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哈生子相关,主英文同人渣翻,不能接受者慎入!

【授权翻译】【蛋哈】Breakeven 第三十五章(非ABO生子) Breakeven

作者:theshizniiit

翻译:srdxfy


第三十五章


  米歇尔和黛西搬进他们客房的那天,天空开始飘起雪花。
  
  哈利颇喜欢这样的安排,不知什么原因,有她们在身边他会感觉好些。这很荒谬,考虑到他们住得其实并不是太远,而且他几乎三天两头能见到她们,但他只打算将这怪罪到孕激素上,并且无视它。
  
  他没有预料到的是米歇尔——除了大包小包之外——还带来几个装满圣诞装饰的纸箱。
  
  圣诞节。他几乎已经忘了,由于那些时不时发生的灾难,几次濒死的经历和诸如此类的破事。
  
  艾格西如影随形地跟在他身边,当他绕着纸箱走了一圈(像只鸭子似的摇摇摆摆,实际上是,但如果有人指出这点他会谋害他们,把他们的尸体藏在地板下)并检查每一个箱子的内容。
  
  那些装饰物都很漂亮,但他希望米歇尔和艾格西(还有黛西)知道该怎么处置它们,因为哈利根本记不得上一次他费心思过圣诞是什么时候。在他的概念里,这个节日是做着不那么可怕的普通工作和拥有不那么糟糕的正常家庭的普通人才过的。所以过去的哈利,有独特的工种和可怕的家庭的哈利……都忽略了这个节日。
  
  好吧,他没有无视它,他只是没有参与。为什么?他独自生活,并且几乎没有来访的客人,而如果他不够走运在圣诞节时没有任务,他只会像平常的任何一天一样度过这一日。无聊到绝望,希望手里握着把枪。或者一个手榴弹。任何武器
  
  所以他看着那些装饰品,努力试着不表现得太过困惑。
  
  当然,哈利知道怎么拆除炸弹,撂倒一屋子体型是他三倍大的武装分子,或者用魅力迷倒整个房间的人同时将药物悄悄加进目标的酒水中(这还只是他同场做的事的其中一件),但布置圣诞装饰让他彻底摸不着头脑。
  
  哈利有时候很难相信自己是个真正的人类。他太他妈的荒唐可笑了。因为说真的,谁能用105种不同的方法杀人却不知道那些亮闪闪的拉花是干什么的?
  
  看在上帝的份上——
  
  “想不想今天去买圣诞树?”艾格西问道,站在他身边,而米歇尔和黛西正在收拾她们的房间,“我妈带来了圣诞装饰,所以我想我们不用再买了。”
  
  “我不反对。”哈利说,“听起来很不错。”
  
  艾格西朝他嘻嘻笑着:“所以,在我加入进来,让你的人生好了一百万倍之前,你圣诞节都是怎么过的?”
  
  哈利拿起一个挂饰。它上面有个圣诞老人。
  
  哈利猜他仍然是圣诞节传统的一部分。他不明白为什么。教育孩子有个人会在圣诞夜闯入他们的家听起来可真的不像一个家长应该灌输给孩子的,当然的、特别的不是一个正面的方式。就因为他会留下礼物所以没关系?
  
  多么荒谬的观念,真的。
  
  “我去年圣诞在塞尔维亚。”他回答,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件挂饰。
  
  艾格西在他身边愤愤地问:“那前年呢?”
  
  “在曼哈顿和几个特别易怒的意大利黑手党成员赛跑。”
  
  “……再之前呢?”
  
  “破坏一个人口贩卖集团,在——”
  
  “你最后一次真正庆祝圣诞是在什么时候?”艾格西问,表情关切地看着他。
  
  哈利在内心叹了口气。他真的希望年轻人不要反应过度,并且试图让它成为什么异常悲惨的‘哦-哈利-你个-可怜-人儿’的情况。
  
  在他还很年轻的时候,这事让他感到烦恼,但随着年岁增长他逐渐习惯了。他既恐惧又尴尬(并且相当开心)地远离他的家人,所以说真的他最好还是保持忙碌而不是失意消沉。过了几年,这差不多成了一个常规。
  
  这挺好,真的。
  
  “不太确定,说真的。”哈利老老实实地说。
  
  “你我的吧。”
  
  “不,我没有。”
  
  “那是——”
  
  “哦,请别,”哈利开始给艾格西一个兴趣缺缺的表情,“这真不是什么值得难过的事。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才不是。”年轻人说着,面上带着担忧的表情看向哈利。
  
  “就是,没问题。”
  
  艾格西重重哼了一声,但没有继续深入这个话题。谢天谢地。他已经经历了够多的戏剧性事件。他真的不明白这有什么问题。
  
  ~
  
  “哈利,”艾格西站在一棵高大的松树旁边,唤着中年人的名字,“这棵怎么样?”
  
  它看起来和其他松树并没有什么太大区别。他们在一行一行的树木间漫步,雪花轻轻落在他们身上,而哈利已经相当厌倦向那些看到他的肚子后就感觉需要向他们祝贺的路人道谢。每当这事发生,艾格西似乎都感到非常自豪(“谢啦,伙计。”,艾格西对一个男人说,骄傲地搂紧哈利的腰,明显是在夸耀‘没错我就是把这个宝宝放进他身体里的那个人’。)但说真的,哈利不知道自己还能再克制多久不会把雪灌进艾格西的脖子里,好让他停止像只开屏的孔雀一样四处炫耀,而是真的挑选出一棵圣诞树
  
  “它有点大,不是么?”他问道,被围巾包裹发出的声音有些模糊,“它真能放进屋子里?”
  
  “对,能放进去。”艾格西回答,他看着严严实实裹在黑色冬季外套里的哈利,脸颊红通通的,圆滚滚的肚子一清二楚,得意地笑起来,“你喜欢吗?”
  
  “这是一棵相当漂亮的树。但我不太能把它和其他树区分开来,我必须承认。”
  
  艾格西哈哈大笑,呼出的气息在空气中形成一团团白雾:“你了解每种不同的手枪,但你却搞不清楚这些圣诞树。”
  
  哈利终于还是忍不住了,趁艾格西没注意时,把一团雪顺着他的夹克后领塞了进去。
  
  年轻人的叫喊让哈利觉得对着一模一样的树木看了一个小时是值得的。即使之后他身上也被反击地扔了团雪。
  
  ~
  
  “哦!多棒啊!”当他们付款要求把树送到家时,收银员看见哈利,立刻高兴地说,“恭喜!”
  
  艾格西得意地笑着,双眼闪闪发亮:“谢谢!”
  
  他紧紧搂住哈利的腰,给了他一个灿烂的笑容。另一个人只能宠爱地轻哼一声,并试图藏起脸上的笑意。
  
  小混蛋。
  
  ~
  
  米歇尔和黛西留在家里,所以当树送到时她们会在那儿签收,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没有直接回家,艾格西反而牵起哈利的手,问他的身体可不可以再多走一会儿。
  
  “是的,我很好。”他回答,看着雪花飘落。
  
  雪是相当美丽的,当你没有被困在某个地方,在鬼知道是世界的哪个角落追捕一个目标,并且要应对延绵数英里的白色厚毯子。
  
  距离上次哈利不得不进行圣诞采购已经有好一段时间了,但逛了几家商店后,他找到了给米歇尔和黛西的礼物。
  
  “哇哦,恭喜。”销售员祝贺道,而艾格西省了哈利必须做出回应的功夫,他给了对方一个欢快明亮的回复:“谢谢,伙计。圣诞快乐。”
  
  他们进了另一家店,艾格西挑选了一件礼物送给他母亲,一件送给他妹妹,还有一件给洛克希。哈利找到给梅林的礼物,而艾格西找到给格蕾丝的东西。哈利留意到一件礼物很适合艾普尔。艾格西则发现一个适合送给史蒂文的。哈利找到了给洛克希的礼物。
  
  总而言之,这是一次非常有效率的出行,在艾格西召来他们的车子,这样他可以把所有袋子都放进去后,他和哈利再次坐上伦敦眼。
  
  皑皑白雪覆盖的伦敦看起来和平日完全不同。不过,魅力没有丝毫减少。
  
  “我真为我们感到骄傲。”艾格西告诉中年人,“我为我们正在建设的生活感到自豪,你知道吗?”
  
  哈利必须用笑容回应,“我也一样。”他说着,牵起艾格西的手。
  
  ~
  
  不知怎的,他们最后走进一个那种每逢节假日就会突然在城市里四处出现的节日布景。一部分看起来似乎是几组独立艺术家卖他们创作的手工艺品的小摊,另一部分则是‘烧-毁-你的-眼睛’LED灯光秀地狱。
  
  不过,总得来说还是格外迷人的。
  
  哈利和艾格西穿过那个小市集,在某些摊位前驻足,或者直接从其他店铺前走过。他们遇见更多的人,收到更多来自店主和顾客的真诚祝贺。
  
  哈利悠闲地在摊位间漫步,没注意到自己离艾格西越来越远(年轻人正在不远处一个卖定制连帽衫的摊位上搜罗着,挪不动腿了)直到他感到有人凑得太近。
  
  “嘿……你一个人来的?”
  
  这个声音显然很努力想要表现得挑逗和性感,而如果哈利不是有足够的自制力,他会扭过头,完全地、毫不遮掩怒意地哼一声。因为真的
  
  他很明显怀着孕,并且正在搜寻圣诞礼物。
  
  你会以为某人应该能单从这点就推理出答案。
  
  “不是。”
  
  他的回答简明扼要,因为哈利宁可检查那些手工雕刻的花瓶,也不愿跟那个突然决定跳出来骚扰他的什么人说话。
  
  “哦是吗?”那个陌生人呵呵笑着,而哈利甚至不屑转身去看他,“他在哪儿?他比我还高大?谁能留你这样的人独自呆在一个地方?”
  
  哈利厌烦地叹口气,抬头望天,努力试着避免扭断这个爱出风头的男人的脖子。梅林会惊风发作的,如果他不得不为哈利掩盖一个大庭广众之下的行动。
  
  “你很漂亮。所以,不仅仅是交谈,我们可以一块做些其他的活动,你觉得机会有多大?”
  
  哈利不得不提醒自己,因为残暴的谋杀而被通缉可不是什么他现在能实际放入日程表的事。
  
  “所以你是跟一个家伙来的,哼?我打赌我的更大,比他的更棒。想我证明吗?”
  
  这一次哈利再也忍不下去。他恼怒地叹了口气,翻了个白眼:“哦,看在狗屁的份上——”
  
  “你是谁?”艾格西不知道从哪儿突然冒了出来,插入两人中间,打断哈利。
  
  “一个非常、非常有意思的伴儿。”那个男人说,哈利甚至根本不愿去想那种语气里暗示的含义。艾格西全身都散发着怒气,哈利瑟缩了一下。
  
  他现在表现出来了。艾格西是相当冲动的,当他想这样做时。
  
  “什么有意思,伙计?”艾格西冷冷地说,“你最好是在说那些操蛋的花瓶。”
  
  “我不认为我是指花瓶。”男人说,调笑地注视着恼火的哈利。也许他就该朝着对方的喉咙打一拳,把艾格西拉走,结束这事。为这种毫无意义的废话在这里挨冻也太不值当了。
  
  “滚。开。”年轻人从齿缝里挤出声音,牙关紧咬,面上的表情阴暗黑沉,眼神强硬。
  
  “我真的,真的,”那个男人眨了眨眼,用更加暗示的眼神望着哈利,视线上下扫过他的身体,“真的不想走。”
  
  哈利正考虑把一个手榴弹塞进这个男人的口袋,把这个地方清理干净(这个想法完全只是他在脑子里自娱自乐。他不会真的那么做,他还没那么不可理喻),艾格西就一腿后撤拉开弓步,朝着那个男人的鼻子来了一拳。
  
  一切快得不可思议,那个陌生人挨到拳头的瞬间就昏了过去,在白雪覆盖的地面上瘫成一团烂泥。
  
  他们所在的那小片市集仿佛被冻住了。
  
  游人全都停下来,盯着他们。
  
  他们会称这为一起暴力和破坏性的公众事件。甚至可以是。冲突
  
  哈利只会称它为周二。
  
  中年人漫不经心地叹口气,抓住艾格西的胳膊,把这个气得冒烟的特工从他的目标身上拉开。
  
  ~
  
  “我可能已经狠狠揍了他一顿。”艾格西抱怨着,“那是他应得的。”
  
  米歇尔努力克制不笑出来。她的男孩太滑稽了。
  
  “圣诞树!圣诞树!圣诞树!”黛西唱着歌,绕着他们摆在起居室的那棵大松树蹦蹦跳跳。
  
  米歇尔摇摇头:“我们来装饰这棵树,好吗?”
  
  ~
  
  黛西试图用圣诞彩灯把她妈妈包起来(米歇尔责备了她,除了想看她笑以外,没有其他原因),哈利把挂在圣诞树上的装饰递给艾格西,看着那棵树变成它本就应该成为的节日关注点。
  
  “哦,”当灯点亮时,米歇尔吸了一口气,“它太完美了。大家都干得漂亮。”
  
  黛西得意地笑了。
  
  ~
  
  “我抱歉那样激动。”晚些时候,当他们都躺在床上,艾格西说,手指在哈利的肚子上游走,“我不是企图做个控制狂之类的——”
  
  “是什么让你假设我会那样想?”哈利问道,警觉地看向艾格西,“你甚至没听全他对我说的话。那个男人非常粗鲁、冒失、自以为是、惹人厌恶。你在我能下定决心要不要拗断他的脖子前揍了他。”
  
  “我不知道,只是不想你觉得我是个暴脾气什么的。”
  
  哈利眨眨眼:“你确实知道你正在跟几乎没说两句话就扇了阿诺德教授耳光的人说话吧?”
  
  艾格西大笑出声:“忘了那个了。”
  
  “没什么可担心的,艾格西。”他心不在焉地说着,注意力放回他的书上,“你只是依照本能行动。纯生物学的反应,就是这样。”
  
  本能。保护。操,他怎能忘了?
  
  艾格西不得不同意。哈利是他的,并且怀着孩子,如果有人只是错误地朝他的方向呼气,艾格西都能炸了。他无法克制。是他大脑和身体里的化学反应敦促他这样做的。很像哈利是如何渴望艾格西的抚摸,反过来艾格西对哈利的保护欲更加强烈。原本就应该是这样的。所有伴侣都经历过。这是他们生存的这个世界的自然法则。
  
  他猜这就是他上学时逃掉生物课得到的教训。
  
  这很好,知道他不是要发疯。或者成为一个混蛋。
  
  艾格西轻轻把书从哈利手里抽走,彻彻底底地艹了他,直到他们都精疲力尽。
  
  ~
  
  到了早上,他们的床单需要换洗,艾格西把它们放进洗衣机,而哈利冲了个澡,把艾格西的东西从……好吧,到处都是,清洗干净。
  
  之后,他感谢他们的幸运星,看来客房离他们的房间足够远,所以什么都没被听到。他几乎忘了他们有客人住在家里。
  
  而且她们是艾格西的母亲和妹妹。
  
  现在真正关键的问题是艾格西。哈利缩了缩,那会是一个他妈的该死的灾难。艾格西——那个厚颜无耻的小混蛋——居然还越过桌子朝他挑眉毛。
  
  他几乎要把自己的吐司扔到年轻人身上。如果米歇尔和黛西不在这里的话,他也许就做了。而当黛西说漏嘴她和米歇尔打算去买圣诞礼物,艾格西给了他另一个暗示的眼神,这时米歇尔叹口气:“黛西,亲爱的,他们不应该知道的!”
  
  小女孩看向哈利:“啊……糟糕。”
  
  ~
  
  “你真让人受不了。”她们刚离开哈利就开口。
  
  “我是吗?”艾格西反问,得意洋洋地咧嘴笑开,搂住哈利的腰,把他带去卧室。
  
  ~
  
  非常短的一段不和谐但以防万一还是请点这里
  

注:下划线代表原文的斜体字。


===========================================  
作者的话(平时我是不翻作者的话的,但这段必须必须必须翻,不能更赞同哈哈):

       为什么我会想象艾格西像那样,当他们挑选圣诞树、众人祝贺他们的时候?
     
       就像,请点这个链接。这简直太艾格西了。他绝对会那样做的。 

       他会像“是的快看。看看我干了什么。我做了一件大事。看看怀着我的宝宝的哈利有多漂亮。看啊走过路过的陌生人,快看!”
    
       而哈利一定会扶额的。
    
       我们真的需要更多的占有欲超强的艾格西的同人小说,就像嘿拜托,你有没有看见Colin Firth???     
                   
       另外,写最后一部分的时候我正在听一首相当黄暴的歌所以噢耶。

评论(14)
热度(81)

© Babylov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