术上说。”哈利说,看着他身边这团鼓包和枕头上凌乱的头发,年轻人正在昏暗的灯光下朝哈利眨眼睛。

“好的,好的。”艾格西投降,打着哈欠坐起来,揉揉眼睛,亲了哈利的脸颊一口,接着就套上外套和运动鞋,走出房门。

~

“哈利?”

“嗯?”

艾格西把中年人搂紧,然后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亨利怎么样?就像,窈窕淑女里的。”

就是它了。他们都知道。

“这个名字相当完美,不是么?”哈利反问对方。

~

“刚才那是宝宝?”黛西问道,瞪大了眼睛抬头看向哈利和艾格西,她刚刚感到亨利踢了一下。

“是啊,黛丝。”艾格西回答,跪在他的妹妹身边,“那就是他。”

“他会超可爱的!”她尖叫着,兴奋地拍手。艾格西握住哈利的手。

“对。没错,他是的。”年轻人柔声说。

~

几晚之后,艾格西凌晨三点在浴室里发现了哈利,双手死死抓着盥洗盆的边缘,他太过用力,关节都变成白色,肩膀绷得紧紧的。

“该死,你还好吗?”年轻人来回踱步,担心地问,“需不需要我去——”

“我没事。”哈利告诉他,声音发紧,“只是有点疼。”

“也许我们应该打电话给医——”

“这不是什么我之前没体会过的。只是——”当最后一丝痛苦过去后,哈利深吸一口气,“我的预产期很快就到了,所以我想这是正常的。”

艾格西的担忧看起来并没有减少,但他惊讶地眨了眨眼,因为操——很快了,不是么?今天已经是11月的最后一天【注:这里作者笔误写的是31号】,从明天开始小家伙哪天都可能来到这个世上。

哈利轻叹口气松开盥洗盆,把艾格西拉回到床上。

~

“哦,你好米歇尔,黛西。”

“嘿哈利,亲爱的。你最近还好吗?哦,你肚子可真大!”她惊叹出声,双手立刻放到他的肚子上。哈利只能好笑地朝女子摇摇头,移到一边让她进屋。

好吧,她没说错。他的确是。

“哈利!”黛西咯咯乐着朝他眨眼,笑容明媚灿烂。

“你好,黛西小姐。”

“我来这儿,”米歇尔开口,调整了一下黛西在她胯上的位置,“是来帮你和艾格西收拾去医院的行李。”

哈利将一切归咎于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任何事情能来让他的大脑挑战一下的事实,所以他花了这么长时间才理解米歇尔的意思。

哦。

过夜的旅行袋。一个已经打包好、装有所有他们去医疗部后的必需品的、随时可以拎走的袋子。一个装满米歇尔送给她未出世的小孙子的小衣服、袜子和帽子的袋子。

操。

是的,他知道这事很近了,这个孩子很快就会真的来到这个世界。但不知何故他现在才真正完全意识到这点。

“哈利,你没事吧?”

他的心神被正担心地看着他,一只手搭上他胳膊的米歇尔猛地拉回来。显然他回答的不够快,无法让她紧张的神经放松下来,因为她拉着他的胳膊把他带到沙发前,按着他坐下去,万分担心地看着他。

“我很好。抱歉,为刚才的失礼。”他说着,试图让她冷静下来,“我只是走神了。”

“你确定?”她质疑地反问。哈利正要回答就立刻认识到他的答案如何真的无关紧要,因为艾格西来到他们身边并加入他的母亲,一起为他焦虑担忧。

“哈利,你还好么?”在哈利能告诉他们看在上帝的份上他好极了前,艾格西已经发问,双手捧住他的脸颊,眼睛瞪得老大——

“我去泡点茶。”米歇尔飞快地建议,就像这能治愈任何她认为存在的问题。

“没必要泡茶,真的。”哈利有些急切地说,当艾格西的眼睛上下巡视他的身体查看有没有受伤,而米歇尔则快步走进厨房,“我很好。没有任何问题。请务必冷静下来。”

艾格西盯着他看了很长时间,而且上帝啊——哈利甚至不确定年轻人有没有呼吸,但谢天谢地看样子艾格西相信了他。

尽管他理解对方的这种关切。哈利并不太喜欢把潜在的严重健康问题挂在嘴边。举个例子,偏头疼的情况。但他现在真的很好(好吧,以肚子里装着另一个人的情况来说是最佳状态了),所以他倾身把黛西抱到艾格西和他旁边的沙发上。

“你真的需要停止这样过分的担心。”哈利说着,瞥了艾格西一眼,“一个不舒服的呻吟,或者短暂的记忆缺失,或者注意力一时不集中并不意味我就要死了,艾格西。”

艾格西翻了个白眼,努力试着保持表情严肃不要笑起来,一只手抹了把脸,松了口气。

“哦,你已经好几次差点出事。”他说,“我会有点神经紧张可没错。”

“不,当然没错。”哈利朝对方微笑,“虽然如果你不是随时紧张得要跳起来,我会感觉更好。”

艾格西扑哧一笑,吻了他,接着站起来说:“我要去厨房帮我妈忙。你想要什么吗?”

“不。”哈利被说个不停的黛西分走了注意力,在艾格西起身后随口答了一声,“我什么都不需要。”

艾格西好笑地看着眼前的景象,中年人全神贯注地看着黛西,就像她妹妹正在告诉他一件重要程度到了国家安全级别的大事,而年轻人则跟随他母亲的脚步走进厨房。

她站在电炉旁边,从橱柜里取出茶杯,像个充满忧虑的旋风不停在厨房里转来转去。

“哦,嘿,宝贝儿。”她看到靠着厨房门的艾格西。

“需要帮忙吗?”他问了一声,对他明显担着心、试图用泡茶来分散注意力的母亲轻轻微笑。

“好啊,你能把糖拿来吗?”她问道,“谢谢你亲爱的。”

艾格西找到糖并递给他的母亲,而当他靠得足够近,米歇尔立刻用只有他俩能听到的音量轻声问:“哈利还好吗?”

艾格西看着母亲,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透露点什么。如果最终什么事都没发生,那他就是无缘无故地让母亲白担心一场,但两天前医生打来的那个电话让他觉得也许自己应该告诉她。

“好了。”米歇尔说着,用她在焦虑中能摆出的最严肃的表情看向她的儿子,“是什么?你一声不吭的。发生了什么事?”

这不是一个提问,而是一个要求,但艾格西还是像之前一样犹豫,接着他说:“接到医生的一个电话,就,两天前。”

“然后?”

“只是——妈的——他想确保一旦哈利开始阵痛,我们就会立刻送他到医院,对吧?那当然没问题,但是后面——”他死死咬着腮帮,用力到几乎咬爆血管,“他只是不断地说那对哈利的心理和情绪都是一场折磨。就像,这会让他吃不消。所以一旦开始就要尽快把他送到他那里,越快越好。情况可能会非常危险,操。”

“该死。”米歇尔深深吸气,咬住嘴唇,接着长出一口气。她看向她的儿子并且……清楚地看到他已经长大成人。而且不仅仅是长大了,是成长为一个非常棒的人。他关心他人,懂得如何去爱和承担责任,她为他感到无比骄傲,可能会为此紧紧拥抱他,大力到甚至让他喘不上气来。

她的小男孩长得这么快。已经成为一个男子汉。一个好男人。并且找到了一个和他一样出色的爱人。

她的小男孩,明明自己很担心,却尽力把他的焦虑憋在心里,这样他才不会制造恐慌和更多的压力。

米歇尔凝视着艾格西,接着伸出双臂把他拥入怀中。

“黛西和我过来和你们一起住,怎么样?就你认为差不多到时候的那一小段时间?”她抱紧他,问道,“这样我可以帮忙,而且能……缓解一点你的压力?”

艾格西靠在他母亲的肩头轻笑了一声,因为她总是知道该做什么,甚至在她自己都不清楚的时候。他的妈妈是神赐给他的,她绝对是。

“那就太好了。”

~

“好吧,那么。”米歇尔开始环顾她带到楼下客厅的婴儿服、奶瓶和毯子,艾格西、哈利和黛西都坐在那里,眼巴巴看着她。

“我们不需要带太多东西。”她说,“这是准爸爸准妈妈经常犯的一个错误。他们把所有东西都带到医院,以为他们会全部都需要。”

哈利已经决定,一旦他回到家,不再怀着小孩,他会喝上一杯。或者两杯。或者一打。

弥补他损失的时间,以及所有一切。

他真的无比期待着能够再做糟糕的决定。真的。

(好吧,不是那样差劲的。他们现在有一个孩子了,如果他把自己害死或者弄伤,导致他不能陪伴他们的亨利,哈利会诅咒自己。)

他想他只是已经准备好迎接他们的小宝贝来到世上。不仅仅是因为他想要回自己的身体,还因为他想见他、抱他、吻他的小亨利的脸蛋,在凌晨两点被他的哭声吵醒。他想要能够摇着他哄他睡觉,听他咯咯大笑,看他把食物弄得满脸都是。

真的到时候了。

“那么,”米歇尔继续说着,“纸尿裤是必须带的。两条毯子——”

“只带两条?”艾格西反问,声音里带着些微担忧,“那如果他需要——”

“不,亲爱的。”米歇尔冲他坏笑,“两条。看见没?第一次当爸妈的人最后总是带太多东西。”

哈利朝着艾格西的方向笑得幸灾乐祸,年轻人玩笑地瞪了他一眼,接着飞快地伸手揉哈利的头发,把它弄得一团乱。

哈利轻轻把他的手拍开:“成熟点。”

“知道啦。”艾格西顽皮地笑着说,挑了挑眉毛。

“你们两个很登对,真的。”米歇尔说,语气带着轻微的责备,“你们都是伪装成大人的小孩子。”

“喂!”

哈利努力试着不爆出大笑。

“好了,那么回到我被打断之前,”她说,眼神尖锐地看着面前那对,“我们会带一顶帽子——”

“妈!才一个?!”




注:下划线代表原文的斜体字。

评论(12)
热度(81)

© Babylov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