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哈生子相关,主英文同人渣翻,不能接受者慎入!

【授权翻译】【蛋哈】Breakeven 第三十七章(非ABO生子) Breakeven

作者:theshizniiit

翻译:srdxfy


大家都说看正文,so~~


第三十七章


  这很不可思议,当你的全部精力都用在仅仅维持呼吸时,你会错过多少东西。

  呼吸,在一个平常的日子,并不是什么需要哈利去思考的事情。

  然而,今天,不是一个寻常的日子。

  老实说,他会为了那种普通的日子去杀人。或者至少是一个不会感觉他的内脏正在被撕裂的日子。

  (尽管那可能都比现在这种疼痛轻一些。)

  关键是,他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呼吸上面,他能感到自己在移动和被人搬动,但不太能把正在发生的事拼凑起来,真的。

  哈利听见零星的一些单词,在某一刻他觉得自己在车里(他真的希望这事之后他能重新集中注意力和拥有清醒的头脑,因为每当有什么类似于痛苦的感觉渗入他的身体他就变得糊里糊涂,这种情况很快就已经过于老旧到让人厌烦),并且不知怎的他知道艾格西就在他身边。

  如果他能在隔段时间就折磨他一次的痛苦间隙思考的话,这个事实应该会给他带来极大安慰。

  虽然眼下他无法真正调动起任何情绪,除了焦虑(和恐惧)。

  尽管如此,他知道他什么时候到了医疗部——并且根据围绕他的各种声音——米歇尔、黛西和洛克希都跟在后面,她们似乎是在他没注意的时候来到这里。

  这种疼痛比任何他曾经历过的伤痛都要疼。
  
  ~
  
  在医生带哈利进去准备的期间,艾格西几乎无法从他身边被拽开,洛克希必须牢牢抓住他的胳膊。

  年轻的女孩看起来自己也有点紧张,但从米歇尔是如何担忧地看了一眼她的儿子判断,他一定看起来一团糟。不是说他从没预料过现在这种状况,只是这件事仍然有点恐怖。

  哈利正饱受痛苦折磨的事实,他现在和他分离的事实,以及这一日过去后将会有个宝宝被他抱在怀里的事实,都在他的脑子里高声尖叫。

  宝宝肯定是整件事的高潮,毋庸置疑,以及有机会见到哈利第一次看到他们的孩子时的表情。

  但操他的,艾格西吓得要死

  “这是哪儿,”米歇尔开口,四处张望着高高的天花和桃花心木的装饰,“我们现在到底在哪,宝贝儿。”

  艾格西很了解他母亲,这意味着他知道她正试图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好让他不会紧张到心脏病发作。但他不知道该告诉她什么,因为在此刻闲聊Kingsman是什么组织已经超出了他的承受能力。

  “是私家诊所。”洛克希解释道,语调淡然冷静,足够令对方毫无疑问地相信她。米歇尔点点头,一只手安慰地放在她的大男孩的肩膀上。

  滴答滴答,钟表上的指针以世界上最缓慢也是最紧张的速度一格格前进着,而洛克希一直没有松开握着艾格西胳膊的手。甚至连黛西都比平时安静了许多,感觉到有什么相当危重的事情正在发生。
  
  艾格西在医生过来找他时颤抖着深吸一口气。洛克希飞快地放开他,把年轻人推到医生面前,艾格西的心脏砰砰直跳,回头看了看。

  “快去,宝贝儿。去陪着他。”米歇尔说,轻柔地微笑着安慰他,“我们都会在这儿。”

  洛克希点点头,而黛西心不在焉地玩着她母亲的头发。

  艾格西走进病房。

  门咔哒一声关上了,但他几乎没听见,视线完全集中在他面前的景象上。哈利已经换好衣服躺在病床上,床帘拉了一半,几个艾格西从没见过的医生正绕着病床转来转去。

  他能感到心脏在胸腔里激烈地跳动着,身体里的血液猛冲上来,直达耳尖。

  年轻人因眼前的事实宽慰了许多,哈利看起来意识更清醒了,尽管显然正处于痛苦之中,艾格西首先要做的就是握住中年人的手,把头发从他的前额梳开。

  “如果你需要,就用力握我的手,好吗?”他告诉对方。

  哈利勉强挤出一个虚弱的浅笑:“别提那种建议,到最后你会一块完整的骨头也留不下来的。”

  艾格西轻笑出声:“不要紧。”

  哈利颤抖着呼出一口气,看向艾格西:“明天你就会抱怨了。”

  “我想我们明天都会有点忙不过来。你不这么认为吗?”年轻人厚脸皮地说道,试图通过交谈分散哈利的注意力,减轻他的痛苦。

  “我们会很忙的,不是吗?”片刻之后,哈利轻声附和。

  “没错。”艾格西回答,安抚地用力握了握中年人的手,“我们会的。”
  
  ~
  
  结果是,只要哈利想要,他就不断地用力捏艾格西的手,也不管年轻人有没有自告奋勇。

  医务人员给艾格西搬来一把椅子,因为显然产程可以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而上帝啊,他真的希望这次情况不会是那样的,因为哈利已经经受了足够多的磨难。但要来的总是会来,艾格西只能在他身边安慰他,努力试着转移他的注意力。

  然而,他能做的就只有这么多。他无法缓解他的爱人正在承受的令人窒息的痛苦,现实是多么的残酷。

  是的,他有预料到会因哈利的健康担惊受怕,但亲耳听到哈利沉重、艰难的呼吸声,亲眼目睹他的脸上显露出的极度痛苦,都显然比他曾预期过的还要让人难以接受。而且知道情况只会变得更差让他感觉……好吧,更加糟糕

  没错,他们曾经和医生讨论过剖腹产,但感染的风险、失血和显著加长的复原期(并且之后甚至可能因为血栓或粘连之类的情况必须多去看几次医生),令他们重新考虑这个主意。而当哈利了解到剖腹产常常导致新生儿的呼吸出现问题,他完全不再考虑这个方法,并且拒绝在这个话题上让步。

  哈利紧紧握着他的手,虚弱不堪地喘息着,听起来既痛苦又疲惫。

  “先生?”

        艾格西几乎跳了起来,注意力从哈利身上扯开,转向一个正关心地看着哈利的女医生,“我们要注射一些止疼药,好吗?你能为我保持呼吸么?吸气,呼气,吸气,呼气。很好。就尽力放松,可以吗?你做得很好。”她亲切地说完,给艾格西一个温暖的微笑。

  “你也做得很棒,就这样不断鼓励他,好吗?”

  艾格西点点头,重新贴到哈利身边,温柔地告诉他继续呼吸,努力试着掩饰他已经他妈的吓得屁滚尿流

  “你做得好极了,对吧?”当哈利用力捏着他的手,紧闭上双眼,年轻人安抚对方,“呼吸,行吗?你能做到这点么,亲爱的?为我呼吸?来。”他轻声提醒着,再次把哈利脸上的头发捋开,“吸气,呼气,吸气,呼气……你太棒了,亲爱的。”

  几位医生时不时过来检查哈利的情况,做着各种准备,忙碌地走来走去,用极低的声音交谈。如果艾格西不是一直忙着和哈利说话,他就会有足够的精力去担心他们在说什么。
  
  ~
  
  艾格西不能确定过去了多久,因为他没带着手机,也拒绝去找个时钟看一下。他拒绝放开哈利的手,尽管他知道肯定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

  他被迫地看着阵痛不断加剧,哈利从喘息到咬牙再到喊叫出声。

  大约在傍晚的时候(艾格西猜测)哈利开始发烧,导致医生们担忧地聚集他的病床周围,检查各项指标,艾格西则努力试着保持镇静,不停和哈利说话,尽可能地分散他的注意力。

  “我在这儿。”艾格西说,努力维持语调平稳,而哈利紧闭双眼,全身僵硬,发烧显然让他更加的疲倦和虚弱。

  “我在这儿。就在你身边。没事的。为我呼吸,好吗?吸气,呼气,吸气,呼气……”
  
  ~
  
  艾格西能看见医疗中心窗外的太阳已经落下。

  他失去了时间的概念。

  到了差不多该用力的时候,哈利烧得更加厉害。艾格西已经习惯了整个人贴在他身上,不断亲吻他的脸颊,无限循环地喃喃念叨:“你能做到的。我知道你可以。我爱你。你做得很好。”

  虽然这话离事实有点远。高烧使情况变得更加困难,而且很明显哈利,尽管一直在努力(而且,艾格西太他妈的为他感到骄傲了,即使年轻人自己都无比恐慌,并且感觉他的心跳随时会停止),已经越来越衰弱和不堪负荷,虽然他没能说什么,因为他在用力的间隙几乎无法呼吸,只能在酷刑般的剧痛中不停喘息。

  医生怀疑高烧是止疼药造成的。
  
  ~
  
  哈利昏过去两次。

  他在疼痛中苏醒,又因为剧痛再次失去意识,艾格西努力试图保持冷静,当医生告诉他这是相当常见的。

  这并没有让观看整个过程变得容易。

  艾格西仍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
  
  ~
  
  产程好像无限延长到了永远。

  艾格西一下子同时感到恶心、难受和害怕担忧,随着时间的推移哈利似乎疼得越来越厉害。

  但接下来情况转变了,甚至是在第一声尖利的啼哭穿透空气之前。那哭声嘹亮并且显然不怎么开心,但年轻人并没有把视线从哈利身上移开。

  医生们走来走去,而直到哈利放开艾格西的手,之前那位女医生靠过来告诉他:“是一个健康的男婴。你干得漂亮了。”艾格西的大脑才终于能够重新开始工作。

  那声音是他们的宝宝

  正在哇哇大哭

  他在这里

  哈利的呼吸变浅了,表情放松下来,尽管他仍没有睁开眼睛,看起来满头大汗,脸颊泛着粉红色,并且精疲力尽。不管艾格西拨开过多少次,他的头发还是湿漉漉地粘在额头,当疼痛逐渐消退,他的胸膛缓慢地上下起伏。结束了。

  孩子生下来了。

  哈利平安无事。

  他不再痛苦到再也无法呼吸。哈利做到了。他的哈利做到了。把他们的宝宝带到这个世上,无论经历了怎样激烈的剧痛,无论他是如何的虚弱不堪。

  他做到了。

  艾格西从来没有为任何事或任何人感到如此骄傲。就算大汗淋漓、精疲力竭地躺在那里,哈利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美丽的事物。

       这之后,哭声越来越响亮越来越接近,紧接着,一个小小的、白色的毛毯卷饼进入他的视线。

  它不停地扭来扭去,而艾格西的头脑跟不上他身体的反应,当他动作轻柔、小心翼翼地接过这个嚎啕大哭的小包裹,低头看着他儿子的小脸。刚出世的宝宝在他的怀里哭泣着挪动着,他的双臂感受到了小家伙的重量,视野里满是他粉红色的脸蛋,艾格西的眼睛瞪大了,呼吸不断加快。

  这就是。这就是亨利。他们的小宝贝

  有好一段时间,艾格西呆呆地坐在那里,低头看着这个微小的(而且响亮的)他们共同创造的小东西。他是如此完美。他这么小,显然很不高兴(如果以哭泣作为判断的根据),皮肤皱巴巴、粉嫩嫩的,是他们的

  他有一头棕色的卷发(明显来自哈利)和一个可爱的圆鼻头,看起来就像他自己的,而且该死……这是他们的宝宝。他就在这儿。他在他怀里,正小题大做地哭个不停,还不肯睁开他的眼睛,决心要先让大家知道他的不满。

  “。”艾格西喉头哽咽着,眼眶变得湿润,他的脸上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咧到耳边的嘴角都有些疼了,“嘿亨利。嘿宝贝儿。我是爹地。我们一直在等你。”

  这个小东西吸吸鼻子,听到他的声音后平静了一些,艾格西惊奇地屏住呼吸,当小亨利第一次睁开他的眼睛。

  艾格西的呼吸一滞,当他看到他们的小宝贝的眼睛,一眨一眨地睁开,抬起来看向他。

  一只蓝绿色,一只棕色。

  艾格西无法控制地轻笑出声,泪水在眼里打转。当然了。

  他们的宝贝自然无法在他父母各自的眼睛颜色中做出选择,相反地,他的DNA决定一样一个。当然是这样。只会是小亨利·安文-哈特。刚出生就已经如此独特。

  亨利饶有兴趣地抬眼看向他的父亲,小家伙仍在小声抽泣,但眯起眼看着艾格西笑逐颜开的脸庞,暗中盘算他是想要继续大哭还是现在暂停片刻,迟些时候再继续。而他的决定是接着嚎啕大哭。

  这是艾格西听过的最棒的声音。他忍不住爆出一阵大笑,当他晃着他们的宝宝,一滴眼泪溢了出来,顺着他的脸颊滑落。

  艾格西不能自已地亲吻亨利柔软、湿润的小脸蛋,接着转身看向病床上疲惫不堪的中年人。

  “哈利。”他兴奋地低声耳语,激动得就要喘不上气,“快看。他就是我们的小亨利,是我们的宝贝儿在哭。”

  过了一会儿,哈利动了动,眨着眼睛醒过来,疲倦地叹了口气。艾格西抱着他们的宝宝靠过去,看着哈利睡眼惺忪地看了亨利第一眼。

  哈利惊异地看着这个大声啼哭的小东西,努力战胜疲劳的睡意,细细查看起他们创造的这个小人。

  他全身是汗,又累又痛,但这都没关系。过去九个月的痛苦根本不算什么,数小时的用力和挣扎着呼吸也都不算什么

  一切都是值得的。每一分每一秒。在他心中没有任何疑问。

  “你好,亨利。”哈利开口,声音轻柔而沙哑,他缓缓朝这个新生儿露出微笑,“你很可爱,不是吗?”

  听见哈利的声音,宝宝立刻安静下来,接着睁开双眼,看向他,艾格西贴得更近,让他们两个都能更好地看到对方。

  哈利疲倦地轻轻笑了一声,“虹膜异色。”他低声说,面上带着毫无掩饰的关爱凝视着他们的宝宝,“他的眼睛。”

  “是啊。”艾格西在他耳边低语,“哈利,看看我们做了什么。他出生了,就在这儿。”

  “是这样。他有你的鼻子。”哈利微笑着,看着他们的宝宝,就像他是整个宇宙中唯一重要的事物。

  “你的头发。”艾格西温柔而虔诚地说着,当哈利疲累地抬起一只手,轻轻抚摸他们宝宝的脸颊时,种种情绪一下子在年轻人的心中膨胀起来。

  “他好小。”哈利深吸口气,怜爱地注视着他们的宝贝,“他是绝对完美的。”

  艾格西再也无法克制自己,他看着哈利溢满爱意的面容,肯定他自己的表情也是一模一样,他情不自禁地亲吻他,他们的宝宝在两人中间发出咯咯的声音。


注:下划线代表原文的斜体字。

评论(17)
热度(99)

© Babylov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