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哈生子相关,主英文同人渣翻,不能接受者慎入!

【授权翻译】【蛋哈】Breakeven 第三十六章(非ABO生子) Breakeven

作者:theshizniiit

翻译:srdxfy


第三十六章


  哈利不期待生产的时刻。
  
  好吧,一方面来说他是要结束孕程了,并且他也已经差不多受够了。但他并不期待那份痛苦
  
  一点也不。
  
  哈利了解痛楚。他和身体上的疼痛有一个长期且复杂的既往关系,但这一次将会是……操。
  
  ~
  
  “我们必须让你停止服药。”医生说道,抱歉地看着哈利。
  
  这是他最后几次产前检查中的一次,直到他会为了一个完全不同的缘由来这里。不过他没有想那事,因为艾格西用力握着他的手,表情难过,而他正朝着医生眨眼,无声地询问:“什么?为什么?”
  
  医生叹了口气:“抗抑郁药正导致你的血压高出我预想的范围。在任何其他的情况中这都不是问题,因为它们理应有这个效果,这会给你更多的能量,也因此你会有更多的动力,但过高的血压对分娩没有任何好处——”
  
  “好吧。”
  
  艾格西惊慌地看着哈利,瞪大双眼。但哈利决心说到做到。没关系。他不需要依靠药物。他近来一直都很好。
  
  “没有一种安全的药能开给他么?”艾格西问,非常担忧地看向医生。
  
  男人摇摇头:“不。我恐怕没有。”
  
  “艾格西。没问题的。”
  
  是这样的。他已经好一段时间状态良好了。有人可能会说这是因为他一直在服药,但哈利无视了这个想法。
  
  他很好。没问题。不会有事的。
  
  艾格西摇了摇头,瞪着眼睛,更用力地握紧哈利的手:“哈利,这不是个好主意。”
  
  “我们似乎没有别的选择。”哈利说,“我不需要那些。我可以几个星期不吃药的。”他说完,看向医生,“没关系。”
  
  医生满怀歉疚地来回看了看两人,点点头:“亚瑟,你的心理医师应该很快就来和你会面了,鉴于移动现在对你来说比较困难,我已经同意他在这里给你辅导,让事情变得更容易些。”
  
  哈利礼貌地微笑、点头,随即门就开了。
  
  “加拉哈德。”当心理医师和哈利打招呼时,医生问道,“你能跟我来一下吗?”
  
  艾格西勉强朝哈利笑了笑,跟随穿着白大褂的男人走出检查室。
  
  医生叹了口气,转向他:“我知道这不是理想情况,先生。但他必须从现在停止服药。我知道这会——”
  
  “不,你不明白,他的心理健康很重要,不是吗?他不能离开那些药,特别是他很快就要承受那么多痛苦。”艾格西反驳,当他被称为加拉哈德时会戴起的面具滑到脸上,“他的情况会恶化的。”
  
  “这就是为什么我强烈要求你一直在他身边,直到这事结束,他可以再次安全地服用那些药。”男人叹口气,“我知道这会使情况变得甚至更艰难——”
  
  “没错!”艾格西打断他,“它会的!他之前是那样痛苦不堪——”
  
  “我很清楚分娩的压力和缺乏药物会让一切对他来说更加危险。”医生说,“但不是那样,就会是他在产程中因为血压过高大量失血。”
  
  “操。”年轻人抬起一只手用力撸着自己的头发。
  
  ~
  
  “你感觉怎么样?”
  
  艾格西看着哈利,努力试着(并且没有成功)掩饰住担忧和关切。这是停药的第一天。
  
  他觉得……心不在焉,老实说。哈利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警报的根据,因为他觉得不像昨天还吃药时那样能够一直注意力集中,头脑清晰,但他也没到令人讨厌的状态。他正处于两者中间那个奇怪的灰色地带。
  
  不好。不坏。就只是……在这。
  
  中年人的视线从他的书上抬起,看向艾格西,年轻人已经暂停他那个(在哈利看来)暴力得不切实际的电子游戏,靠在哈利肚子上的头抬起,正凝视着他。
  
  “我很好。”他漫不经心地回答,“有一点累,就这样。”
  
  艾格西咬着嘴唇,眉头皱起:“你确定?”
  
  哈利叹了口气:“药片又不是我的全部个性。你当然可以预料没了它们我还是我自己。”
  
  “是,当然。我只是……确保你平安无事是我的职责,不是吗?”
  
  哈利张嘴想说些什么,但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
  
  艾格西不喜欢现在的状况。
  
  他知道没有其他选择,但他不喜欢这样。而哈利知道年轻人不喜欢。
  
  他也禁不住有点想为自己辩护。他之前并没有那么严重依赖药物,不是吗?
  
  不吃药,他确实感觉头脑有一点空白,但并没到过去那种极端的程度,所以很明显这是一个进步。
  
  ~
  
  四天后他的结论是……不。情况他妈的没有一点改善。
  
  他醒来时艾格西已经离开了,这就已经把他逼到临界线,而且不知出于什么尴尬的原因,使他难以置信的沮丧。黛西让他振作了一些,但之后他摔碎了一个碗,简单地只是因为他走了神,注意力并没有集中,然后他想也许艾格西确实有权那样担心。
  
  他盯着地板上破碎的瓷器很长一段时间,远远地听见米歇尔和黛西在楼上走动。哈利不是很清楚什么时候他的呼吸频率开始加快到一个惊人的速度,他太过忙于看那个破碗,并努力试图打破那个在他脑子里无限循环的‘我打碎了它。我打碎了它。我打碎了它。’。
  
  我打碎了它。
  
  我打碎了它。
  
  我打碎了它。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他知道它不是。也许清理起来会很麻烦,但并非什么大事。
  
  所以为什么他会喘不上气?
  
  经过一段漫长、沉寂和惊惶无措的时间后,他终于能够走到沙发边坐下,闭上眼,努力试着不该死地过度换气。就为了一个碗,如此而已。
  
  蠢货。
  
  多么不必要的夸张
  
  哈利坐在那里,急喘着、恐慌着(而且没能避免的,几滴眼泪滑出他的眼眶,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有相当长一段时间。过了好一会儿,他感觉到身边有人,随后两只小小的胳膊搂住他,给了他一个拥抱。
  
  黛西。
  
  “哦,不。哈利觉得很伤心。别难过。”她的声音非常轻柔,几乎像是对她自己说的,同时双臂抱得更紧,“抱抱能帮上忙。”
  
  他哽咽地笑了,终于逐渐平静下来,直到他能伸手回抱住小女孩。
  
  “谢谢你,黛西。”
  
  ~
  
  艾格西提着在超市买的东西回到家,他几乎还没把手里的袋子放下,还在想哈利在哪里时,黛西就拽着他的袖子问:“哈利为什么伤心?”
  
  艾格西的眉毛皱了起来:“这话是什么意思,黛丝?”
  
  “哈利刚才好伤心。”
  
  他把购物袋放下,跪了下去,视线与他的妹妹持平:“发生了什么事,黛丝?”
  
  “哈利刚刚呼吸好快,好难过。”她说,“抱抱让他好了一点。”
  
  艾格西强压下内心的焦虑担忧,时间的长度够他挤出一个微笑,轻轻捏了捏黛西的脸颊:“谢谢你在我离开的时候照看他,黛丝。”
  
  “哈利一直照顾我。”她耸耸肩,咧嘴笑开,“我也想帮忙。”
  
  艾格西一把抱住他的妹妹,挠她痒痒,她大笑着发出尖叫,接着年轻人起身去找哈利。他努力试着不被忧虑和厄运迫在眉睫的感觉窒息。
  
  ~
  
  “黛西告诉我你心情不好。”艾格西溜上床躺在哈利身边,面朝着他,低声耳语。
  
  他猜到哈利会在他们的卧室里,并且一点也不惊讶看到他躺在床上,在他那侧,情绪低落地盯着他对面的墙壁。
  
  不是一个好迹象。
  
  “只是一个很小的情绪失控。”哈利回答,声音阴郁沉闷。
  
  该死。他听起来……就像他根本不在这里。
  
  艾格西只能叹口气,把哈利拉进怀里,不停地安抚他,并努力不要开始恐慌起来。
  
  ~
  
  就像这样,那些状况都回来了。哈利经常在交谈中走神,几乎不怎么说话,艾格西眼睁睁看着压力和身体上的痛苦一点一点抽干中年人的精力。米歇尔担心地看着他,而艾格西无时无刻不呆在他身边。
  
  而哈利努力试着打起精神,他确实尽力了,他们都能看到这点,但他的身体已经精疲力竭,精神上也极度疲劳。更不必提要应对他已经如此接近预产期的情况。
  
  他为了黛西甚至更加努力,小女孩想要和他一起读书、玩卡牌游戏,大多数时间他都能为这个孩子振作起来,但那差不多就是他能做到的所有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之前那段时间我比较容易相处,有这么大一部分是药物的原因。”一天晚上,哈利躺在床上对艾格西说,雪花在他们的窗外静静飘落,“我没打算再次变成这样的。我知道我曾经让你多么痛苦——”
  
  “嘘,哈利,”艾格西安抚他,一只手不断顺着中年人的头发,“重点不是关于我怎么样,好吗?”
  
  “是,是的。”哈利轻声说,“这曾经也给你很大的压力。我为作为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向你道歉。”
  
  “你对我来说不是什么麻烦,哈利。”艾格西叹了口气,“别再认为你是。你绝不是一个负担。我爱你,而这世上让我想一起生活的就没有别人。我只是真的他妈的太开心了,能得到第二次机会和你在一起。”
  
  “我也是。”哈利回应。
  
  “而且,只是因为药物的帮助超过你的预计可不意味着你就是软弱的,或者之类的。”艾格西说,“这就像说,因为需要食物或水你是软弱的。服药并不是什么弱点。它只是你需要的另外一些东西。”
  
  雪下了整整一夜。
  
  ~
  
  12月21日,哈利在些微痉挛的疼痛中醒来,没把它当一回事,最后又睡了回去。
  
  假性宫缩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到了中午他的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疼,他不得不为自己找借口去浴室,努力深呼吸挨过疼痛。米歇尔和黛西在楼上包装她们买的礼物,而艾格西正在厨房里泡茶。哈利深深吸气、吐气,因为又一次爆发的疼痛而颤抖。上帝,他几乎无法思考
  
  他只独自呆了两分钟,艾格西就出现在他身边,一只胳膊搂着他,握住他的手。
  
  “该死,亲爱的你还好么?”他惊恐地询问,试图通过哈利的表情推测出问题所在。
  
  “只是有些疼,没别的。”哈利回答,全身颤栗着,没有被艾格西握住的手紧紧抓着盥洗盆的边缘,指关节泛白。
  
  “看起来可不只是有点儿疼,哈利。”年轻人说,担心地贴得更紧,“老天,你脸都变白了。你需要什么吗?有什么我能帮忙的?”
  
  哈利挣扎着,又吸了一口气,努力试着不太过用力捏艾格西的手。他可不想捏碎年轻人的骨头,非常感谢。
  
  “我不认为有多少能做的。”他喘着气,当另一波疼痛袭来时,紧闭上眼睛,呼吸变得更加沉重。
  
  艾格西面上带着深深的歉疚和担忧,就像他自己正在承受痛苦,因为他什么忙也帮不上。
  
  哈利叹口气,又深呼吸了一次,艾格西握着他的手,另一只胳膊搂着他,帮他稳住身体。
  
  老实说,哈利应该已经预见接下来发生的事,但不知什么原因,它成了一个毫无防备的意外,当某种液体不断顺着他的腿滴下,随即是另一次紧缩的剧痛。一切都联系上了。他真他妈的是一个该死的白痴。他怎么能没有首先想到是这个?
  
  阵痛。
  
  他半夜被这个疼醒过,但把它们甩到了脑后,而现在他明白了。
  
  他要生了。
  
  就是现在。
  
  他有些(真他妈的)害怕。他知道这迟早会发生,但不知怎的他还没准备好。该死。他吓得脸色发白。
  
  这真他妈的
  
  即使‘疼’这个词听起来也像是过于轻描淡写。
  
  “我想,”哈利开口,声音因为疼痛变得轻软,在另一次宫缩过后长长地呼了一口气,“我的羊水可能刚刚破了。”
  
  这几乎有点好笑,他是多么努力用淡然无谓的口吻说这句话,就好像如果哈利用某种语调说出来,艾格西就会更容易保持镇定。好像这不是什么大事。
  
  他,毫无意外的,错了。
  
  艾格西的脸刷得一下白得像纸,张了张嘴:“狗屎!”
  
  “这个词是可以形容它。”哈利说,当另一波宫缩开始时咬住嘴唇。
  
  “我-我们得赶紧送你去医疗部!医生!操!”艾格西抓狂地念叨,“来吧亲爱的,”他说着,稳稳搂着疼痛中的中年人走到沙发边,“我去拿东西,然后我们就走。没事的,对吧?就保持呼吸,亲爱的。我-我马上就回来!”
  
  哈利点点头,而且说真的,他没太注意艾格西说了什么,甚至当米歇尔慌乱地握住他的手,告诉他吸气呼气时,他都没怎么注意到。


注:下划线代表原文的斜体字。


下一章其实是作者的话,大致是关于不要在意这篇文的医学合理性的,问下大家想不想看,还是直接翻正文?正文还有三章,胜利的曙光啊~~T_T

评论(16)
热度(93)

© Babylov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