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哈生子相关,主英文同人渣翻,不能接受者慎入!

【授权翻译】【蛋哈】Breakeven: 之前,之中和之后(之后 片段一)

作者:theshizniiit

翻译:srdxfy


之后 片段一 


  当艾格西非常犹豫并且有些担心地把一封信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他立刻认出了那个信封。
  
  艾格西踌躇地徘徊着,而哈利仿佛被冻住般呆立不动,之后,他眨着眼睛,视线缓缓从那个信封上移开,向下看着亨利,他目前正努力清洁干净的小家伙。当哈利试图擦掉男孩脸上的果酱,这个小男孩咯咯笑着,浑不在意他的双亲突然的紧张状态。
  
  安娜吉亚在她的高脚椅上蹦跳,被她哥哥夸张的动作逗乐,这能部分解释——哈利想——为什么亨利表现得比平时多了点赖皮,在哈利打算清理他刚吃完早餐制造的灾难现场时,不停扭动着试图躲开他。
  
  他正努力逗他的小妹妹笑。
  
  “你不一定非得打开它,你知道的。”艾格西轻声说,“可以就……把它扔了。”
  
  这是一个办法。他可以的。他也许应该这样做。这很有道理。甚至不用给他们占用他时间的好处。他们不值得,而且显然不是现在,在他因自己的小家庭感到满足和快乐的时候。当他拥有了艾格西、他的孩子们、他的工作和他的人生。他们不配知道他现在比过去任何时候都幸福。
  
  “亨利,宝贝。”哈利要求道,“请保持不动,就一会儿,亲爱的。”
  
  他的小男孩抬起头,一双大眼睛望着他——一只棕色,一只蓝绿色——咧嘴笑着照做了,在哈利轻柔地擦掉他儿子脸颊上最后一点果酱时咯咯乐着,中年人飞快地在那个位置吻了一下,让小家伙笑得更大声。
  
  艾格西从始至终在一旁注视着,面上带着宠溺的笑容,当亨利蹦跳到安娜吉亚的高脚椅边,开始喂他妹妹散落在她紫色餐盘上的圈圈麦片,小男孩已经开始把这项工作视为自己的责任。
  
  安文-哈特家庭早餐时光的现场可以从凌乱到灾难(一如预期,当家庭成员包括两个幼童),今天的情况则是他们的小女儿不停地被她的哥哥吃吐司时脸上沾到的草莓酱逗乐,而亨利,保持一贯的兄长风范,为了继续逗他的小妹妹笑得前仰后合,特意把他的整份早餐都吃到了脸上。
  
  他们的小女孩异乎寻常地开心,而现在哈利不再有一个孩子需要清洁的理由来作为回避处理那封信件的籍口。
  
  他与他父母的沟通已经几乎不存在了。他早已远离他们,并且从不回头。他为什么要呢?又不像他会想他们,他到了九岁的年纪就已经停止想念他们了。他们之前从没有试过联系他(他知道也许这点应该令他困扰,但他已经习惯于他们的漠不关心),而他也从没有查询过他们的近况。他们都表达得很清楚,他对他们而言并不怎么重要(或者根本不重要),所以当他离开并开始新的生活,他怎么可能期待他们还会与他联系?为什么他们还需费这个事?
  
  而这就是他现在问自己的问题,因为……好吧,,当然已经时隔很多年,但他仍记得他母亲惯用的冰蓝色信封。从某种奇怪的意义上说,他有一点难以相信,他们还存在着,在那幢巨大的房子里,和往常一样的冷漠和疏远。他很难想象事实上他们仍过着那样的生活,就像这样很好
  
  尤其是对现在的他来说,那种生活更加难以想象,他组建了家庭,和艾格西,这个他深爱的年轻人,还有他无比疼爱的,他们的两个孩子。
  
  “哈利。”艾格西贴得更近,孩子们咯咯的笑声不足一英尺远,“你没必要读它。要我把它扔出去么?”
  
  他的眉毛紧紧皱起,因为……他真的不知道。情况并非是他们可以毁掉他现在拥有的一切,他已经长大成人,有独立的人格,有自己的生活,一个他们无法触及的人生,但仅仅是可能要再次面对他们的想法,就令一丝恐惧仍盘桓在他内心,因为哈利——尽管事实上他现在的情况已经好了很多——仍有一点点自毁倾向,他微微摇了摇头,看向艾格西,勉强露出一个微小、紧绷的笑容。
  
  “不,我想没关系的。”
  
  即使他能听出自己的声音并不是那么确定。
  
  “你肯定?”艾格西询问,“你确定你不想让我把它扔进垃圾箱?”
  
  哈利又考虑了一下,然后点点头:“是的。他们现在对我基本做不了什么了。”
  
  艾格西握住他的手,缓缓点头:“你需要我带孩子们离开——”
  
  “不,不用。”哈利迅速答复,“如果我要……我想最好还是……”
  
  “好的。”年轻人说着,给了中年人一个安抚的微笑。
  
  哈利拿起那封信。安娜吉亚扔了一个麦圈。
  
  “喂,不可以那样,宝贝丫头。”艾格西告诫小女孩,捡回那个麦圈,在她蜷曲的头发上啵了一口。
  
  他打开信封。亨利试图爬到桌子上。艾格西不得不把他抱回来。
  
  哈利抽出唯一一张冰蓝色的信纸,并且立刻认出了他母亲的字体。
  
  手写体应该是连贯圆滑的,不是么?书写理应流畅。哈利的母亲不知怎的总能让她的字迹显得锋利和尖刻。
  
  字如其人。
  
  信纸极为工整地对半折起(他脑中有个想法,他的母亲可能有其他人为她折叠信纸、封入信封,他无法想象她会为自己费心思做这么多)而她只是简单地写了个‘哈利·L·哈特’。
  
  这很愚蠢,但他甚至厌恶她写下他名字的这个事实。她根本不配做这个。把墨水放在他的缩写上。
  
  他们谁都没有这个权利。
  
  “哈利,
  
  你父亲和我获悉你已有两个孩子。我们坚决要求你尽快返回家宅,以便我们了解我们的孙辈,鉴于他们是哈特家族财产的次等顺序继承人。
  
  致以问候,
  
  M·H,I·H
  
  哈利读完整封信。再读了一遍。然后又多读了一次。
  
  他的内心一部分因堆叠起来的神经紧张和恐慌而却步,只要一想到将要再次见到他们,必须重新踏入童年所住的房子(他无法称其为家,因为它不是)……而另一部分则是怒火中烧。
  
  他们‘坚决要求’他回去?
  
  ‘说真的母亲?’他愠怒地想,‘现在你坚决要求我露面?’
  
  操他妈的他们怎么?他们两个?
  
  无视他这么多年,现在又要求他回去?要他放下所有,像什么被踢出家门的狗一样把自己送回到他们门前的台阶上,仍然绝望地渴求他父母的爱?
  
  他不再是这样的了。他已不再是六岁的孩童。
  
  真的,他们过去从没坚持过要他出现。当他还是个孩子,需要他们的爱护和关心的时候没有。当他还年幼,来自父母的爱就像氧气和食物一样不可或缺的时候没有。
  
  他们那时候从不需要他在他们身边。他们没有‘坚决要求’他在场,当他是一个让自己尽可能陷入各种各样的麻烦中的少年,因为也许,只是也许,如果他有足够的行动,他们就能真正认识到事实上他生活在那里。认识到他并不是他们想要忘记的什么该死的错误
  
  而随之而来的就是那些瘀痕鲜血伤疤和所有乱七八糟的事情,哈利感到恶心,因为就是同样的那两个毁了他的人想要见他的孩子。
  
  他们的小宝贝们
  
  那两人想要出现在他们身边,他们兴奋、淘气的小亨利,有着胖乎乎、红通通的脸蛋和小嘴,还有安娜吉亚,他们的宝贝女儿,有满满一头打着圈、不受拘束的卷发,大大的棕色眼睛和活泼的性格。他所知道的人中最残酷、冷漠和疏离的那两个人想要‘了解’他的孩子们。他爱笑、爱玩、无忧无虑的孩子们。在他们的玩具、故事书、对方、他们的家和他们父母的爱之外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的孩子们。
  
  
  
  操他的绝对不行。
  
  他们必须先杀了他。
  
  哈利不会让他们中的任何一人靠近他的孩子们,哪怕只是看他们一眼。光是这个想法就让他想要作呕。
  
  因为安娜吉亚和亨利不是哈利。他们永远不会体会到一个过于巨大、空旷的房屋是多么冰冷。除了被全心全意、绝对地爱护和珍惜之外他们不会知道别的。他们永远不会害怕被他们唤作父母的人。他们做恶梦后会被拥抱、亲吻、摇晃着重新入睡,不会因为没有大人认为一个孩子的恐惧重要到需要安抚而被独自留在那里。他们永远不会体会到每当他们的父亲出现时畏缩的感觉,或者为了避免挨打不得不控制和雕琢每一个细微的动作或用词。他们永远不会知道皮肤上墨一般漆黑的淤伤的酸痛或一道伤口的红色是什么样子。
  
  不。操他的永远不会。那得他妈的先要了他的命。
  
  相反的,他们只会体会到所有哈利必须给予的温暖、关爱、疼宠和尊重。而结果已经证明,那会非常非常的多。
  
  少给一点他都不能接受。
  
  哈利才意识到他正把手里的信纸攥成一团,当他听到一声含糊的“爹地!”,他的思绪猛地被拉了回来,只见他们的小女孩正伸手够向他,嘴里塞满了甜麦圈。

  哈利立刻丢掉手中的信,毫不在乎它落在何处,绕过艾格西(他正交替着一边与亨利玩摔跤,一边带着显著的担忧密切关注着哈利)抱起他的女儿。她的头发睡得乱七八糟(亨利的也是),仍穿着她那件蓝色的帕丁顿熊睡衣,身上满是麦片屑,笑得不能更开心了,当哈利把她抱在胸前,她就马上‘啵’的一声在他脸上印了一个满是口水的吻。一双棕色的大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他,而当她自豪地指向她空了的餐盘,哈利不由地对他的女儿温柔地笑了。
  
  “我看到了,亲爱的。”他亲切地轻声对她说,“你已经吃完所有的食物。非常好,我真为你感到骄傲!”
  
  他的宝贝女孩得意地笑着,而亨利这个小男孩因为艾格西把他扛到肩上咯咯直笑。
  
  哈利吻了在他怀里上下弹跳的安娜吉亚的额头,又同样吻了亨利,接着他的吻落在一脸惊喜的艾格西的唇上,随后捡起那张字条,把它丢进了垃圾桶。


作者的话:我不知道,我觉得这个场景很重要。


注:下划线为原文的斜体字。

评论(9)
热度(67)

© Babylove | Powered by LOFTER